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在邪党召开“十七大”的前夕,我所居住的城市的国安特务有组织、有计划的对部份大法弟子進行非法监视、跟踪、抓捕及关押,我也被非法抓捕。

当恶警要抓捕我时,我质问他们:“我没有犯法,你们为什么抓我?”恶警们见我不服从他们,四、五个人强行把我抓走,我高呼“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邻居们听到声音,开门观望,看见是警察和便衣在抓人,赶紧关好房门,唯恐被警察看见。

恶警将我强行抓上警车,带到派出所,随后非法抄了我的家,将我的电脑、打印机、双卡录音机、复印机,还有很多复印纸、几百张空白光盘,很多大法书籍都抄走了。

当天,恶警進行了两次非法询问,过程中我讲修大法能使人身心健康,提高人的道德,对社会有益而无害,并向他们讲天安门自焚伪案和其他真相。他们询问我的工作、家庭等生活方面的情况,我都如实回答,问大法书籍、真相光盘等哪里来的,我都不回答。询问完了,恶警要我看问话记录、签字、按指印,我都拒绝。后来他们把我关進本市看守所,说我被拘留了。在看守所里他们先后询问我四次,每次我都不回答、不签字、不按指印。

在看守所里,监室的警官告诉我,要背监规,進出所有的门要喊报告,要参加劳动。我告诉他们:“我不是罪犯,我不背监规、不喊报告,不参加劳动。”同时告诉他:我要请律师。他说请律师要公安局同意才行,找办案警察解决。

大约过了两天监管人员拿来一份延期关押到三十天的通知叫我签字,我不签。后来监室的组长和其他被关押人员对我说:你不参加劳动,我们就得做。我想到师父教导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要做个好人,就想虽然我被非法关押迫害,也不能因我的原因而增加他们的劳动,所以后来我参加了劳动。(其实,这还是陷在个人修炼中,没有全盘否定迫害)

从進看守所的第一天起,我坚信我很快就会回家,在这种环境下也要坚定的修炼。因没有时间可看,我每天估计时间参加全球四次发正念,炼一至五套功法一遍。其余时间默记一讲《转法轮》(因背不了,但是能记住每一讲的几个内容),背《论语》和记的住的《洪吟》。在劳动时,我对其他被关押人员讲一些大法的真相。时刻按照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炼功和发正念时值班的警察从窗子和监视器里都能看到,有一个警察就问过我,你一天那么早就起来炼功,白天困不困?我说炼功是最好的休息。

到第三十天午饭后,看守所警察通知我收好行李回家。就这样我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