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身体悟“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我在十一年的修炼、助师正法的路上,真正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弟子有坚定的正念,慈悲伟大的师尊就会教化我们修炼提高。

我是抱着得个好身体走入炼功场的。一上来,师父便把我身体净化了,我由百病缠身而达到无病一身轻。在几个月的大法修炼中,我原有的高血压、血小板减少、神经衰弱、开刀后遗症等疾病,不翼而飞。我真正体悟到大法的超常,大法是真正的科学。我决心要跟随师尊坚修,真修大法,学法修心不断提高自己,做到实修。

在我修炼初期,先后有三次遇到生命危险,在师父呵护下,有惊无险。有一次我突然全身发软,站不住,头发胀,心简直要蹦出来一样,眼看人支持不住了。我马上在心中连喊两声:“李洪志师父救我!”“唰”一下,什么不良状态都没有了,师父救了我。

在修炼中,我渐渐认识到学法非常重要。遇到困难时,法学好了,困难会迎刃而解;被人心折磨时,多学法会使人心胸坦荡,无怨无恨。有一次,在单位里,我被选上了当教研组长,有个同事心里不平,到领导那说我。后来有个同事对我说,她从上午讲到下午说你的不是。我想,我是炼功人,不能同她一样,今后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就是了,并把《法轮功》借给她看。在大法弟子遭受迫害时,我多次向她讲大法的真相,叫她常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能遇事呈祥。在大法的指导下,我心静如水,正确处理了这件事,那要是个常人不知会气成什么样子。

在家庭中,矛盾来了,一开始时,还真的很难过关,总想说几句,有时心里气得愤愤不平。师父告诉我们:“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明白了这些产生恩怨的因果,我知道了修心的重要,在矛盾中能把心放下,就能过了这一关,放不下便提高不了,业债也无法消掉。我牢记师父教导,在家中也要高姿态。后来,有一次我儿媳妇骂我,从上午骂到下半夜,我都不与她争辩半句,而且为她做事,处处关心她。因为这个争斗关闯过了,心里也平静了,类似的事也再没发生过了。我们只有多看书多学法,学法修心,才能真正得到提高。

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开始了全面非法镇压法轮功,一时间恶毒的造谣中伤,大有天塌之势,大法弟子遭到前所未有的严酷迫害。我心中只有一念,这么好的法,我一定要坚修心不动。我逢人便讲大法的美好,揭露邪恶的谎言。我坚持学法炼功,炼法轮桩法抱轮时常一抱便两个小时,实际上这是师父在为我加持;一般三天便要通读一本《转法轮》。因为坚定实修,我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原本肥胖的身体变得匀称了。我坚修大法的心更坚定,好象谁也动不了我坚修大法的心。后来,我想我要以身证实法,便一个人天蒙蒙亮便到河堤、沙滩上、公园里公开炼功、背法。有一次,我在河堤上炼完功,接着背了一个多钟头的法。抬头看天,发现太阳是紫色的。从那以后我每次看太阳都是紫色或白色的。这是师父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清凉的太阳,在鼓励我,同时又让我见证了师尊讲到的另外空间的法理。

为了揭露邪恶,抵制迫害。我与一同修约定,每逢“5·13”、“7·20”等前一天晚上都要出去写真相标语或挂横幅“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向世人讲真相,同时震慑邪恶。有一次“7·20”前一天,我准备好一切,到傍晚同修还未到,心想今天我一个人也要去。正当我要出发时,同修来了,我的高兴劲就别提了,心中一遍又一遍的谢谢师父,让同修及时赶到。我们配合得非常好,巨幅的“法轮大法好”标语至今还光芒四射的在那呼唤着正义,唤醒着世人。也就是这几幅标语用红漆喷出几天后的一天早上,我到那山上炼完功,去看看那些标语是否还在。我刚走近那边上,一个蹲坑的联防队员,突然从树丛中窜出,离我只有五十多米。我转身朝山上一条小路走去,他在后面赶来。我前方不远处有四个七、八岁的小孩在那唱歌弹琴,我向他们走去。在这些小孩旁边恰好有一出口,我朝出口走去,那下坡路既光滑又陡,我非常冷静的踩着陡坡路边草上走,很快下来了。我心想:师父给我神通,恶人就在我背后出口处,我要摆脱他。那真是一瞬间,我便走到了公园的一个我从来未走过的出口。这时,我回头望那恶人还在那陡坡上左走右走怕滑而下不来。我走出公园到街口处,恰好有一辆三轮车在那停着,我上三轮车平安到家。我真诚的谢谢师父这一路上的看护,神的安排。

