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后的世人写给同胞们的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

尊敬的各位海外朋友、各位仁人志士:

本人叫安群,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恶梦醒来是早晨,在此我正式声明:我正式退出少先队、红小兵、红卫兵、共青团组织。

当年我在抗美援朝烈士墓前宣誓,为共产主义事业准备着、时刻准备着,准备着干什么呢?准备牺牲、准备献出一切。当年我们有多少战友长眠在祖国的南疆,那时他们才是二十岁的生命,他们中的许多人连吊炉饼都没吃过、连女朋友的手都没拉过。记得一个和我要好的沈阳籍战友牺牲时刚刚十九岁,临终前他想喝点鸡蛋汤,可是没有;他没拉过女人的手,战地的一个年轻的女卫生员俯身吻了他。其实对越战争是因为统治集团的矛盾而发起的,那高山下的花圈我都不敢想。当我们穿着破不遮体的衣服从越南逃回祖国时,我这个在战火中从不流泪的汉子跪在祖国的土地上哭得昏天黑地。

亲人们,写到这里我又哭了,我有多少心声要向你们倾诉,我真想站在全球人面前控诉:是万恶的中共把一代一代的中国人害得悲惨无比。亲人们啊!看看《九评》这些醒世之言吧!它破解了我的迷茫、道出了我的心声,我哭着读了一夜,真象一个流浪的孩子找到了娘,也象我从越军炮火下逃回祖国跪在大地上一样。

亲人们呀!我一定要加入你们的行列,请你们接收我吧,我要为真理、为未来的新中国而战,唤醒更多的世人,一个死过几次的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辽宁 安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