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师尊交一份答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对人生中的很多问题感到不解,总在思索,人为何来到世上?对许多现象也解释不了。如:山是怎样形成的,海是怎样形成的,还有人死后为什么会变成鬼?我总在问我父亲,他解答不了。我大概在五、六岁左右就看到过世亲人来到我身边,在我十八岁那一年,中午我在睡午睡时,清清楚楚,眼睁睁的看到观音菩萨在我床上的空中,有好几分钟,我说给奶奶听,奶奶说我看花眼了,我很生气,我明明那么清楚的看到,她却说我看花眼,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一直是个迷。

我以前身体很不好,有低血压、血小板减少、偏头痛、头晕目眩、精神疲倦、经常失眠,人面黄肌瘦,风吹一下就要倒,父母为了治好我的病,大大小小的医院都去过,西医中医、民间偏方都看过,但那都只是暂时抑制了一下,一不小心就又到了原位,父母经常为我的身体发愁,有一天妈妈突然对我说:孩子,你的病要想完全好,你只有吃了斋進了寺院去修行,有菩萨管你,帮你消灾解难,你才能好的。这话我听進去了,后来我也喜欢到名山寺院去拜佛,见到僧人我很崇拜和尊敬。

不知不觉的我大学毕业后就参加工作了,转眼就结婚了,本来是应让父母少操点心的,没想到,我的婚姻也给父母带来更多的痛苦和担心。我的婚姻是不幸的,本来是我死活都不肯和我先生结婚的,但他以死来威胁我,并说要杀死我,在这样的恐怖压力之下我勉强和他结了婚。婚后两人性格感情不和,他脾气暴躁,毫无家庭责任感,后来单位下岗后,天天吃了就睡,睡了就吃,什么都不做,还要骂人打人。我发了工资后要全部都给他,不给他,他就砸东西,动不动就说要置我于死地,钱也不准我用,我冬天里面的棉纱裤补了又缝,缝了又补,有一天花十元买了条新的,结果被他恶狠狠的扔在地上,说我乱用钱。单位给我发了先進工作者奖品,还有业务竞赛奖等等,一领回来,莫名其妙的全给我扔在地上。

一九九七年生下一女儿,因是女儿,他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更加对我百般折磨,我又要上班,要做家务,还要带女儿,他什么都不管,还动不动向我发脾气,我那时怎么也想不通,要养老公,要养女儿,要承担起这个家庭中的一切,还要经常挨打骂,我几次想到了死,没法活了,身体不好,精神也没支柱,跳楼吧,跳楼之前也要把他给杀了,杀他我又下不了手,又想到他也可怜,就在我百般痛苦绝望之时,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救我来了!一九九八年八月的一天,我中午在睡午睡时清清楚楚的听到有人在说话,说要我快点去看书,我马上起床匆匆忙忙的跑到楼下找一位同事的办公室(此同事当时是大法弟子),我就问她,阿姨,你学的那个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与神有关的,我怎么听到有人在说话,要我看书。她马上把《转法轮》拿出来给我看,没有多说话,只说这书很好。我顺手翻开《转法轮》,我一下就呆了,内心受到巨大的震动,我大声的喊了出来,啊!这是修佛修道的书?这就是我要找的书;我马上一口气的把《转法轮》看完,晚上我就去了炼功点,我走在路上我感到自己的脚没有落地,是飘着走的,从此我走向了我的返本归真之路。

从那以后,我对《转法轮》爱不释手,天天早上去炼功点,一有时间就看书学法,我一看书就泪流满面,我发誓一定要跟随师尊回家,修炼一段时间后我身上的所有病一扫而光,去医院检查一切正常,人也有精神了,走路生风。《转法轮》里面高深的法理给我解答了我人生中所有感到疑惑不解的问题,同时师尊告诫我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要忍,这样我的心胸开阔了许多,痛苦也没有了,自己用法来对照去做,睡眠质量也好了,恢复了一个真正的正常人的生活。我身上发生的神奇事也很多,一次在我坐着的一部客车上油漆发生爆炸,车门已堵,车上的人个个都从窗户上往下跳,我是最后一个跳的,我感到是一个人抱我轻轻下地的,其他跳车的女孩子脚都伤了,因车很高,地上有小石头,而我一点事都没有,得法后才知道这是师尊在救我,还有很多很多,总之我庆幸自己能得到千载难逢的大法,所以我也想把这美好带给亲朋好友,所以见人就讲,见人就说。

