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放下常人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救度更多的世人和众生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当务之急。为了圆满的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使命,让我们在讲清真相,正念除恶的同时,彻底去掉那些障碍我们证实法与救度世人的常人心吧。特别是一直没放弃根本执著的同修,千万抓住这最后的机缘。我在这方面有很深的教训,请同修引以为戒。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二零零四年师父一次梦中点化我:一张十道题的考卷,由于各种干扰,总是不能坐到桌边,快到交卷的时间了,可我只答了一道,时间快来不及了,一着急醒了。觉得自己很精進,学法很重视,时间也抓的很紧。而且三次去北京证实法。怎么才答了一道题呢?很长时间悟不透。后来在背法中,又读了《明慧周刊》同修的交流文章,悟到一定是自己的根本执著被掩盖着。

从师父的经文《走向圆满》发表以后,我就悟到去掉根本执著的重要性,并向内找自己,觉得自己入大法门很单纯,没什么别的想法,只是觉得大法好。我从新把自己梳理了一遍,从自己的成长环境,自己的性格、秉性仔细剖析,终于找到了“惜命”、“求安逸”的根本执著;找到了“为私”、“为我”的根本执著。当时的“好”字不只是出于本性喊出来的,还混杂着一些人心的观念,正是这些根本执著障碍着我,使我一直抱着“求圆满”、“求提高”的强烈欲望学法和修炼。我在根本执著的障碍下抱着强烈的欲望固守着人的观念,用人的办法努力学法,真是欲速则不达。

回头看看那段路,真是步履蹒跚,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佛,许多执著心根本放不下。真是很深的教训。

还有一些很关键的执著心,对自己的修炼提高障碍也非常大,就象是捆绑在身上的绳索,束缚着自己的步伐。我也有很深的教训。我发现“求圆满”、“求提高”的执著心,在我身上表现的非常突出,一直陷在个人修炼的圈子里走不出来。因此也挣不脱旧势力的魔爪。师父几次梦中点化我,认不清真正的师父。那时也很困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在背法的过程中,突然醒悟了,我找到了自己一个隐蔽很深,而且束缚自己很久的执著心:我在常人中,属于弱者,无论个人能力还是性格特点都比较软弱。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为了使自己的根本利益不受伤害。我都把它们用厚厚的硬壳包裹起来,就象蜗牛一样,没有别的本事,只有躲藏,固守。“求圆满”、“求提高”的执著心被我百层千层的用硬壳包起来不让碰。师父真是干着急没办法,宇宙的理在那里:“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谁都不管。”(《转法轮》

这个强烈的防护心揪出来后,真觉得换了个人一样,放下了许多执著心。摆脱了旧势力的纠缠,步伐也快了起来。

我还有一点感受,就是有些隐蔽很深的执著心。从自己的秉性,性格上去找容易找到。我原先总认为性格,秉性是天生的。通过背师父的经文《佛性》,后来悟到这是旧势力的安排。通过生生世世的轮回,让我们具有各种不同的执著。这些轮回转生中的执著根子更深更隐蔽,往往都隐藏在我们的性格,秉性里。后来我又找到了自己一些非常不好的执著心和不好的因素。比如:性格软弱,惧怕恶人恶事,逃避矛盾,妥协成了我解决问题的常用方法,逆来顺受成了我做人的常态。在正法修炼中,这都是最坏的东西,这是造成我曾经邪悟的一个很大原因。

还有我生活不拘小节,还一直认为是优点,其实对修炼人来讲是败坏的东西。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人神之差就在一念之中啊!这个不拘小节造成我放任执著心,滋养邪魔,浪费了许多提高心性的机会,不能严肃对待每一思一念,也是造成我曾经掉下去的原因之一。而且还懒,伴随而行的就是怕吃苦,图安逸。这都是阻碍修炼提高很坏的因素。我悟到这些隐藏在性格、秉性中的执著心,就是旧势力给我们设下的关和难。我们必须彻底把它们抛弃掉,否则自己成了大浪淘沙中的一粒沙子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执著心要想放的快,放的彻底,我还有一个最大的体会就是一定要在法理上认识清楚。只有那个来到世间助师正法,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本性才是真正自己。所有后天形成的东西都不是自己。那些各种执著,各种欲望都是“迷中痴”。时时否定它们,解体它们,特别是在劫难中过关中,分清自我很重要,因为层次是由我们的心性决定的,什么样的心性表现出什么样的状态。

