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问:我没有妒嫉心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几年前,有过这样一件事情:我的一个学生,工作后,有一年分配到我所在的学校工作。90年前后,我们都退休了。有一天,我们聚在一起交谈,她得意洋洋讲了退休后,办家庭作文补习班,有多少多少孩子参加,月收入多少多少钱等等。听着,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心里很不是滋味,事后,我意识到是妒嫉心在作怪。从那时起,我每次发正念,总不忘去掉妒嫉心,就这样,我认为自己没有了妒嫉心。

《明慧周刊》“修去妒嫉心”发表之后,我一口气读完所有的文章,它象一面镜子,把我从里到外照亮,我再一次学习师父有关的讲法:“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妒嫉心不去绝对不行。”师父的法象重锤,敲开了我的心。我不得不从新审视自己:你没有妒嫉心了吗?答案是:不但有,还很严重。

让我从头说起吧!我从小在逆境中长大,生活中许多对我的不公,很早在我心里埋下了一颗强烈的争斗之心:“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出人头地,不再受窝囊气,我不会去欺负别人,也绝不允许有人欺负我。”在这一思想指导下,上学时努力,工作后卖力,故一帆风顺。工作三年,又是入邪党、又是提干、又评为优秀、又增加工资,真是名利双收。这就成了我骄傲自大的资本,工作中常和别人较劲,甚至在路上骑自行车都不允许有人超过我。别人当了先進我不服气,强烈的妒嫉心使我有时十分痛苦,甚至痛哭流涕。

诚然,这都是过去的事,那么现在是不是像自己前面讲过的那样没有妒嫉心了呢?我静下心来细细找,啊!我终于把它抓住了,不但找到了一个妒嫉心,许多常人之心都带了出来,什么显示心、争斗心、怕心、色心、有求之心、贪图安逸之心,常人的各种私心、欲望之心等等,太多的心经常自觉不自觉的表露出来。比如,由于炼了功,身体好了,可当别人表示羡慕时,心里总那样得意似的,有人退休后,继续工作,得了病,我不是同情,而是认为人家重名利,自找苦吃,没有我想得开,看的远,显示自己比别人高明。看到同修提高快,就想着老师能多给我点东西。在色心方面,看到自己欣赏的异姓,心就“咯噔”一下。

尤其严重的是怕心,在讲真相发资料中,很长时间只是在亲朋好友中做,却不敢走出去。一怕被抓,二怕家里闹矛盾,至于妒嫉心就更不用说了。举例说,由于自己退休二十年了,和社会接触少了,许多事往往发生在亲友之间。2006年,母亲去世,在外面的子女们都回去奔丧。丧事完了,临走时,在家的弟弟给我们拿了些土产,我一下看见妹妹的包比我大许多,强烈的妒嫉心伴随着自尊心、名利心……冒了出来,控制不住的眼泪,借着怀念母亲的心象泉涌般淌。象这样的例子还不止一次,都未引起自己重视。

正如老师讲的:“因为妒嫉心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老师一针见血重击我的痛处,我开始清醒了。这么多年修炼,竟然还是这种状态,愧对老师的慈悲苦度,真不配做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这么多人心没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导致了一场严重的病业,持续了一个多月,几乎没过去。当时我的怕心很重,一怕自己得什么怪病,二怕在熟悉的人中造成对大法的负面影响。结果越怕,病业越严重。是老师的讲法,使我猛醒:“炼功人你老认为是病,实际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進去。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这段法自己多次学过,为什么到时候却这么糊涂呢?这不就是悟不悟的问题吗?于是我静下心来向内找。我问自己: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三件事,你做好了吗?看看同修们的表现,自己做的实在太差了,尤其是在讲真相方面。怎么办?我必须坚强起来,不能躺在床上,承认是“病”,我要走出去,讲真相,发资料,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在老师的呵护下,在家人的帮助下,一连几天,冒着严寒上街发资料,结果身体很快恢复了正常。

通过这一次的教训,我才進一步认识到:

1、学法必须入心,会读会背不等于会做,只读不悟不能尽快提高,我虽然在迫害之前就在背法,为什么时至今日,还有那么多人心时隐时现,就是因为学法没有入心,悟不上去,对法的内涵认识不清。老师讲:“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修炼的过程就是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因此,学法一定要静下心来边学边悟,在法理上提高的同时,主动向内找,一旦发现问题,坚决纠正,但不论什么问题都不是一次去掉,在一定的环境下还会反复,故要不断的学、不断的去,直至圆满。所以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学法、学法。

2、 任何一个人心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而各种人心都是由名、利、情派生出来的,实质都源于一个“私”字。

从我前面举的奔丧的例子来看,表现出来是妒嫉,其实何尝没有名、利、情在里面呢,比如我当时是这样想的:过去弟弟生活比较困难,我也曾尽力帮过他们,他们当然对我也不错,可怎么会突然变的这样呢?不就是因为妹妹是大夫,他们需要她的帮助,而我呢,退休二十年了,弟弟们生活也好了,在物质上不需要我帮什么忙了,才会这样做事,故认为他们太不尊重我了,于是我给他们个“回敬”,什么东西都不要,流着伤心的泪水,空手而归,现在回忆起来,都觉的可笑。

这么普通的一件事情,暴露了如此多的人心:妒嫉心,名利心,争斗心,自尊心等等,既有名又有利,还有情,为自己想那么多,却一点不为别人想,善心何存呢!

怎么办?学法,不断清理不好的观念,努力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纯纯净净,堂堂正正,“圆满随师还”(《洪吟》)。

一点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