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晚走出来的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走入修炼的洪流中来的。从时间上看算是个老弟子,但在证实法中在某些方面却不如一些新弟子。真是惭愧。但不管怎样说我也走出了我自己的修炼的路。下面是我在修炼中的一点体悟。

能悟到才能做到

书也在读,功也在炼,明慧网偶尔也看,但就是对证实法的事不太关心。师父早在经文《也棒喝》中就说过“相反,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无论什么借口,都是放不下的执著造成的”,而我就是不悟。真有点“视而不见”的感觉。直到有一天,看见师父的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的一段“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这也是自己种下的因果。”这一段当真是一把利斧直接砍醒我的梦。当我再读到《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更加清醒了。并且深刻的领会到救人的重要性和紧迫感。从此,我开始了我的证实法之路。

第一次贴小贴

当我刚一想做点什么的时候,同修就给了我几张真相小贴。我想,这是师父先让我迈出第一步。于是我就抱着几个月的儿子去贴。记得我们来到我觉得适合的住宅楼前。不巧,一个收废品的人正在那。我当时想“让他快走,快走,师父帮助弟子”。这个念头一闪,就见那人推车就走,任由一楼正对他的那家人怎么喊,仿佛没听见,向前走不远,右拐不见了,而我明明老远就听到一楼那家的吆喝声。我想,这不明摆着给我创造方便条件么?那还等什么,快贴吧。过几天,我再去看时,小贴依旧在。而且别的门栋和拐弯的墙上也都贴了和我的一样的小贴。当时就觉得“太好了,这也有大法弟子。”后来又一想,这不是师父故意这样安排给我鼓励和信心的么?我真的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父的感激。

发资料的经历

虽然在姐姐(同修)和别的同修的帮助下也建立了自己的家庭资料点,但数量总是有限。都是白天发,晚上从没有过。这一次去姐姐家真正体验了深夜发资料。姐姐家住在农村。那的大法弟子很少。很多人对大法不了解,也不敢当面听真相,于是姐姐经常在家附近发。我去了我们就到一些稍微远点的地方。在每次出发前,我们都先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虽然我们所去的地方狗叫声不断,但这丝毫也阻碍不了我们什么。而有一晚正当我们发资料时,被人发现了,于是我们迅速前行。我立刻发正念清除那人背后的邪恶因素,并求师父加持。感觉就要被赶上时,忽见眼前出现一条小路,我们快速走过去,三拐两拐到了另一条街,甩掉了那人。真是惊险。多亏师父在关键时刻给我们指出明路。

和以前的同事讲真相

最近总在梦见以前工作的地方,心想,是师父在提醒我那个地方需要去讲真相了。于是我带着几个月的儿子和快七十岁的老母坐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再转车到那。说实话,路上是有些辛苦,但只要师父《在2003年美中法会上的讲法》中“你们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所救度的生命也不是普普通通的常人,每个人的背后都有他引申的、连带的更深远的宇宙关系,所以救度的不是一个人,很可能是一个庞大生命的群体,甚至于是很高层次的庞大生命群体。”这一段映入眼帘时,所有的付出都变的那么的有意义。这一次,我直接给五个人讲真相。四人退了团,另一人没参加过任何邪党组织。真为他们高兴。还有间接介绍的一个退了党一个退了团。我当时就想,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都能对自己认识的人负责,并且无论条件多艰难都能把大法真相带过去,那会是什么局面呢?其实我也有很多认识的人还没有告诉他们真相。看来我们所有认为自己做的不是太好的同修都要加把劲了。

小事中更易见执著

1、对钱的执著

自以为修炼以来,已把钱财看的很淡。可有一次带妈妈和婆婆去旅游,在玩呀住呀,都不太在意花钱,就当我们吃饭时,觉得花的有些多了,其实已经比别的人够省的了,但我这心里就是不舒服,就觉得两个老太太要的有点贵,不禁把矛头稍微指向她们,表现出来就是语气有点不太友好。但话刚一出口,就觉得自己不对劲,这不明显是对钱的不舍么?想到这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应该马上转变过来。于是“不舒服的感觉”就这样烟消云散了。

2、不愿被打扰

一天,丈夫的表弟来拜访,并要借住一宿。以前,他在我家住过半年,心里就不太愿意。但总认为自己是炼功人,应该与人为善。也就过去了。但这次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来了。就知道当时这颗心去的不彻底。所以他又来了。于是我的“不舒服”在减弱。当他表弟过了几天又来住一宿时,我的心没再动。当然这样小事中的执著每天都会遇到,关键是能否悟到,并去掉它。

再仔细想想自己呢?要去的心还是太多,而证实法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真急呀!所以,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一定抓紧时间走好证实法的路。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