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车撞伤后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的一天傍晚,我回家横过马路时,不知怎的被一辆摩托车撞上,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是咋撞的。当撞我的人带我等公交车,说“大姨,我带你去医院”时,我还感到纳闷呢,去医院干啥呀?这时我抬左臂看看表,才发现左臂动不了了,感到又沉又木,一抬胳膊钻心的疼;右手一按左臂,软骨咔嚓咔嚓的作响,筋抻着疼。

当下了公交车等换车时,我发现撞我的人也受伤了,下巴上都是血。这时我也清醒些了,忽然闪出为他人的一念,问他车放好了吗?他猛然想起车没锁。我说:“那你赶快回去锁吧。”他说:“谢谢大姨,你真好。您就在这儿等我,十五分钟以后我一定回来,请放心。”

他走后我才想起来,啊呀,我是炼功人哪!是李洪志大师的弟子,有师在有法在,我的肩不会有事的,《转法轮》中讲:“好坏出自一念,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等了快二十分钟时,我想不等了,干脆不去医院了,就打车回家了。

回家后,我给孩子打电话说我被车撞了,意思是叫他回家给我做饭。不料孩子大发指责:“你咋不叫他带你上医院,你说他锁车去,他能回来吗?他还不借此跑了吗?你咋能放他走呢?真呆。你既然放他走,为啥不朝他要钱呢?”

孩子这么指责,我干脆不用他做饭了。我告诉了附近的一位同修,这位同修鼓励我说:“咱们是大法弟子,坚信师父,坚信大法,照常学法、炼功、发正念,一定会好的,因为大法是超常的。”后来她又说:“你应该给孩子们打电话,告诉他们没事儿,很快就会好的。”因为我的心放下了,孩子们催我去医院的电话也停了。

不料经过一夜,我的肩更严重了,左肩和左胸肿得象紫茄子一样,左边动不了,翻不了身,脱不了上衣,只好和衣而睡。左边一动抻着心脏疼,我有些害怕了,怕留下后遗症。这时我身边的同修不断的开导我:“别害怕,没关系,肿和疼是好事。”其他同修也这么说。师父讲法中说过,“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夜间在我疼痛难熬的时候,忽然一阵剧痛,几分钟后立即就有一股凉风苏苏而过,过后就轻松很多。经过几次这样的过程,左肩左胸逐渐消肿轻松多了。我在学法、发正念时,发现左肩软骨“咔嚓咔嚓”作响。我悟到这都是师父把离位的软骨和筋给愈合呢。

就这样经过三周,我左肩能上举,也能左右上下运动了,左肩就能正常炼功了。一般的家务活也能干了。此时我完全悟到:在被车撞的关键时刻,是师父救了我的命!现在又是师父治愈了我的伤。我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

通过这次挨车撞,我更悟到了师父时时刻刻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每个弟子。像我这样不精進的弟子也没放弃。与此同时也体悟到我们同修确实是个整体。同修们都来看我,一遍遍的鼓励我,坚定了我信师信法的信念。

我挨车这一撞给撞醒了。车为什么单单撞我呢?向内找是自己有漏。漏还不小:其一,是学法不入心,带着一天学一讲完成任务式的学法,快读,读完了好干别的事,发正念时思想开小差,劝三退先找家人和自己知心的人。在外面得看看是否憨厚老实的人,这样才敢开口讲。总的说三件事哪个也没做好。

其二,怕心太重。一次我在外面发真相,被一个家人知道了,他就告诉了我所有的亲人,叫他们都来劝我:千万别干那个事,太危险了。于是这些人对我就形成了包围圈,把我当成了批斗的对象。一个个指手画脚的罗嗦我、批评我:你弄那个是犯法的呀。国家给你开着钱不老老实实在家猫着,把工资给你卡了你咋活?你就不替我们想想吗?这时对我来说真象乌云压顶,压得我透不过气来,心里很矛盾。现阶段就是得走出去讲真相救世人,在家猫着修,这不又回到个人学阶段了吗?时间怎能倒着来呢?

正左右为难的时候,强大的压力下,又来了一个雪上加霜,老伴病重住進了医院,我日夜守在病人身旁无法修炼。相隔不到三个月他又病故了。我心情万分难过。大孩子又老帐重算,指着我说:我爸没了,你出去惹了事,工资给卡了我不给你开生活费,看你咋活着。在层层压力下,我真的害怕了,怕心越来越重了,真的猫在家里偷着修炼了。与同修几乎没有联系了。闷了就串亲戚、访朋友,东跑西颠瞎混。

其三、对亲情的执著。失去老伴,家里唯有我一人,感到失落、孤独迷茫,整日没精打采,法也学不下去了,功也不想炼了。家里活都落在我一人身上,感到活得又苦又累。

正因为我修炼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才被邪恶钻了空子迫害我。首先叫我主意识不清,处在昏迷状态叫摩托车撞了,实际是来取命的。我悟到在这危急时刻要不是师父的呵护,哪有我的命在,这事使我刻骨铭心。今后一定听师父的教导,按师父要求去做。

我从被撞后真的每天用心学法、发正念、炼功,做传真相的事。撞伤这么重,第三周基本痊愈。常人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可我第三周就基本痊愈,第四周就康复了。没去医院,没吃一片药,请问这还不是神奇吗?

被撞神奇般的康复,对周围常人震动很大。特别是我两个孩子,他们都感到惊讶。要不是事实摆在这儿,谁能相信呢?他们俩都说:以前看真相资料上有真信大法、诚念“法轮大法好”,病就好甚至起死回生,当时我们都认为是玄话。哪有那神的事儿?我康复的神奇事实使他们对大法真的折服了。从这以后真相资料也爱看了,对大法受迫害的事也相信了。他们说师父真是佛。

这事象春风吹到了邻居家、亲戚家、朋友家、弟弟、妹妹家。他们都赞不绝口的说:李大师真是神人。在事实启迪下、感染下,有的朋友、有的家人顺利的答应“三退”,还拿了真相光盘。用常人的话说,事实胜于雄辩。过去曾批评我的人也刮目相看了。这次撞车不但撞醒了我,也叫醒了受邪党毒害至深的常人。

这次师父救了我的命,治愈了我的伤。我不能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那就要做好师父所要的,那就是做好三件事,圆容好大法,永远保持精進状态,不忘时时向内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