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困”说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有一天,晨炼神通加持法快要结束的时候,自己已是昏昏欲睡的状态了。突然感觉到前面有一个象大棉被似的东西向我扑来。那个东西散发着让人感觉很不舒服的暖烘烘的场。我当时心里一惊,马上默喊“正念起”。随着默喊,觉的自己变的很高很大,身体放着光芒,一下子就把那东西冲破了。我悟那个东西就是“困魔”。炼完功后,也没有重视,还向同修显示自己修的好。从此“困魔”比以前反倒重了。这样又过了几天。

今天中午,为了对抗“困魔”,想去理发(爱美的心所致,应该修去它和它背后隐藏的色欲心),室友说“你的头发也不长,干嘛浪费那钱啊!”一想也是,中午就没去理发。

为了不发困,我打开电脑看明慧文章和新唐人的电视节目,正看着,突然电脑关机了,我的第一反应是:“是不是没电了?”一看插排上的指示灯还亮着,有电;“电脑坏了?”“不对,证实法修炼中的法器岂能随便就出问题?”我碰了碰机箱的各个插线处,从新启动电脑,一切正常了。

我豁然明白了是师父在点悟我有什么心该修去了。我也觉的自己的修炼状态有些不对劲。于是我关了电脑,向内找,挖自己的根。猛然发现自己竟有如此多肮脏的心。

1、自私自利心

时值中午,寝室有两个室友正在休息,我却开着电脑制造噪音,影响别人午休。同时还有报复心,平时发正念的时候,他们有时干扰我(自己有漏,否则也不会受到干扰),今天你们睡觉,我也开电脑嗡嗡响。干扰干扰你们。一点与人为善的心也没有,那时的心性完全被人心包裹住了,掉在常人心中了。

我悟到为私为我的东西一定得修掉,那是旧宇宙在我们身上的烙印,不修去它,就是旧宇宙的生命,就没有未来。身为大法弟子必须得从私中闯出来才行。

2、争斗心、妒嫉心、攀比心,好名心

我身边有一同修正在去“困魔”,我自认为这方面比他做的好,又怕他突破过来,超过我,妒嫉同修,每次同修比我做的好,比如散发真相资料时比我散的多、散的有智慧、怕心小,我心里就不是滋味。看着同修严格要求自己,背着书包上自习室如意的散发资料,心里更是不舒服。一看着同修背着书包出寝室,我心里就象打翻了五味瓶。

今天中午就是这样,同修写了体会在明慧上发表了,自己心里也受不了,甚至连同修写的文章都不愿意看,看了前半部份知道是同修写的,下半部份也不细看就删除了。有时半夜12点或3点半(我们从开学到现在都在参加晨炼)看他没醒,心里还挺高兴,同时担心自己弄出点声来把他惊醒。不愿意同修起来和我一起炼,就怕同修比自己修的好,事后提起来时还狡辩。同修的打印机出墨不正常,我不是真心的帮忙解决,还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拿着自己打印机打印的清晰的传单向同修展示,刺激同修。

前一段去它时脖子上出了一些水疱,现在基本快好了,我知道那是师父给我往下拿那些不好的败物。再也不能让妒嫉心间隔我和同修了。回想起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到有关同修之间缘份的法,我对自己说一定要珍惜这万分珍贵的同修之缘,相互配合好,共同精進,共同做好神圣的三件事。

同时还有好面子心,有求名心,怕同修发现我也困,感觉丢面子。就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个求名的心还往出冒,希望文章被发表,既能满足求名心,还能在同修面前炫耀。既然它此刻冒出来,我就抓住这个机会去掉它。在我核对这篇文章的时候,被同修看见了,爱面子的心又冒出来了,我一方面正念去它,一方面要求自己在实际中修去它。

3、基点不正

静心的想一想,自己现在的修炼就是在和同修比试,同修做什么我也做什么,心想着一定要比同修做的好,为同修而修,为他人而修,这导致了我表面上看起来挺精進的,实则差劲透了。就象古人说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同时还产生了一种为精進而精進的执着,使自己身陷其中。而不自知,不自拔。完全背离了站在大法的基点上认识问题和做事情的原则,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踩空了。真的好险啊!也真是不应该如此啊。真应该静下心好好学学法啦。

4、强烈的色欲心

爱打扮自己,喜欢让别人说自己帅,看到漂亮的女同学禁不住多看几眼,还偷看过黄片(室友的电脑),我的电脑是干净的,在开机的时候,电源按钮卡住了,当时也悟到了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突破那一关,可还是没守住,提心吊胆的看了两次。几天后,打坐中的色关也没过去,真是不争气。对自己的修炼一定要严肃。

