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我得法近十二年了。“七二零”之后,我坚信师父,毫不动摇的坚修大法。那时,想要给被中共蒙蔽的人们讲真相,揭露邪党的阴谋,让世人明白大法是被冤枉的,大法是正法正道。可是怕心很重,很长一段时间只局限在用寄信的方法讲真相,觉的这办法危险性小,只不过多花点钱而已。为了扩大讲真相的效果,又用复写纸写传单,一次复写三、四张纸,攒够几十张,就出去发。但还是怕别人知道,甚至对自己家里的同修也不敢告诉,偷偷摸摸的做。

逐渐的我的正念愈来愈强了,不再背着家人讲真相了。为了给邻居讲真相,我还特地买了彩电和VCD,请周围的邻居来看真相光盘。邻居们都明白了真相,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之后,在我被邪恶骚扰时,邻居都能主动的来帮助我。这也为他们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可是,我在面对社会上的常人时,讲真相总也做不好,不但怕被举报被迫害,还有各种各样的观念在阻碍着我,如怕对方不接受,面子上过不去;怕没有智慧,讲不好,给大法带来不好的影响等,怕这怕那。

讲真相打不开局面,自己也着急,于是向一位同修请教她是怎样讲真相的,她告诉我:“你就这样说:看你人挺好的,我和你说个事儿吧!你入过少先队吗?入过团吗?现在共产党这么腐败,说不定哪天自己就灭了。现在大家都在退党保命呢,我也帮你退了吧,起个小名就行,老百姓图个平安嘛!”我听她讲的很简单,但是在她讲的时候,我感到有一股很强的能量。我终于明白了,大法弟子是用善心在救人,那种能量就能解体邪恶,是救人的关键,并不一定有多好的口才。

从那以后我开始试着面对面的讲真相,就有了三次给出租车司机讲真相的经历。

头一次,我倒没有害怕,坐上车就直接和他讲,我只顾自己讲,也没看他的反应,结果他不但不接受,快下车时,还说:“你再讲,我把你拉到派出所去。”我说:“不可能!”一句话就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回来后,我总结教训,通过学法,我悟到光不怕还不行,还要看对方的接受能力,有针对性的讲,也就是要理智和智慧的讲吧。

第二次我去农村,上车后,我先发出一念:“我要救他,清除他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因素,请师父帮我。”可是,就是找不到话题,唠了半天,也没引到大法上。我着急了,就求师父:“我一定要救他!”这时师父给了我智慧,忽然我看到他的车前边挂了一个装饰物,是个观音像,我说:“你挂的观音护身符,是保平安的吧,我见过法轮大法的护身符,我家邻居的,挺漂亮的。”由此讲了真相。因为路程远,时间很充裕,就讲的很详细。司机很愿意听。讲到“三退”,他说他小时候淘气,什么都没入过。媳妇和孩子的“三退”等他回家商量后再说。我想这样也行,反正他知道了大法好。下车时,我的心态非常祥和,送给他一个护身符,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开车也平安。他说谢谢我。

第三次,是在一个晚上,我从同修家坐车回家,司机是个年纪很小的男孩子,上车后,我还是找不到话题,还是求师父。结果司机自己说:“昨天我帮人家劝架,倒把我给打了,现在做好人都不得好。”这不就是讲大法弟子做好人反遭迫害的话题吗?我心里感谢师父,和他讲了真相。到了我家门口,终于给他三退了,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可是上楼后,我听到楼下的汽车发动机声音一直不停,司机还没走,我的脑袋里冒出一个念头:“司机在打电话报警呢!不该让司机到自家门口停车,不该给他护身符。”那种害怕的东西来势汹汹,我的身上一阵发冷。我很快冷静下来,告诉自己那个“怕”不是我,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我在救人,谁也不配迫害我!坐下来发正念,半个小时后,就好了,我再也想不起来去注意汽车走没走了。

我终于突破了自己,走出了面对面讲真相的第一步,并由此开始,开创自己面对面讲真相的局面。

师父告诉我们:“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唤不回”(《济世》)只要我们有心救人,师父一定会帮我们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