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劳教所——违法犯罪的黑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日】中共邪党的劳教制度严重背离法治精神,违反宪法、立法法、治安管理处罚法、行政处罚法、刑事诉讼法等等,成为法治之外的一个毒瘤。作为实施劳教制度的劳教所,必然成为脱离法治、膨胀专制毒瘤的集聚地,监督机制形同虚设。这种无法无天的专制黑暗角落必然成为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和事件严重泛滥的黑窝。

第一,劳教所恶警无法无天,恶警所说所为“无论对错必须绝对服从”,为自己树立凌驾于人权之上的绝对权威。

恶警不仅为自己树立这种“必须绝对服从”的权威,而且也为大小班长等打手恶犯树立这种权威。无论恶警还是恶犯,为迫害你,串通一气。迫害你总有似是而非的理由,哪里有公理?

2006年中国新年前,曾任劳动委员的大法学员许如亮写声明表示在强制洗脑迫害下违心的表态作废后,被八大队郑万新等恶警在新年期间用手铐高吊罚站13天;2006年10月,许如亮再次写声明,被郑万新、孙丰俊等恶警用电警棍电击一天,电的脚部和背部布满红黑的点子,一个月无法洗澡。

2007年2月底,大法学员王建中解教前写了声明,遭到恶警郑万新、王建中在解教前又关禁闭3天。

王村劳教所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重点是不转化、写声明、看经文的大法学员。为阻止学员写声明、看经文,恶警们总是突然实施搜身行为,恶警豢养的打手们更是肆意妄为随便搜身。2006年4月20日,大法学员刘兴武因身上装有经文,被八大队“严管班”班长朱振林等打手们随便搜身时强行搜出,恶警罗光荣立即叫打手把刘兴武架走,后被关禁闭被铐、被打,打手们自己说打人是得到暗示的;恶警罗光荣随后依此为由,对大法学员刘峰、刘如平强行扒光衣服非法搜身,强行非法扣留了二人的手表和钢笔。随后,七大队、八大队两个法轮功大队,以查违禁品为名,进一步大张旗鼓的多次实施了搜身、没收手表行为。七大队在实施非法搜身、没收手表行为中遇到大法学员的广泛强烈抵制。

第二,劳教所滥用警械、暴力摧残不转化、写声明、看经文的大法学员,恶警们躲在队部阴暗的角落里摧残学员的身体,教唆豢养的打手不断暴打大法学员。

劳教所为转化大法学员曾设有死亡指标,打死算自杀。在这种经常实施的肉体摧残、高压精神洗脑下无法忍受的痛苦折磨中,2005年7-8月,七大队有一个坚定不转化的潍坊大法学员徐新华为解脱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而被逼的跳楼摔成重伤,恶警孙丰俊是参与迫害的主犯。

2006年6月底,以靖绪盛、李公明、王新江为首的七大队恶警们,为严厉迫害大法学员,联合管理科王恶头等恶警们,先后对林有顺等9名拒绝答所谓“法律试卷”的大法学员实施电警棍、关禁闭迫害,先把这9个大法学员分别挟持到七大队或四大队、二大队队部,由八九个恶警分别对他们实施电击,强制大法学员坐在地上,脱掉长裤,双手背后被手铐铐在椅子后背腿上,两个脚分别被两个恶警用脚踩着,膝盖部位被两个恶警用手扳着或用脚踩着,头被两个恶警靠在椅子后备上,由管理科王恶头和另一名恶警手拿电警棍恶狠狠的电击大法学员,电击的主要部位是大腿的内侧和外侧,这个部位皮肤细嫩对电击疼痛敏感,直到电警棍无电为止。电完后,再关进禁闭室一星期而秘密治疗迫害伤残。同时,9位大法学员又被加期三个月。

7月10日,林有顺在全所总结大会上呼喊“法轮大法好”,又被恶警关禁闭一星期。7月14日,上述恶警们又同样对大法学员刘如平实施了电警棍迫害,迫害的理由是拒绝看诬蔑法轮功的焦点访谈录像。在电警棍迫害之前,恶犯打手王云鹏、马保进踢下了刘如平的大拇趾甲,恶警李公明用拳头对刘如平头部实施了一顿暴打,暴打后,刘如平的上耳根部红肿发紫1个多月。电警棍迫害后,关禁闭一星期,只许他穿三角裤头,刘如平的大腿内侧外侧电起很多大水泡,嘴被电击后肿的老高,无法进食,绝食一星期,双脚、腿被恶警踩的一直浮肿了好几个月、双脚和腿被摧残的瘸了半年多。后到年底又被恶警郑万新再加期2个月。

