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自古以来,人们一提到“监狱”自然就联想到罪犯,因为犯人都是危害社会之流。然而,纵观中国近六十年的历史,在中共的统治下,监狱除了关押罪犯外,亦成了他们囚禁大批异己人士的私家牢房。尽管这些异己人士中有的是纯朴善良的平民;有的是直言纳谏的知识份子;有的是刚直不阿的清官。每次政治运动中,中共都以自己的好恶来“定性”,完全违背了正常人类社会的善恶标准,由此,这“罪犯”的内涵也就变味了。在一次又一次的暴力清洗中,中华同胞备受摧残,大量无辜人士被投进了大牢。

在现代化社会的今天,为了与世界接轨,中共制造了表面的经济繁荣,但在背地里却依然持续着血腥统治。自它迫害法轮功八年多来,数以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投入了监狱,多数被判以重刑。这些信奉“真、善、忍”的好人只因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在承受着巨大苦难,有的甚至被折磨致死(锦州监狱死亡2人)。而这些罪恶又被美丽的谎言掩盖着,世人浑然不知……。今天披露的是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锦州监狱迫害内幕。

在这场政治大迫害中,锦州监狱紧跟中共的迫害政策走,监狱领导向狱警们许诺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奖励1000元钱。在利欲的诱惑下,部份狱警使用各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其放弃信仰。狱警们还以减期为诱饵,指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犯人协助他们,加重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程度,并夺去了崔志林、辛敏铎年轻的生命…。让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来曝光他们的犯罪事实。

一、非法剥夺正当权利

根据中国《刑法》的有关规定,在押人员拥有打电话、通信、邮寄物品的权利,而锦州监狱却禁止法轮功学员享受这些权利。每个法轮功学员又都被四个服刑犯人看管,他们每天要记录法轮功学员吃、睡等情况,不让学员与其他人接触、谈话。家属接见时,至少有两名警察在场看管。

锦州监狱强迫学员反复观看诬蔑法轮功的教育片,强制他们放弃信仰,逼其认罪。他们还虐待学员。2003年9月下旬的一天,法轮功学员张贵生炼功被发现了,当时的二大队管教大队长张宝志、大队长李跃、原分队长李向阳(已车祸身亡)等人用纸胶带将张贵生四肢牢牢地缠住,嘴也缠上,由四个刑事犯架着出工,恐怖笼罩全监。该大队又召开全体大会,逼迫法轮功学员做“检讨”,还将该学员关入小号。

二、酷刑折磨

1、电棍电击。在锦州监狱,坚定的学员都遭到了电棍电击。如:二监区管教、监区长张宝志曾多次迫害二监区“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他指使几个干警每人拿一把电棍,电击学员,惨叫声令犯人毛骨悚然。

2、拳打脚踢。学员经常遭到犯人,甚至狱警的拳打脚踢。学员张贵生的牙齿被一恶警队长(警号2158336)打得部份脱落。后来他四肢行动迟缓。张贵生也曾被关进小号,险些丧命。(大法学员王存波也在小号里被折磨三十余天。)

3、“抱凳”。狱警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还发明了一种酷刑——“抱凳”。“抱凳”就是在长一米四左右、宽一米的铁板上固定一个木凳,凳子形状象过去量米用的斗,比斗高,约两尺,倒扣在铁板中间。凳两侧的中央处各有一个铁环,能伸进胳膊。狱警让犯人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戴上脚镣,两腿夹着木凳坐下,将胳膊伸入铁环,扣上手铐。铁环在木凳约一尺处,因此胳膊抬不起来,腰也直不起来,就这么弯着腰趴着。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锦州监狱一大队大队长崔元歧,管教科长牛宝金(警号分别是2158198、2158288),将法轮功学员胡建国、孙剑非法关押到“小号”(“小号”是不足3平方米的小屋,高7、8米,顶有天窗,吃、喝、大小便皆在里头),并遭受了“抱凳”折磨。这两名学员被连续25天抱凳折磨,期间恶警崔元歧、牛宝金还命令看管他们的犯人不让二人睡觉,一闭眼就拳打脚踢。(只有吃饭、大小便时才打开手铐下凳,除此外整天都在凳上抱着)。恶警崔元歧、牛宝金将犯人分为三班,每班不下两人看守。20多天后,两名学员的屁股坐烂了,腰酸、脚痛、两腿麻木、双手冰冷,吃饭、上厕所都站不起来,得两个犯人拽起来。看管孙剑的犯人齐宝海(辽宁省绥中县人),在锦州监狱服刑了17年,他头一次进小号看管孙剑,看到“抱凳”这种刑具,便不自觉地说:“这不是折磨人吗?”