但是好景不长,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发动的这一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也被迫害得够呛。因去北京为大法讨公道,二次被送拘留所,二次送看守所,后因有几位同修被抓,承受不住就供出了我,我就被当地国安和“六一零”共四、五个人来到我单位办公室,以找我谈话为由,强行把我带走,关到一个宾馆,提审我十多个小时,晚上十二点将我送看守所,后我被非法劳教两年,我進了劳教所。由于自己学法不深,没理解透法理,走了两年的弯路,可是慈悲的师尊并没有抛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孩子,还在时时点化着我,我记得刚从劳教所回来就進入了佛教。一次,我在梦中清楚的看到师尊用手把我提到一间教室给我补课,一下师尊变得无比高大。我醒后想到:这不是师尊吗?但我又以为师尊就是佛教中的阿弥陀佛;第二次,我在大白天看到我眼前突然出现一个很大的“融”字,我悟不到什么就不管它了;第三次,我清清楚楚的在梦中和另外三个大法弟子走在一起,坐在船上,过了河,上岸后他们三个就飞快的跑了,我一人在后,我大声的喊,等下我呀,他们说,你要背那么重的东西干嘛?我一看我背着的包,包里装的正是我天天读的佛教中的经书,我马上连包和书一起扔到河里去了,就跟上了他们;醒来后,我悟到了,这样我赶紧把佛教的所有的书進行了处理,不再看了,我就带着懊悔的泪水,又重回到大法中来了。

我和我先生的恩怨,我曾百般痛苦,我一次次的哭着对师尊说,我要是欠他的什么情什么债我愿快点偿还给他。就这样,一次师尊打开我的记忆,象看电影一样,我看到我和我先生在过去世有一世是夫妻,我是一个男的,在他二十六岁时我折磨他,他就上吊死了,我还反问为何他还能转生为人呢?有人回答我,他转生为人,一是他符合转生为人的标准,二是他来了怨的。这样我就明白了我和他是恶缘,我是曾欠了他的命债,从此一切想开了,慈悲对他。金钱什么我都不在乎,但曾有几次他要动刀说是要杀我,都有人救我,有一次他突然对我说:老婆,你生生世世欠我的东西,债务全还清了,倒过来我现在又欠了你的了。过了大概五分钟,我反问他,你怎么知道我欠你的还清了呢?他就骂我,说我神经病。他没说,当时我悟到了可能是师尊点化我吧,但是我还是象以前那样,所有的钱都给他,对他百依百顺,没悟到更高的法理,现在想来是干坏事,是纵容了他。从那以后他的手无法接触我了,一摸就带电,他还大骂我,说我故意电他,我说我哪知道是怎么回事呀?一次因我给女儿买了一个书包,他动刀要砍我,说我乱用钱,就在他砍我之际,两亲戚可能是师尊的安排来救了我母女俩,从那以后,我母女俩被他迫出家门,从此我就把女儿寄养在妈妈家,我就流落他乡,在外地打工,挣点钱给女儿上学和生活,从此他就再也没管女儿了。而我深深的明白是恩师的慈悲,将我的命债已化解了,可能我就是应该走这样的路了,这样我更加坚修大法。

现在在这短暂的正法时期的最后时刻,我在尽力的做好三件事,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不断的积累了经验和使自己走向成熟,起初我是自己的资料自己做,有时还要供几个阿姨的资料。我也碰到艰难的时候,就是有一段时间,我的单位因老板拖欠员工工资被政府强行收了,关闭,我是管理财务部的,因自己是大法弟子,从没想到自己,总是先考虑别人,我自己有权先把工资领出,但却没有领,老板拖欠了我们两三个月的工资,关闭后我面临要重找工作,后来生活都差点成了问题了。

