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河南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在二零零七年阴历五月十七晚,大约十二点多钟,我在朱集乡,扬寨西北角十字路口被淮阳县恶警拦路截住。当时我和两个法轮功学员骑着自行车将要往南拐弯时,从北面过来两辆黑车拦路横在前面,把我拦在南边路沟里,恶警马上下车喊道:“站住,快下车子,我们是公安局的。”不容分说把我们的车子夺了过去,让我们每个人都蹲下。

我们给他讲:“你们不讲理,我们也没犯法,凭什么不让我们走?”恶警扬言:你们半夜三更到处走,有什么活动?我们各自讲了自己的去处。有个法轮功学员拉自己的车子准备走,恶警又把他拉回来,拳打脚踢,衣服也被撕了,打的满身是泥。我们给他们讲打人是犯法的,他们邪恶的说:“打人抓人是我们的权力。”正在争执中后边又过来二位法轮功学员,就这样我们五个都被恶警强行拽上了车。

当时,恶警把我们五个送到朱集乡派出所里,恶警把我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用绳子绑着,把一老年法轮功学员铐上,另两个关在其它屋子里逼问。我们给他们讲真相:要善待大法、善恶有报是天理。一个恶警不但不听,朝我脸上打了两下,用脚狠狠踢了几下说道:“让你们狠练狠讲。”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恶警问话时,因不配合,遭到恶警打骂。

就在第二天四点多钟,恶警又到我家翻资料与大法书,然后还威胁我的女儿领他们去认别的法轮功学员家门。我的女儿虽然不修炼,但她支持大法,对恶警讲道:“我们也没有错,都在做好人,你们把我妈送到哪里去了?又到家中翻东西,楼上楼下翻个遍,我心里是滋味吗?我不知道你们要找的谁家。”就这样邪恶灰溜溜的走了。当恶警把所有被抓法轮功学员家抄完,在上午十一点多,把我们四名大法弟子送到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恶人又强行拍照,按手印。我们完全否定,发正念制止他们对大法弟子的一切恶行,坚决不配合,结果把我们四个人送到看守所。

当时我和一位法轮功学员名叫梁小花的在一起,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是之前绑架去的,我们三个互相切磋,整体配合,决不能向邪恶承认什么。想到平时自己在修炼路上不够精進,在哪方面修的有漏,从而在不知不觉中被邪恶钻了空子,给大法造成了损失,感到痛悔不已,决心弥补过错,一定要在这里讲好真相,正念正行,背好法,时时正念,清除操纵淮阳县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者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救度被共产邪灵毒害的众生。使二号监室的所有人都退了邪党组织。同时还有四五名新学员走入了修炼的行列中来,每天坚持炼功,听我们背法,使他们明白了以后要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好人,更好的人。我们每天和外边功友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走好自己修炼的每一步。

在第三天,恶警张汝刚把我叫到外边问话,提出很多问题,我坚决不配合,给他讲真相,告诉他我们修炼真善忍都在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还没等我讲几句,他就反感不听,恶狠狠的说,“是我在问你话,还是你审问我?不怕你不说实话,非判你几年不可。”我发正念,不允许他行恶逼问,让他想不起问什么。结果恶警只是挠头,想不起说什么,把我送回号里。

第四天,邪恶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利用家人去看守所要人之机,把我七十多岁的老爹叫到我面前,女儿、丈夫,包括我爸到最后都在我跟前,让我说不练了。我义正词严的对恶人说,“我修的就是真善忍,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不说谎话,善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你们共产党领导的人就是善恶不分,颠倒黑白,迫害好人,多少犯罪之人你们不管,没事专抓好人,我们没有错,错的是共产党。”恶人看我不配合他们,便对我家人说你们走吧。最后恶警又没有得逞。

回到监室,我查找自己的不足,心想是不是自己还有放不下的人心,为什么邪恶一次次利用家人来劝我,让我写“悔过书”,说不炼了?在家中,他们还很支持大法,女儿从来不也没有说过对法不敬的话,为什么这次让我说不炼了?可能是自己的情太重了。当天夜里在梦中,慈悲伟大的师父让我看到了自家的架子车上,装满一车子粪,好象是好久了,就是在那放着,没有彻底倒掉。梦醒后,自己悟到是师父点化自己,有很多不好的东西没放下。想到自己是来干什么来了?是在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上救度众生的,一思一念必须站在法上,不能被名利情纠缠,要正念正行。既然来到这里就是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正念清除邪恶,和其他大法弟子形成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常背师父的《洪吟二》〈别哀〉和〈师徒恩〉。就这样凭着对大法的坚信,把一切交给了师父,就是按师父要求在做好三件事,和外边的同修整体配合,走好自己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在看守所一个月零三天,恶人把我放了回来。

回家以后才知道,家人为要人,花了一万七千多元,随之而来的是丈夫的责骂,亲戚邻居常人的不理解。不管常人怎样说,我就是要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永不变心。

附:淮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邪恶郑艳芳收我家现金四千元,张汝刚收烟酒折合现金三千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