被非法关押在二大队的法轮功学员王存波、张贵生也遭受过“抱凳”折磨。

三、野蛮灌食

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是违背《宪法》的,他们没有任何危害社会的行为。为此有的学员觉得冤枉,吃不下饭;也有的绝食抗议。锦州监狱便对他们采取野蛮灌食。仅举几例:狱警在对学员王存波灌食时,在食物中加入大量的盐,而且不给他水喝;2006年2月21日,学员辛敏铎被非法关入锦州监狱后,也遭受了强行灌食的折磨。

2007年10月至今,学员胡志明(丹东人,北京空军某部少校,36岁)正在遭受监狱医院的野蛮灌食,他被迫害得坐在轮椅上,双腿肌肉萎缩,状况危急。在2006年11月21日凌晨,胡志明的哥哥胡志华(美国法轮功学员),给锦州监狱狱长辛廷权连打数次电话,辛廷权多次挂断电话;打通后,辛用推卸责任的话搪塞胡志华,拒不放人。

2008年年初,胡志明又被关在锦州监狱中的兽(警犬)医院里,被注射了不明药物,已神志不清(据说是为防止其将监狱内的恶行曝光),胡志明现在已不能行走,一直躺着,处境十分危急。狱警们用尽一切的方法来折磨法轮功学员。

四、奴工劳动

犯人在监狱里的正常劳动无可非议,可法轮功学员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他们都是修心向善的好人,不应被奴役。特别是学员们被送进监狱前后,很多人都曾被公安或狱警迫害过,身体十分虚弱。可锦州监狱对他们实施奴工劳动。

朝阳市学员吴占亭在锦州监狱曾被各种手段强制“转化”,在经历了两年多的迫害后,至2004年5月末,吴占亭出现严重的脑血栓症状。监狱一直隐瞒真相,不通知家属。后来家属得知消息前来看望,经过3个多月的所谓治疗,仍不能说话,行动艰难。家属要求让其回家,狱方说:不转化不能回去,等转化了(参加劳动)挣够分了才行。家属每次见面只许见半小时。2006年5月,吴占亭病情严重,身体经常抽搐。家属要求保外就医,狱方称到期才能放人。

辽宁省建平县学员乔忠进2004年被送到锦州监狱时,身体呈现严重病态,强行接收。乔忠进在此每天要做长时间劳役,再加上对他实施强制转化,多重折磨使他出现严重的“胸部积水”,面浮肿,身体非常消瘦,走路非常吃力,生命令人担忧。

五、嫁祸法轮功

2001年9月,在锦州监狱发生了一起嫁祸法轮功事件。狱内三大队有个犯人叫王中江,有眩晕症。他干活织地毯时得趴在地上织,一趴就是十几个小时,晕了几次后要求调大队,没人管。一天早晨,王中江找值班队长,未谈妥。王拿出一瓶汽油,往身上倒,一边跑一边点火,没等跑到中心岗就倒在地上。他被送到了锦州205医院,医院说得交二、三十万元住院费,监狱就把他拉回监狱的医院,没几天王中江就死了。死后不长时间,三大队传出王中江因法轮功而“自焚”的谣言。

这一嫁祸事件,引起干警及犯人极大不满,都说“小小的锦州监狱都能嫁祸人家法轮功,看来中央电视台的自焚也不可信。”这次栽赃案的直接责任者是当时的管教监狱长马振峰、内创三大队大队长潘礼才、管教大队长刘波等人。

