营救同修过后想到的

与农安大法弟子交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营救同修这件事已经过去几周了,与同修切磋,应该把事情的经过写出来,使大家借鉴,把事情做的更好。

在我县的看守所,非法关押着十名大法弟子。他们是恶党十七大前被绑架的。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下旬,在我县协调员的努力下,找到了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家属,他们都住在乡下,家属经多次做工作,同意在大法弟子的陪同下到公安局要人。

这是我县大法弟子第一次公开的与恶党局长、警察面对面讲真相,要求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意义很深远,我们每个弟子都很重视。

在去要人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到一老年同修家和几个同修共同商量注意事项。主要是通过要求释放被关押人员来讲真相,由大法弟子带家属進公安局要人,其他大法弟子能通知到的都在近距离发正念。

第二天早七点多我到预定地点等待,只有两名同修来了,眼看约定的时间就到了。人还没到齐。一位老协调员来了后看到此情况,决定留下两位同修等待,我们到另一处协调其他人,之后我们又去见家属做了一下安排和说明,就一同来到公安局。

在外面同修强大正念威力的作用下,我和家属一行七人顺利来到局长(主管)办公室门前,(这个局长很邪恶,已在明慧上曝光)我们等了大约三十分钟他们才开完会,進屋后(屋里还有一个人)他很生硬的问有什么事,家属中一老人回答:“我是来接儿子的,他因为炼法轮功被你们关押三个月了还不放人。”这个局长蛮横的说:“这件事与我们没有关系,是市里抓的,到市里要去,我还有事,走吧,走吧,我还忙着呢。”我平心静气的说:“赵局长,我们家属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才来找政府的,政府不是给百姓作主吗?”“我不是说了吗,是市里抓的,跟我没关系。”“没关系怎么还关押在五公里?市里来人不在你们的带领下也抓不到人啊,怎么能说没关系呢?”他一听就非常急躁的拉扯坐在沙发上的老人向外推。家属中一个大哥有点怕,就要向外走,我赶紧拉住他的大衣说:“咱们别急着走,事情还没问明白,没结果呢。”恶局长一听,大声对我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不都说了吗,跟我没关系。”他拉开门,我们谁也没有动,他急了,边向外推大家边大声说:“不要跟我说,都给我出去,出去。”这时我的情绪被常人心带动了,争斗心一下就起来了,“我们找你是因为你是政府部门,也因为你参与了抓扣我们的家人,不找你找谁呀?凭什么不让百姓说话?我们的家人有什么错,信仰真、善、忍犯了哪一条王法?信仰自由,信仰无罪?”他疯了似的把我们推了出来,哐当一声把门关上。

这时走廊里已经有很多人了,治安人员等也从楼下上来。我一边走一边说:“炼法轮功怎么了?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不偷不抢你们却陷害他们,非法关押。”整个走廊就我一个人说话,很肃静,他们听着、看着,上来的人谁也没动就都回去了。我知道这是外面同修的正念在震慑着邪恶,使他们不敢面对,急于躲藏。

这时我隐约发现了一种东西,就是争斗心起来了,但我却没有及时用正念抑制它。

我们下到了一楼,和家属商量了一下,不能这样回去,我们返身再上楼去找政委和其他局长讲真相。这时楼下治安人员对我说:“大哥,我求你了,千万别上去了,你们再上去我就失业了,你们有事先去找信访办。”当时没有考虑太多就同情起他们来,按着他们的说法到了信访办。

室内,一站一坐两个警察,还有两个访民无声的坐在一边。我们说明来意,站着的警察一听法轮功就立刻说:“该抓,你们觉的不公平到检察院去起诉。”我知道他是一个受毒害极深的不明真相的生命,就给他讲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这些人修炼法轮功,按着真、善、忍做好人,做好事不危害社会,怎么能说该抓呢。他反问我:“你也信?”我很干脆的回答了一个“信“字,他没有让我再多说下去,就象头疯牛一样把我推出来。

出来后就觉的这个回答不合适,如果智慧一点回答就不是这个样子了,这个生命可能就会明白真相。可是自己却在争斗心的驱动下,忘记了师父的教诲“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理性》)的法理,失去了一次很好的救人的机会。

从公安局出来,一不相识的同修善意的告诉我:“要善要慈悲,不要有争斗心”,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用同修的嘴给我指出不足。

这次营救同修的过程使我看到了自己平时隐藏的很深的常人之心,由于这些执著心的存在,错过了一次次救人的机会。我心里很内疚,但我不会趴在挫折中不动,我一定站起来从新做好做正,不等不靠,把同修的事当作自己的事。

事后,我们進行了交流,首先应该肯定的是虽然我们没有救出同修,但对邪恶起到了震慑作用,说明我们大法是坚不可摧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了不足,我们把不足总结出来,供同修借鉴。

一、陪同家属要人的大法弟子本身修炼的不够扎实,在复杂的环境中不能及时的调整自己的情绪和心态。

二、整件事的协调上不够周密,有的同修定下来去近距离发正念,但由于出现了怕心而没有去参加,而去发正念的同修时间观念不强,陆陆续续的有点乱。

三、我们有的同修把基点定在了救人上,非常执著结果。师父曾讲过:“我做事最注重过程,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能叫人认识真相,在过程中能救度世人,在过程中能揭示那真相。”(《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在此过程中虽然两次被推了出来,但大法弟子的正气、正念已经让邪恶胆颤心惊了。不管结果如何,这种讲真相的方法我们会继续下去。

正法已到最后,我们的使命依然重大,还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生命盼望着我们去救度珍惜最后的机缘和时间吧,每一天过后都不会再有。

一点认识,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