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高中生的不同命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在河北省某城市,有一名女大法弟子家左右住着两个邻居。两家各有一上高中的女儿,两个女孩同在本市重点中学高三读书,并且准备参加零七年高考。左边一家姓陈,女儿名叫笑笑(化名),右边一家姓张,女儿名叫一明。

大法弟子分别给两个邻居一家三口讲了真相,并劝他们三退。陈笑笑一家三口明白真相后,退出了党团队组织。陈笑笑的爸爸是一名业余律师,懂法律,总好帮助朋友打官司,知道中共的邪恶,对法轮功学员从没有讲过法律,他早就看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没有道理。他们家一讲就退了。三退后,老陈还帮着劝其他街坊邻居赶快三退,赶上同学聚会或朋友吃饭,饭桌上他就讲大法真相和三退,他还经常要真相资料看,还把《九评》等光碟传给其他朋友或同学看。他看中共党报报喜不报忧,谎言一大堆,来气,就在自家阳台上摆个盆,天天从单位拿回来报纸烧掉。在老陈的影响下,他们三口一听真相就明白,马上退出了邪党组织,一家三口还把大法护身符戴上了。

零七年高考,陈笑笑超常发挥,平时数学也就是九十分左右。高考考了一百四十五分。老陈说女儿放了一颗“卫星”,顺利地考上了一所南方重点大学。笑笑上大学三个月,该大学与海外一所著名大学交换学生,仅五个名额,在几千名的召录考核中,笑笑顺利通过,已经去了海外大学读书。

老陈见着晓宇就说:“大法真灵,那几个护身符真管用,谢谢你师父!我们一家可真得大福报了!有大法资料多给我点,我帮你传。党报我还接着烧,烧垮中共为止。”老陈还特别喜欢“神韵晚会”节目,追着晓宇要晚会光碟。他说看“神韵晚会”从心里畅快,没有党文化的东西,没有利用“第三者”搞笑等下流的节目。

再说张一明一家三口,张家俩口子在新闻宣传部门工作,为恶党歌功颂德,粉饰太平,欺骗老百姓卖力。晓宇给他家三口讲了几次真相和劝三退,他们不信也不退,给真相资料也不接。他们还说,当老百姓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了,不参与政治。这家人怎么也没听明白真相。

零七年四月,准备参加高考的张一明突然鼻子流血不止,从当地医院转到北京大医院检查,确诊为“白血病”。为了治病,家里卖了一套房子,还借来了亲朋好友的钱,已经花了五十多万了,还在北京住着继续治疗。张一明已经被病魔折磨的骨瘦如柴,人都脱相了。现在老张家俩口子终日在医院轮流看护着女儿,班也上不了,啥心情也没有,还天天为筹措治病的钱犯愁。

同是邻居,两家人不同的态度,两个女高中生两种不同的命运:一个得了福报;一个病魔缠身,生死未卜。大法弟子希望所有的人都明白真相,都得福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