六、草菅人命残酷虐杀

在几年的迫害中,锦州监狱将两名学员迫害致死。他们的名字是崔志林和辛敏铎。详情如下:

1、崔志林阜新市大法弟子崔志林2002年9月18日遭市“610”绑架,被非法判刑11年,被送到锦州监狱。2004年8月4日在五监区被迫害致死,年仅43岁。次日家属接到通知说他“跳楼自杀”。

死者身体被打得惨不忍睹,瘦得皮包骨,双耳、鼻、口均被堵着棉花团,脑后有一窟窿,口腔内有一块牙龈已腐烂,整个后背大面积青紫,两腋下、软肋、两胯外、大腿内侧、整个膝盖以下,尤其踝骨部份有明显长期电击痕迹,肘部一块肉已脱落,睾丸肿大青紫,身体明显被药水(或清水)浸泡并清洗过。狱方对家属威逼恐吓,千方百计阻挠家属拍照。

下面是锦州监狱五监区对他的迫害事实:五监区为了当选先进监区,监区长李秀平、副队长潘志勇、小队长刘建东积极筹划对坚定的学员进行转化。崔志林是他们的首选目标。2004年7月27日至8月4日,在李秀平的指使下,五监区给崔志林办“学习班”强制洗脑,8天8夜不准崔志林睡觉,强迫他反复看“教育片”,逼其认罪转化。他们把崔志林铐在特制的大铁椅子上,毒打、体罚。在楼下干活的犯人都能听见楼上打骂声和电棍电人的声音。前4天由干警看管,后4天,李秀平以“记功”为诱饵,指使犯人吴斌、薛林明、张永哲、张万江监管。每天崔志林喝水得请示干警,三顿饭减半。2004年8月4日下午,崔志林死亡。狱方声称崔志林4点10分左右从五监区李秀平监区长办公室(二楼)“跳下自杀”。

8月5日,监狱召开153人犯人大会,管教科干事魏晓明(现为管教科长),传达监狱指示和要求,警告犯人不许乱说,否则后果自负。对调查人员只能说不清楚或不在现场,只能说崔志林想不开跳楼自杀。

2、辛敏铎,男,33岁。法轮功学员辛敏铎是辽河油田物探公司技术员,业务骨干。被非法判刑13年。自2006年2月21日被关入锦州监狱。因为没有罪,辛敏铎拒绝配合狱方的一切要求,不穿囚衣、拒绝劳役,要求无罪释放。监狱恶警将他关小号,对他强行灌食。

2006年6月中旬,锦州监狱4个人到辛敏铎父亲家中,告诉说辛敏铎“正在绝食,如果这样下去就要给他转到沈阳或加期”等。7、8月间,辛家人多次与狱方联系,狱方多次答应家人可以探望。但当家人顶着酷暑烈日赶到监狱时,又不让见。辛敏铎年迈的双亲,问谁都碰钉子,在监狱门外打转,还受到狱方的威胁。狱警们蛮横地说:“家长给写恐吓信,又曝光,把我们头惹着了。你们整吧,死了也不放人,找谁也不好使,找国务院也白费”。老人因心急双眼模糊,一口牙掉了一半。

2006年9月1日,辛敏铎被迫害致死。这天辛家人还在锦州监狱等到下午4点半,狱方不让见,无奈返回。晚上,辛父接到电话让他去,并不让告诉辛的母亲和姐姐等。9月3日早6点左右,辛敏铎遗体被狱方强行火化。

直接参与迫害辛敏铎的恶人有:狱政处:高文伟(专管迫害法轮功的)、刘志国、张小平、马慧、十大队大队长:赵立新、张凡宇监狱狱长:辛廷权

迫害最凶者:刘志国、赵立新、张凡宇,高文伟、辛廷权(背后指使)。

七、迫害有正义感的犯人

锦州监狱狱警还疯狂迫害那些知道大法真相,对真、善、忍有着正信的普通犯人。

某监区一犯人在出外劳动时,在车筐里看到一份真相材料,想带回监舍仔细看,被狱政处一科员翻到,被关押禁闭一个月,并不给减刑,致使其晚回家4个多月;某监区一犯人出监时,往外带些大法弟子看过的资料,被一犯人举报,狱政处与太和分局相勾结,把这名有良知的公民又送入拘留所;狱政处在一次夜查时,在一犯人的床铺底下翻到一份真相材料,不由分说将这名犯人关押禁闭。

