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念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的母亲是河北省张家口地区的一位农村妇女。因为害怕邪党的迫害,在她妹妹(我姨也是受了电视的蒙蔽)的鼓动下,大概在2003年的一天把我放在家里的《转法轮》和师父的像片烧了,并让我妹妹把她手里的一本《转法轮》也烧掉。我妹妹回去后撕下书皮刚要烧,突然心生一念,我怎么也得看看这书里到底写的什么?我姐姐炼功后怎么和电视上说的不一样呢?就这样这本少了一张书皮的《转法轮》被妹妹保存了下来。然而也正是妹妹这一善念救了她一命。

事隔不久,我妹夫和妹妹开四轮车去给我母亲送牛。当车快开到我们村时,车上的牛突然惊了,它从车兜里跳了出来,并用两只前蹄把坐在车头的妹妹踢了下来,然后一只后蹄踩着妹妹的肚子狂奔而去。由于事情发生的突然,当妹夫反应过来紧急停车时,车轱辘已经贴上妹妹的身体。路边的人都惊呆了,都说这个女人完了。可是妹妹却并没有感到疼痛,爬起来追牛去了。我回家时妹妹给我讲了事情的经过,并让我看了在她肚子上留下的半个牛蹄子印。我一听就明白了,于是告诉她因为她保护了大法的书,师父救了她,但是扯掉了书皮也是过错。由于妹妹并未修炼法轮功,所以我曾经多次想把书要回来,可她说什么也不给,还说书是她保护下来的,谁也不给,说留着保护她家。话虽说的不对,但看的出她从心里渴望大法师父的保护。

回头再说我的母亲,2006年6月24日,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去。当我回去见到母亲时,不由得大吃一惊,母亲整个人都变了样,脸色发黑,两腿并在一块,从前肚脐到后腰部小馒头似的大泡把大半个身子裹得像一条山脉,连在一起非常吓人。母亲说从发病到我回去整整6天了,恶心吐得不能吃饭,浑身疼得像绣花针扎一样。由于病来的急又猛,母亲以为得了不治之症,所以坚决不上医院去花那冤枉钱,就在家等死了。

由于我回去已经是下午5点,看着脱相的母亲,我把希望全部寄托在师父身上。但我明白如果母亲不动心是没用的。于是,我就给母亲讲她见过的大法弟子神奇的修炼故事,讲我见到的一个“肺心病”人,医院连药都不给开了,因看了《转法轮》而病愈的事情。母亲终于从心底里相信了,于是,她决定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看她实在起不来,就让她躺着听,她说那样对佛不尊敬就靠着被子坐那听,只听了半个小时就不行了。

第二天,母亲起来吃了点饭(她自己都奇怪能吃饭了),接着听,听到第三天的时候,她对我说肚子里有东西动了一下,真舒服。她身上的泡也开始发软变小能分出个了,于是我就用针把泡扎个眼,让水流出来。过了一会儿,我再掀起衣服看时发现被我扎过的泡皮全都粘到母亲的背心上,掉了皮的地方全是一个个血红的深坑,但奇怪的是没过一会儿那些坑上全部结了血痂。就这样九讲听下来,母亲的身上除了一片片黑影之外,好的光溜溜的,皮肤也由硬变软消肿,脸色红润。

但是母亲还是直喊疼,并且不住的对我唠叨,你们师父就是不管我,我也不怪人家,因为我烧了大法的书。我也感到奇怪,明明好了,怎么还疼呢?于是,我就带母亲上了医院,一检查才知道母亲得的病医院叫疱疹,民间叫蛇盘腰。据说此病极为难缠,泡会不断的扩散,只要窜满了腰必死无疑,最大的特点就是疼(母亲说她出病时疼的直蹦)。给母亲作检查的大夫告诉母亲,他小舅子就是得了此病在市医院花了一万多没管用,转到北京去了。偶然来我家串门的一个外村的嫂子也告诉母亲,他们村的一个女的只起了手掌大的一小片,泡还没有小米粒大呢,在张家口住了12天院,回来打了好多天针,都两个多月了还是直喊疼。

母亲明白了,她不仅主动让我代写了(母亲不识字)向师父赔罪的声明,还退出了文革时期加入过的“红卫兵”。

母亲重病不治而愈的消息也传遍全村,村里的一个大娘特意来我家替她妹妹求助,说她妹妹吃不下饭,睡不了觉,到医院也查不出得了什么病,人都快死了。于是我给了她两个护身符,告诉她要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另一个得了“肺心病”在市医院花了7千多才保住命的大娘,因怕我不给护身符(她有附体,给别人看病),硬说是做梦有人点化让她找我要护身符,同时也告诉母亲她妯娌(在张家口住)得的病和母亲一样,在市医院花了好多钱,家里人喂饭喂了4个月,疼得直叫唤,死时手脚都抽搐了。而另一个大爷不好意思找我要护身符,就跟我儿子要,到最后村里的大部份人都要了护身符。

我母亲更是逢人就讲大法的神奇,因担心我把护身符送完人,特意给她娘家人留了十多个。我在家里住了50天,在我走后,母亲就象平常一样下地干活去了。

当我转年再回去的时候,村里的大娘告诉我,她妹妹从拿了护身符再也没上医院病就好了,现在连干活的时候都不忘念几句“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另一个得肺心病的大娘我没问她,但从她在地里干活的高兴劲就能看得出她也受益匪浅。而我们家的人更是人人不离护身符,人人都念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