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我的妈妈周慧敏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几天前我刚满15岁,我妈妈叫周慧敏,44岁,是成都市一家模具厂的经理。可是就在几天前,健康、善良的妈妈却被迫害致死了。我不敢相信在妈妈被抓走后的198天里,亲人们日夜担心害怕,盼来的竟是这样的噩耗。

我怀着悲痛,回忆起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以此悼念我敬爱的妈妈,同时呼吁停止迫害,让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在我刚满几个月的时候,爸爸就和妈妈离了婚,从此不再来往,因此,连爸爸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甚至连他的名字妈妈都未告诉过我,因为妈妈不希望我将来长大了对他有任何报复行为。

为了抚养我,妈妈一个人又要工作又要照顾我。她很能干,很早就和外商合资,生意得心应手,买了车子,分了房子。可是繁重的工作和巨大的压力使她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患了严重的神经官能症、心动过速、胃病、扁桃体炎等。最严重时,疼痛使她失去工作能力,几乎成了废人,就在这时,她接触了法轮功,98 年开始修炼后,不久妈妈神话般的变成了一个健康快乐的人,身上所有的病全部消失。特别是,原来有点尖刻的她变的平和了。

可是不久就发生了迫害法轮功的事。妈妈因为亲身体验,身心受益而坚持信仰,却遭受了许多非人的迫害。曾有一次,2003年5月21日至7月8日,妈妈在都江堰一朋友家遭绑架,都江堰市610办的徐文海、都江堰中心派出所所长何勤将她的双手铐在床头,双脚铐在床板上,49天不让身体动一下,致使妈妈心跳速度达每分钟160多次,双臂僵硬,右腿被致伤处肌肉全部坏死,腐烂(后来腿上留有伤疤)导致右腿无法弯曲(详情在《破晓》一文中有记载)。

2007年9月26日晚9点,成都成华区国保大队恶警闯入家中将妈妈又一次绑架,先非法关押于新津洗脑班迫害。2008年2月1日,妈妈绝食抗议武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非法逮捕,2月5日被强行送到臭名昭著的原青羊区人民医院,送去时,有人听到她在大门口处声音洪亮的喊:“法轮大法好”!

可是到了医院不久就出现“病危”,参与迫害者:省国安、市国安、武侯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等却不通知家人,直到3月10日妈妈的堂哥找上门,武侯分局国保大队才告知:人已生命垂危。等看到妈妈时,她已昏迷,说不出话来,骨瘦如柴。妈妈的堂哥要求放人回家,由家人照顾,两名看守警察却要家人准备后事,说省国安不放,并说:“周慧敏死也要死在医院”。

后来听说:当时一些参与此事的警察都对妈妈和法轮功起了同情,提出放人,但省国安不同意,借口是:上面指示,奥运临近,“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就这样活活夺走了我妈妈的生命。

悲愤之际,我想说:我爱和平,希望(中共)能兑现为获取奥运举办权时,对世界许下的承诺——改善人权,包括停止迫害法轮功,别把奥运变成血腥虐杀的借口。

回想我很小的时候,妈妈因为工作忙加上身体不好,就把我寄养在养父母家。养父母一家很宠爱我,但我很任性、不听话,常气的养父母叹气发愁。上小学时,有一次我差点被学校开除。以前妈妈常来看我,可六岁那年起,妈妈先后七次被抓,其中三次被送非法劳教,根本无法照管我。2005年底妈妈回来后,寒暑假就把我接到身边,妈妈修炼后的变化也改变了我,我变的懂事了,听话了,安静了。学习成绩从班上倒数几名变成名列前茅。

和妈妈在一起,她的言行和为别人着想的境界,教会了我很多做人的道理。为了报答养父母,妈妈在我被送去时就给了养父母一家一笔不少的钱,后来妈妈回来后重新工作,又每月资助养父母,但妈妈却从来没有告诉我(给过养父母钱),因为怕我知道后影响我对他们的感恩之情,直到妈妈被迫害死后,我才知道。平时妈妈让我称养父母为爸、妈。

妈妈,儿子感受得到您为别人好的那颗善良的心。妈妈,我知道你是在用生命证实“法轮大法好”,用生命唤醒太多麻木了的良知,用生命挽救那些被谎言迷住了的生命,因为你不愿看到那些因为不相信法轮大法好、还在继续迫害大法学员的人,不久将难逃大难,就是人不治天治。

这会儿,天空正下着雨,妈妈,您冷吗?不,一定不会冷,因为我看到你身上一直闪着光芒——“真、善、忍”。妈妈走了,如果妈妈的死能唤醒更多的生命,也许对我们是一种安慰。

叔叔阿姨们,我想真心的告诉你们:别再迫害象妈妈一样的好人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善待大法学员你们会有好的未来。

妈妈,我知道你是因为无私所以无畏。敬爱的妈妈,我会永远记着你,未来的人会感谢大法学员们的无私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