五监区有一犯人叫谢黎,向检察院和监狱纪委写信,揭发五监区个别警官草菅人命、打骂体罚犯人32人并收受犯人钱物等事实的材料。监狱马上把谢黎从五监区调到别的监区,还将他严管80天,进行体罚。谢黎够减刑条件,监狱不给减。他被狱警折磨得总想自杀。

八、狱政处刘志国仍在行恶

进入2008年以来,狱政处科员刘志国仍在行恶。几年来,刘志国在迫害法轮功中充当急先锋,为了捞取政治资本,不惜出卖自己的良知,其恶行尽管多次在网上曝光,但他却守着“迫害有功”,(被记二等功)这个“罪恶簿”不放,继续作恶。特别是崔志林和辛敏铎被迫害死后,刘志国配合监狱隐瞒事实真相,欺骗、威胁家属,致使辛敏铎家属没能最后看上亲人一眼。

法轮功学员出狱时,刘志国也要代表监狱把法轮功学员送到当地派出所,将迫害一直延伸到监狱外。

法轮功学员接见时,刘志国每次都要到场,对家属百般阻拦,恶语相加。如果发现接见的人有炼功的,立即停止接见,并向上汇报。现在很多管教干警已经意识到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当亲属接见时,态度都比较温和。但刘志国等人仍在为虎作伥,助纣为虐。

以上是我们根据明慧网提供的资料,将锦州监狱自2001年以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事实进行的系统曝光。希望海内外知情人士提供更多的详情,并伸出援助之手,对发生在这里的罪恶予以关注,以尽快结束这场旷日持久的迫害。


被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

(2004年前)
姓名年龄住址被判刑年限
潘若生28朝阳市八
吴占庭37朝阳市四
张慧宇39沈阳市十五
徐守福39本溪市十二
胡建国34朝阳市十四
张贵生40本溪市十二
李宝珍50朝阳市七
曹志勇朝阳市七
李建华兴城市五
周汉春葫芦岛市(2003年入狱)
张玉权盘锦市八(2003年入狱)
陈海建平十三
李海林48建平十四
白宏武47大石桥九
邢加秋27葫芦岛六
肖纪文40多十一
张绍峰20多十五
马清源50阜新市四(2003年入狱)
吴赞廷(朝阳)孙铭泽、李德成、徐晓明、孟庆祥、郭立峰、吕国斌、马宝刚、李广、谷文起、王文富
(2004年至2006年)
姓名年龄住址被判刑时间(年)
王存波40鞍山市十四(2005年入锦州监狱)
李有明盘锦四(2007年入狱)
张立凤锦州市四(2007年入狱)
(2007年末)
2007年12月19日,被非法关押在瓦房店监狱的十七名大法弟子,被转押到锦州监狱。他们是:陈鑫,许志斌,苗俊杰,徐兆宾,薛兴龙,杨国谦,张亮,寇建华,佘铖,王长顺,高辉,李尚荣,张春铎,李富春,谭某,另外二个学员姓名待查。
法轮功学员所在监区
一监区,张慧宇(沈阳)、胡建园(朝阳)、吴赞廷(朝阳)、徐宝福(本溪)
二监区,张贵生、肖纪文、张绍丰、李宝珍(朝阳)
三监区,潘若生(朝阳)
四监区,曹智勇(朝阳)
七监区,白洪武(大石桥)、张玉权(盘锦)、孙铭泽、德成
八监区,周汉春(锦州)、徐晓明、孟庆祥、郭立峰
十监区,吕国斌
内创一监区,陈海(建平)
内二,李建华
内三,李海林(建平)
内四,宝刚
内五,李广
内六,谷文起、王文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