看了师父的相关讲法和明慧网上同修写的相关的交流文章后,既羞愧也害怕。害怕因“欲”而入“狱”,其实这也是我们应该全盘否定的和不能承认的,否则就给了邪恶以迫害我们的借口。以前我自己就在这方面不重视,导致自己在大学期间犯了实质性的罪。要不是师尊再一次把我从地狱里捞起,自己现在说不定早已经是阴间的鬼了。一想到这些事和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眼泪就流了出来。

5、显示心、欢喜心

自己炼功动作做的好看一点,就在同修面前显示,美其名曰纠正同修不准确的动作,还有其它的一些事也好显示,自己被重物砸了,在师父的保护下,什么事也没有,就向同修显示,还说要是换了别人,说不定什么样了呢,甚至还将砸的发青的胳膊肘和大腿让同修看,以表现自己了不起。

由于自己所学专业的关系,我对中国的一些传统文化知识知道的多一些,就到处去说,去显示,尤其是在老师和同学面前,以此来表现自己知识渊博。有一次我又显示自己的历史知识,和室友争吵了起来。室友说我:“我就讨厌你会点东西,动不动就显示自己。”其实显示心我也意识到了,只是不太愿意承认,去起来就不好去。

我的感悟,发现了执着要严肃的去面对,不要回避或逃避,正念的对待,踏踏实实的针对其去做,修去那颗心就快。还有欢喜心,自己做的好了,修炼状态好一点,就沾沾自喜,做的不好,修炼状态不好就气馁。太在意自我,没有把法放第一位。

6、不修口

经常说一些常人中的话题,还很来兴趣。还用语言打击和刺激别人,讲真相时还和别人吵、喊。平时说话语气不善,声音还很高。同修给我指出来,我还不接受。一再的辩解。自己刷牙时,总是出点血,看来原因是找到了一部份。

7、不让别人说的心

有好事,别人表扬我可以,如果我做错了,别人一说我,我就跟人家辩解起来,根本就不向内找,不看自己,还养成了专横的不良做法,时间长了别人都懒的理我。自己有时主动的和别人吵。这颗心真是一颗炸雷呀,碰着就响,如果不修去的话,最终挨炸就只能是自己。真得按照师父的法去做啊。

挖完自己的人心,自己都吓了一跳。这哪是修炼的人啊?哪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我一定要在实际的修炼中、证实法中、将它们全都修掉,把这些非自己的物质全都割舍尽,纯纯净净的做好“三件事”。

当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感觉整个人都很清爽。向内找真的是很神奇的。

下面是我对去“困”的一些认识。

1、“困魔”有时表现很是凶悍,有时我感觉在法理上认识很明晰了,但在实际修炼中还是不能突破,半夜12点的正念,每次都是迷迷糊糊的,自己也意识到这样不行,可突破起来几乎不见起色。有时用冷水洗脸洗手,当时清醒,一会又迷糊过去了。我悟到用冷水洗脸洗手除“困”,那是常人的做法,只能起到一时的缓解作用,长久了还是不行。

修炼人靠的就正念。什么是正念,我现阶段理解的一个涵义就是:正念就是神念、神的思维、神的思想念头和在此念头指挥下佛法神通的如意运用,在困魔袭来时,我们想一下自己是个顶天独尊的神或菩萨,那当神或菩萨遇到这样问题的时候会怎样做,我们就怎样做,只要正念一坚定,困魔就会被销毁。我们就能突破过来。不要忘了师父讲过这样的法:“能坚定者,业可消。”(《转法轮》)。再有我们正念一定要足,特别是每天休息时间少,我每天一般是4、5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白天正念不足时,就有迷糊的状态,调整一下,马上就清醒了。

2、不要用人心想自己每天的睡眠时间很少,可能得困,这样想就是正念不强不稳,就会给困魔以生存的空间。也不要总担心怕自己会困,这样我们就等于是在求困。我悟“困”对修炼人来讲也是一种“病”,不要总把它放在心上,也不要一天中所有的事情都针对“困”做。这样我们又走進了另一个怪圈:被“困”牵着动,围绕“困”在转。岂不受到了更大的干扰。就无欲无求、无怨无执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困魔能奈我何?它只会自动消失。

3、“善解”的问题。我悟“困”的来源有两种:一个是人类这层空间的因素,是人的正常生活状态。另一个就是旧势力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乱神、邪灵等)。这两种因素是有区别的,前者存在着“善解”的可能性,我们对待“困”时不妨也区别对待一下,对旧势力的邪恶因素那毫不含糊就是全盘否定和彻底消灭。对负责让人睡觉的生命我们可以对其发出慈悲的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不要协同旧势力的因素来干扰我,这样是有罪的,如果你能对我不起干扰作用,我圆满了一定给你一个美好的安排。你若非得起干扰作用,那只能清除你。

个人体悟,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