为了不影响我做三件事,我就每天到菜市场买人家卖不完的特价菜,我每天是不放盐不放油,就吃点菜叶,用开水烫一下,我也绝不向人家借钱,记住师尊的教诲不能动钱,也不能动任何心,但我发正念时动了一念,为了做好三件事,请求师尊加持我尽快的找到如意的工作,就这样我度过了那个艰难的时期。后来找到一份较如意的工作,也给我讲真相提供了很大的方便,我同样是要提供几个阿姨的资料,但因环境的改变,我的做法也改变了,我用多种方法了。我自己主要在网络上讲真相,发邮件也很好,再兼用其它方法,我发邮件的地址都是从人才网上查的,主要是单位邮箱,全国各地都发,开始是一次发一个地址,后来我就想到了群发,一次发十多个,这样一个邮箱一天可以发一百多个邮件。我注册了多个邮箱,专门用来讲真相的,我从人才网上查到的单位邮箱地址我直接复制过来,所以很快的,我发的内容都是从明慧上下载的小册子,周报、真相传单,还有破网软件。小册子和周报,我把它解压后才发,因为有些人他不会解压,效果很好,有好多给我回信的,感谢我,说是从没看到这些内容,但也有骂我的,说我吃饱饭没事干,反正我是没动心,因为师尊说了,现在救人是第一位的,我是救他,他怎么想是他的事。

在与同修的交往过程中,也有使我提高的事情,如有同修从我这儿拿资料,到超市去发,没注意安全,没想到超市有监控器,被保安发现被绑架。另一同修知道这件事后,就怪我不应给他很多的资料,使她担心资料发不完而被绑架的,我却认为这不在法上悟,我认为是自己正念不足造成的。师尊说过,“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所以对我的各种指责我只是善意的做解释,尽量的做到了淡然的面对而不动心。

尽管我三件事也在做,在别人看来还较精進,但隐藏了一些不好的心不易察觉,也就是通过过病业关才认识到。我从劳教所回来后,一双脚和手都长了象水泡一样的东西,奇痒得使我有时无法入睡,让人看了呕心,有时好象好了,但过了不久在另外一处又长出来了,反反复复,简直让人难受,和人家打交道也感到没面子,家人也经常打电话要我去看医生,牵挂着这件事情。我自己清楚的认识到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绝对不是病。我经常发正念也不管用,我在找心性上的原因,究竟是我哪里没做好呢,才造成旧势力对我進行考验呢?也找不到。后来,明慧网上发布了,大陆大法弟子每天早上三点五十分开始晨炼,我就严格的要求自己,每天三点四十分起床,我早上炼完功还要学一讲法才去上班,晚上回来先学一讲法才做其它事情,全球的四个整点发正念也严格要求自己不间断,如有时晚上发真相资料回来晚了一点,有点累,我就想睡一会儿,睡之前我先告诫自己,同时对着《转法轮》上师尊的法像对师尊说,要加持我一定十一点五十五分起来发正念,结果是真的十一点五十五分准时醒来发正念。

就这样我通过晨炼一段时间后,我拖了几年痒的手和脚全都好了,我感动的泪水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落下来,此时我想起师尊说的话,我们现在在正法修炼阶段要三件事都做好,才会有提高。这样我找到了自己的差距了,以前病业假相好不了的原因是因为自己的三件事没同步做好,这也是自己求安逸心造成的,有时早上起晚点,功也没炼完,即使有时也补上,但也没净心,匆匆忙忙的,有时晚上十二点的正念也错过了,有时因出去讲真相去了,回来后太累,法也没学完。当我严格的要求自己三件事都做好时,那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就度过了这一最难过的死关。

总之,我离师尊的要求还相差甚远,我很惭愧,本来我自己觉得没修好,不好意思写这篇稿,但考虑到这也是自己在修炼的过程中向师尊交答卷,还是提笔写下了我的一点点体会,以便和同修切磋,共同找到自己的差距,提高上来,在神的路上走好最后的路。

向恩师合十!
向同修们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