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富军尸骨仍未安葬,家人如何过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当我们欢欢喜喜过大年之际,有谁能知道,被迫害致死三个月的我们的好同修黄富军的尸体至今仍未安葬。黄富军的亲人:父母,岳父母,年轻的妻子和未成年的孩子咋过年?他的妻子愁苦的脸上经常挂着泪水。这就是中共邪党高喊的“关心百姓”“和谐社会”!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大法弟子黄富军,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阿城区松峰山镇派出所警察迫害的两脚粉碎性骨折后,被绑架投入阿城第一看守所期间。恶警拒绝家属与他见面,胡说什么“三不准”。直到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当家属被通知到阿城中医院见他时,家人才发现黄富军已奄奄一息了!于是家属多方找人,强烈要求放人。阿城区公检法,六一零,看守所之间先是激烈争辩,互相推卸责任,最后为了共同的利益—害怕负“人命”责任,他们又达成“共识”,同意家属十一月四日接人。其实他们已经知道黄富军生已是命在旦夕,才急急忙忙的放人。

家属看到黄富军时,他已经不省人事,骨瘦如柴,人已经脱相,插管还在鼻孔里插着,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两个鼻孔里满是干巴巴的血迹,臀部溃烂。即使这样了,恶警还毫无人性的用手铐脚镣把他铐在病床上,听说自从送到中医院就一直处于危险中,已几次险些死去……真是惨不忍睹。

黄富军,一个年仅四十四岁的身体壮壮的男子汉,仅仅三个月就被邪党迫害到如此地步!当时在场的人很多都流下眼泪,也见证了邪党的罪恶。

十一月四日黄富军被接到家中已不会说话,不认人,只瞪着眼睛倒气,大约在六日晚上八点多钟,脸色突然变青,人张着嘴,瞪着双眼就走了,死不瞑目啊!他自始至终没能跟家人说过一句话,就这样走了!

听说黄富军过世,“六一零”立刻派黄富军的单位领导到黄富军家,匆匆忙忙看了一眼就走了。家属到“六一零”找到头目王晓光,王晓光当时答应家属说:安葬费单位出,家属没有工作给安排工作,给孩子和老人办“低保”。还说跟黄富军单位协商,安顿后事,达到家属满意等等。在这种情况下家属才同意把尸体拉走。单位就把黄富军的尸体送到了殡仪馆。没想到,紧接着阿城公安局、“六一零”派警察把黄富军家的周围全部包围,秘密监视;黄富军的尸体由专人看管,不让烧纸、不让送花圈、任何人不许接近尸体,并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音讯了,尸体没人管,家属没有人来问津,一切承诺就变成了谎言,没有一样兑现。

在这种情况下,家属不同意火化,要求尸检,据说是省高检、中检,阿城“六一零”,公安局等单位对黄富军进行了尸检,告诉家属尸检后一个半月出结果。在这期间家属在哈尔滨请了律师,要求理赔,提出的条件是:一、要求赔偿二十万元钱;二、要求严惩迫害黄富军的直接责任人。

但尸检最后结果却是:头部有轻度金属物击伤痕迹,心脏衰竭,嗓子有溃烂。是心肺衰竭致死。

更为不可思议的是,在迫害证据确凿的情况下,“六一零”给出的结论竟是:黄富军属于自杀,他们不负任何责任。而且,阿城公安局局长给了家属一张不受理索赔的通知。

律师和家属找到公安局、“六一零”,“六一零”一个成员态度蛮横,说:“能接见你们就不错了”,“黄富军是自杀”;家属等又找到公安局法制科,也没有什么态度,法制科科长奚景龙把律师叫到一边,半带威胁的说:你什么案子都敢接,你不想干了?跟共产党打官司你还能赢?律师强调不管怎么样人命关天。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家属把公安局,看守所,“六一零”告上了法庭。

至今家属无处说理,黄富军尸骨至今未安。

可以想象,黄富军的家人,这几个月每一天都是如何度过的?有谁能会相信,相关迫害单位至今未有一个人前去看过家人一眼,过问过一句。天理何在呀!?

正告那些至今还在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别看你现在还在大把大把的掠夺人民的血汗钱,整日海吃海喝,不久的将来,等待你们的一定是最可怕的。

天理会为好人讨公道的,明智者,就赶快住手吧!抓紧弥补你的过错,神才会慈悲于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