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纵鹊毁巢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资治通鉴·唐纪》:太宗时,尝有白鹊构巢于寝殿之上,合欢如腰鼓,左右称贺。上曰:“我常笑隋帝好祥瑞。瑞在得贤,此何足贺。”命毁其巢,纵鹊于野外。

【解】据《资治通鉴·唐纪》记载,唐太宗时,曾有白鹊结窝于寝殿之上。其巢两个合而为一,有合欢之形。又两头大,中腰小,恰似腰鼓模样。左右侍臣都说道:“凡物相并,则不能兼容。今两鹊为巢,合而为一,形状殊常,实为稀有,这都是因为天地和气所钟,主上圣德所感,理当称贺。”太宗说:“我常笑隋帝不好贤人而好祥瑞,至于亡国。以我看来,只是得贤臣、理政事、安百姓,使天下太平,这才是真正的祥瑞。至于珍禽奇兽,不过一物之异耳,何足为瑞而称贺哉!”于是令人毁其窝巢,纵放白鹊于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