第三,恶警们随心所欲的实施面壁、坐小凳、不让睡觉、一天只能喝2杯水、上5次厕所等等野蛮流氓惩罚措施。

为惩罚大法学员,劳教所的恶警们处心积虑、费尽心机出了多种花招迫害大法学员。对于不转化的大法学员,恶警们最常用的就是面壁、坐小凳、不让睡觉少睡觉。面壁就是紧挨墙按所谓标准姿势长久罚站或罚坐,一天面壁十几个小时,不准变换姿势和挪动。坐小凳就是除劳动和吃饭外,其他时间一律坐在20厘米高的小木凳上,无论多么痛苦难受不得起来、左右挪动而只按所谓标准姿势坐。这种罚坐小凳看似不严重,其实是痛苦不堪的惩罚措施。夏天三天就会把屁股坐烂,脓血湿透裤子粘在凳子上,一起一坐钻心的疼,就象坐在擦床子上痛苦难熬。

新抓入所的大法学员一般先被邪恶犹大组洗脑一段时间,洗脑无效或写声明的大法学员就被面壁、手铐高吊或电警棍处罚,再不转化的大法学员就调六大队封闭式迫害,一天睡一两个小时的觉,长期坐小凳面壁。2006年后大部份不转化学员或写声明的学员是进“严管班”长期迫害。

2006年2月,七大队、八大队按劳教所安排分别成立“严管班”,由普教大队调来的打手们倒班轮流逐步对“严管班”学员及其他班严管学员开始系统的实施一系列惩罚措施,面壁、坐小凳、晚睡早起甚至不让睡觉、长时间劳动迫害等等;4月份由于江泽民来山东,两个“严管班”更加进一步毫无人性的摧残大法学员。八大队恶警罗光荣进一步宣布,“严管班”学员要晚12点睡觉早4:30起床,一天只能喝2杯水、上5次厕所。为维持这种迫害,“严管班”班长恶打手朱振林打了所有的严管学员。

4月26日,恶警们为了强行转化大法学员刘如平,把其由八大队“严管班”挟持到七大队“严管班”,5月份同七大队严管学员一起遭受到四天四夜的不让睡觉的迫害。这种不让睡觉的迫害之后,七大队有四位学员一直是一天只须睡一个小时其他时间是罚站又持续了一个月。其中梁树信被造成脚关节损伤长期不能起床走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由于七大队大部份学员写了声明,6月份“严管班”由一个扩大到两个,严管学员达到40多人,占了三分之一。为了维持自己所谓的工作局面,“严管班”班长、犹大范林成经常打骂大法学员,几乎所有严管学员都被他打过。

第四,恶警们严格限制大法学员打电话,随便毁坏、扣发信件,严重侵犯大法学员通信自由权利

恶警们对不转化和写声明的大法学员基本上不让打电话,对于学员的写信也是严厉检查、经常扣发,甚至是销毁;对于学员的来信大部份是拖一段时间发给,甚至扣押不发给。七大队2006年几个时期不允许严管学员加餐、买食品,更为严重的是只让学员吃一个馒头,不让学员吃饱,学员被逼无奈,不得不把这种情况写信告诉家人,或写信向所头、检察院反映,所有这些信件都让七大队恶警销毁了。有一次恶警靖绪盛就当着“严管班”许多学员的面暴跳如雷的撕毁了一封写给检察院的挂号检举信。八大队恶警郑万新为封锁一切消息,扣押了大法学员刘如平07年的所有信件,直到5月28日刘如平离开劳教所时才给了他一部份信件。

大法学员长期生活待遇低贱,喝着碗底带泥巴的白菜汤,时不时的吃着蒸不熟的半生馒头;实行歧视待遇,不允许严管学员进食堂,不允许加餐、买食品,甚至不让严管学员吃饱

大法学员的生活费是一个月90元,严管学员一律不允许上食堂吃饭。早晨咸菜是1角,早晚玉米稀汤是1角,馒头是2角5分一个,中午晚上两份菜汤是1元。学员们经常喝着碗底带泥巴的白菜汤,时不时的吃着蒸不熟的半生馒头。就是这样还不允许严管学员加餐、买食品改善饭食,甚至七大队一个时期不让严管学员吃饱。

邪党劳教所的腐败和黑暗是全方位的,各种违法犯罪行为和事件遍及各个角落,不再一一涉及,下面只是简单一提。

劳教所医疗条件落后,所医护士均缺医术医德,被劳教学员号称畜牲医生、畜牲护士。外号“一针”的女护士,真的是狠狠的一针扎残了六大队一位学员的腿,使这位学员的残腿已无法走路,始终没有任何说法,没有任何人来管。

劳教所门口的商店是劳教所政委的弟弟开的,这里也成了腐败的窗口之一。

劳教所大门口和接见室因掌握着一定权力,有权就有“礼”,有“礼”就必收,有“礼”就有后门,因而会见制度因人而异,因“礼”而异。这里成了劳教所恶警腐败时时发生、事事发生的窗口。

王村劳教所已经演变成滥用暴力、打架斗殴、弱肉强食的黑社会性质的黑窝。劳教所恶警的黑心与无德、无视劳动法的存在,直接造成比“黑砖窑”更凄惨的劳动迫害仍在继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