我有一段时间,为了不让旧势力钻空子,每天都发这样一念:“我是大法徒,我是大法中的一个粒子,我来到世上就是助师正法来了。弟子要救度更多的世人与众生,恳请师父加持弟子。”那段时间我感觉提高很快,我在读《转法轮》时,读到“这个宇宙中有个理,叫做不失者不得。”(《转法轮》)我很惊讶,读了这么多年了,怎么好象刚看见这个“失”字。修炼的真谛不就是失吗?而我就愚蠢的一直眼睛盯着“得”,抱着人贪婪的欲望在修炼,真是欲速则不达。也是这些根本关键的执著心没去造成的。

要重视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我们修炼不就是修这颗心吗?修这一念,让他更纯正,最后完全达到法的标准。我总是老想自己,老把“我”字放在第一位,为什么不想想那些冒着天胆下来的生命,那些为得法而来迷失在常人中的生命,想到这里心里真的很难受,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慈悲。同时我也感受到:在这边是简单的一念,在那边却是巨大的本质的升华,我也悟到对我们修炼的考验,不一定非得是通过多大的事,多大的难,实际就在那一念之中。

师父在二零零六年《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中告诉我们:“精進那就是说他能够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言行,注意到自己的思想的反应,能够严格的要求自己,经常的严格要求自己,这就是个人修炼中比较精進的。”

师父还告诉我们:“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走出死关》)

所以我们一定要放下怕心。师父已经告诉我们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们只管堂堂正正的去做,谁都不敢迫害我们的。可是我们从法理上明白,心为什么放不下呢?不就是我们这颗信师信法的心还不够坚定吗?师父告诉我们那是金光大道,可我们看着似乎是悬崖,问题出在哪里?不就在我们这颗心吗?

如果你认为发资料,讲真相是很危险的事,被邪恶抓到一定会受迫害,那你这一念就把自己定在人中,表现也会是常人的状态,受迫害也成了必然。

如果你说我不出来圆满不了,没有功德,那你这一念又把自己放在旧宇宙中,就会被旧势力左右,巨关巨难也成了必然。

所以迫害不在做事的本身,而在我们这颗心怎么摆放,基点落在哪里。如果我们把心放在“为他上”心里想的是众生,那我们就是宇宙中的生命,他们根本够不着我们,有什么资格考验我们呢?层次是由心性决定的,只要我们把心摆正,信师信法,堂堂正正救度众生,根本不存在迫害。

其实“怕”字就是个情,它是物质存在的东西,是我们一直有一颗怕心放不下。持续了几年,就是怕邪恶认出笔体迫害,不敢用自己的笔体写字,在人民币上写真相,总是变化笔体,有时简直不是写字而是画字。有一次在花钱买东西的时候,我无意看了一下自己的字,真难看,几乎都认不出来,心里不是滋味,知道是师父点化我:快快放下这颗心。我其实早知道这颗心,总认为变化笔体更安全,其实就是固守着这颗心不放,不能做到真正的信师信法,这其实是在求迫害,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这颗心放不下就走不出死关,必须放下,不能失掉机缘,悟到后立刻堂堂正正的写下了自己的真实笔体,也感受到了那一刻心性的升华,而且后来怕心少了好多。我也悟到,干事多少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这颗心是否纯净,真正使众生得救,解体邪恶的是我们的正念。其实师父早已把我们推到位了,我们早已是光焰无际的伟大的神了,具有神通法力,邪恶只有怕我们的份,根本谈不上迫害,只是因为我们悟性上不来,自己障碍了自己。由于相生相克的旧宇宙的法理制约使我们自己总放不下怕心,招来迫害。其实有师在有法在,我们应该什么也不怕。

让我们互相勉励,在这最后的神的路上飞奔起来吧。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写出来与同修共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