有一次,一位同修被恶警绑架。我第二天便准备了一百条真相粘贴。傍晚,我去邀一个很少走出来的同修一道去做。那同修说,天要下雨了不去,我说:“那我自己去,等天黑下来再走。”我持续的发正念,天黑下来了,我要走时,同修却愿意陪我去了。我们一路走一路贴着。贴到一条河堤上,巡查的摩托车雪亮的车灯左右摆动的巡查着。我俩互相鼓励着,发着正念。在摩托车离我们四、五十米时,还往电线杆上高高的贴上一张。我们与摩托相遇时,恰好旁边有一条通向下面村庄的小路。我们谈笑着上了小路,没有惊慌、没有彷徨,好象师尊就在我们身旁。在回来的小路上我们又一路贴着,当我贴完最后一张,同修帮我从河沟边电线杆旁拉过来时,后面巡查车还在河堤上来回巡查,而前方通向街区的小路出口旁边那一家后门开了,灯亮了,一个人还走了出来。这是唯一的出口,而且那是一警察的家。离我们仅有一百多米。同修说:“怎么办?”我说,“请师父加持,发正念叫他关灯,人進去。”等我们走到离他家四、五十米时,奇迹出现了,“啪”一下门关了,人進去,灯也关了。我与同修异口同声的说,师父帮了我们,谢谢师父。我们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神奇,慈悲师父的伟大。

师父教导我们,“为了减少对大法以至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我才叫弟子们发正念,清除它们对正法有意的破坏,从而减少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应该承受的,同时救度众生,圆满大法弟子的世界。”(《精進要旨二》〈正念的作用〉)师尊叫做的一定是最好的。我在发正念中确实见证到大法弟子发正念是有威力的,用正念能证实法。我在讲真相时发正念,讲真相能达到很好的效果;去发真相资料前发正念,会一路顺利;有时中午学法时犯困,发一会正念再学,便一点不犯困。有一次单位召开所谓批判会,我选定一个最佳位置坐着,发出强大的正念,结果所有发言人都说不了解法轮功,只是听宣传说如何如何,什么也讲不了;连主持会议的都是布置单位日常工作,根本不说什么批判了;上级来的所谓领导也说不了解法轮功。时间过去两个多钟头,我一直不间断的持续发着正念,使得邪恶的所谓批判会开成了检讨会、工作会。纯真的正念神通大显。

有一天中午,我发正念时,叫我五岁多的孙女在旁边睡觉。在我发正念过程中,孙女先是叫喊:“好漂亮。”后又喊:“真漂亮,真漂亮。”我不动心的发完正念后,问她什么漂亮?她说我发正念时全身放白光,把整个堂屋都照亮。我又问她什么“真漂亮”,她说后来,我头顶上方一个金光闪耀的天门开了,里面还坐着个金光闪闪的金佛。这是伟大的师尊让我孙女见证了这神圣美妙的显象,告诉我大法弟子发正念功力超常,也是在鼓励.激励我要重视发正念。有一次,孙女告诉我,要在晚上两点至三点发正念,而且要发一百分钟的长正念。我明白,这是师父借孩子的口来点化我。我一连两个晚上发了一百分钟正念,第三个晚上我发了两百分钟正念。第二天我问孙女,奶奶昨晚发了多长时间正念。她伸出两个手指头说:“发了两百分钟正念。”我问她:“你怎么知道的?”她说昨晚在梦中与表弟争起来:我说奶奶发两百分钟正念,他说发一百分钟。我说你不信,我们去问师父。结果,师父说你发了两百分钟的正念。当时,我好感动,我们所做的一切师尊都了如指掌,弟子只有精進更精進。

我们如果正念不足时,就容易造成大错。有一次,我在家摔一跤。当时,只觉得右手臂很痛,一看小手臂,手腕处软软的。当时正念不足,心想:不好了,手臂断了两节。错把假相当真的,让邪恶钻了空子。这一想,更痛。而且坐在地上捧着手臂叫师父救我。这样,手臂真的断了。过后,我悟到:师父已经给了我们的神通,我不去用,还去求师父,那么点小事都解决不了吗?如果当时坐下来一立掌发正念,坚定“没有事”这一念,一颗心不动能制万动,手臂怎么会断呢?师父不是讲了“这一念之差会带来不同的后果”的法理吗?关键时刻为什么忘了呢?我痛悔不已,简直是剜心透骨。我向内找,找出了自己许多执著与不足,加强学法背法,坚定了自己的正念。肿得很粗的手臂也不痛了,我不承认手臂断了。我照常用右手做事,发正念,几天后肿也消了,好象是根本没发生那么回事。但发正念时,右手老斜着,我后几个月才发现。我正念一出,心想:“我是神,右手立起来。”一下子它便立得正正的。真是念一正,恶就灭。

当前,我们要放下人心,排除一切干扰,坚定正念,抓紧救人。有师在、有法在,只要弟子正念足,时时处处师尊都会帮助我们。几天前,有两个在外地工作的老同事回来了,临走前来看我,我马上想到这是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了我面前,我要救他们。我给他们讲真相。结果,使他们明白了真相,一个退了团、一个退了党。有一天,一个学生一天来我家两次,第二次来只有我在家,我想:机缘来了。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听后,他非常激动,双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说:“行,行,我退。”他当时,真是象知道我救了他那样的感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