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著正念强 整体配合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日】我是退休多年的一个大法弟子,因为平时学法心不静,不入心,法理不明,常人心长期执著不去,对表面空间的安全又不太在意。

今年六月三十日,我到小区发资料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绑架到派出所,搜身搜出二十多本小册子,内容是揭露当地恶党人员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情况。国保大队长看后咬牙切齿,丧心病狂大叫着说,资料从哪儿来的?你家还有吗?国保大队长立刻指使一帮警察到我家抄家。抄走五百多真相小册子,二十多本《九评》。然后他们两人一班开始提审我,当时我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出现血压增高、头晕、胃痛等现象。他们问什么我也不回答。他们已轮换三个班提审,我什么都没有回答。无论他们怎样恐吓、叫骂,我始终一言不发。他们仍不死心,又将下班的恶警找来。当时我心里想“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这段法,心里不断的发正念:清理周围空间场一切邪恶因素,彻底解体它们。这时,他们安排的恶警一脚踢门進屋大骂大叫,手指着我,叫我快点说出资料哪来的?谁给的?都要说清楚,否则今晚不能饶过。我求师父加持自己正念,不停的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邪恶,逐渐的他不那么凶了,僵持三十分钟后,恶警借机溜走了。大约晚上十一点钟,他们将我送到本市的看守所進一步迫害。

我到看守所绝食两天后,狱医说要给我灌食,我的怕心出来了,怕承受不了,又是夏天,天气炎热,再绝食、绝水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再加上高血压、心跳过速、胃痛、呼吸困难等状态,我又不绝食了。可是恶人看得清楚,每天接二连三的提审我,追问资料从哪里来的?和什么人接触?我始终回答:是捡的,没和任何人来往。由于我头晕不能独立行走,故每次提审我时都是由同监室的人搀扶。提审人员看没什么结果,也不耐烦了,就问:你以后还发小册子不?我在自己身体状态不好的情况下,我说不发了,他们看我身体这样虚弱说不发了,就这样以后再也不提审了。他们扬言说要给我判刑,我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心里跟师父说:弟子这一关没过去,虽然摔倒了,我将立即爬起来,从新做好,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我静下心来,仔细查找自己的执著心,发现自己有显示心、欢喜心、求名心,总觉得自己天天发资料多讲的多,看别的同修发的少讲的少,就看不起同修,认为不精進;同时,向内找还发现怕心、色欲心,色魔老是干扰,情魔也在干扰,这些心都没有放下,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没能及时清除败坏人类的变异物质。“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自己不能在法中及时归正一思一念,遇到问题,不向内找自己,有问题向外推,看别人都不在法上,自己在法上;对同修不包容不慈悲,强调自我。自己摔倒才醒悟这些物质不去掉危险至极呀。由此,我悟到发多少资料、讲多少真相,如果心性不提高,是人做大法的事,而不是从人中转变成神的升华。这时法理清晰了,我每天虽然身体虚弱(每日靠三袋豆奶维持生命),但依然坚持不间断的背法发正念,清理管教及包夹人员背后的邪恶,让它们全部解体,唤醒世人的良知。

几天后,看守所环境有了改变,被看守的人都乐意听真相了。我给她们讲大法洪传全世界和被中共迫害的真相,我又说:我都六十多岁了,就因为发两本曝光迫害的小册子被抓这里迫害;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唯一的目地是救度众生,使人们明白真相;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真、善、忍乃是造就一切生命的宇宙大法,人可以不信、不炼都行,就是不能敌对法轮功。我又讲了中共邪恶对中国人民和大法犯下了罄竹难书的罪恶,天灭中共在即,退党、团、队保平安。这些人明白真相后说:咱们别再相信中共欺骗的伎俩,你们师父太伟大了,你们大法弟子太伟大了。表示全体退出邪党一切组织;又说咱们要早了解法轮功,就不会犯罪到这里来遭罪了;并异口同声谢谢我救了她们生命。有的表示出去后要学炼法轮功,从此她们不再勾心斗角,互相帮助,从早到晚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每天背法、发正念,但是没有出去的消息。我想该讲的都讲了,老出不去耽误我救度众生。心里着急,人心又出来了,想是不是把腿摔伤就能出去,马上想这不是正念,没在法上,立即发正念清除这一不好念头,及时归正自己。我忽然想起《转法轮》中说:“气与气之间哪有制约作用?”我想必须把我修好的部份神念调动起来,请师父加持,这时自己像顶天立地一个大佛一样耸立。我就顶住这一念,一连三天发正念时就看到看守所铁栏杆、门全部都倒了,一切都是平地;我被无条件的释放回家。

回到家之后,才知道外面同修大力营救我的过程。当时在看守所里,严密封锁外界的一切消息,我对外界一无所知,得知我被抓之后,就有同修马上往明慧网发送消息,并附有本市公检法司主要领导、市政府书记等人的电话号码。立刻引起海内外同修的重视和关注,打来大量真相电话和发来信函,要求立即释放我回家,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让恶警们又怕又恨。

我的女儿(同修)锲而不舍的前往公安机关要人,在当地同修的二十四小时正念接力配合下有的大法同修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

我的一位远方亲戚很同情我的遭遇主动提出帮助,并做了许多具体安排。使我这次破解了恶党欲将我判刑的企图。总之,我能够闯出魔窟是师父的慈悲加持及国内外同修配合营救,使我摆脱了周围的邪恶。通过这件事我更有体会,修炼是严肃的。

在文章的结尾,感谢师尊无以言表,感谢海内外所有参与这次营救我的同修,向你们合十致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