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师父近期两篇新经文与重庆同修切磋(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八日】学了师父《评语》和《淘沙》两篇新经文,看了“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一日”纽约大法弟子撰写的大意是如何对待学员内部的中共特务问题的文章后,非常震撼!重庆与纽约虽远隔重洋,但出现的问题却很相似。

重庆的情况是:十年前,原中国法轮功研究会负责人王治文曾经给原重庆法轮功辅导站总站某某打长途电话,通告在渝的中共特务易腾飞的有关情况,告诫重庆大法弟子提防,不给他市场。遗憾的是这个消息没告知重庆同修。除她外,仅有个别人知道,不知何故?也没采取什么必要措施去排除特务的干扰与惑乱。

中共特务易腾飞(也叫易思恒、易正、小易等等)。此特务高约1.8米,手、脚、手指都比较长,鼻子有点勾,眼睛大。其流窜各地,在重庆、贵州、广州等地相继被发现。注意:目前此人和上面的照片有些差异,发型变化较大,比照片上要稍胖。样子比照片要老很多,看上去40多岁。大家识别此人,除了“高约1.8米,手、脚、手指都比较长,鼻子有点勾,眼睛大”这些特征外,可看其走路姿势,和一般人走路不一样,有些甩腿。其右腿残疾,走路偶尔会拖地,不容易看出来,注意观察还是有别于普通人。

一、简述中共特务易腾飞在重庆的表现

中共特务易腾飞在重庆期间,长期居住在一些大法弟子家中吃喝拿要习以为常。为抬高自己身价,易经常吹嘘炫耀自己在市人事局工作,一会又说在市委宣传部工作,一会又说他在某杂志社工作,一会又趾高气扬的说,他从北京来,是某某高干的儿子。当时就有大法弟子产生疑问:为什么他有工作没有工资呢?为什么他有工作不去上班,偏要挤在学员家中吃住呢?他口口声声唱高调谈修炼,这样的人和事正常吗?可是在他漏洞百出的谎言与欺骗中,我们善良的大法弟子被他蒙骗的真不少?!后来他的家庭背景问题,被一位丰都县农民——易腾飞父亲来渝找他时揭穿。

易腾飞为扩大特务活动范围及影响力,在一些人的庇护下,他去过成都、贵阳、西藏、合肥、北京等许多地方,广泛收集炼功点负责人的通讯地址及有关情况,干了许多见不得人的坏事。

师父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中说:“可是目前有一些人打着大法弟子的幌子,全国到处乱窜,无故住在学员家里,吃、喝、拿、要、招摇撞骗,利用学员善良的一面,钻大法的空子。”易腾飞就是这种吃喝拿要、招摇撞骗的人。不仅如此,易腾飞还在合肥几千人的会上作“报告”。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猛击一掌〉中说:“有些人还在几千人的会上搞什么报告,讲的都是他自己,甚至给大法的那一句话下定义或解释大法,身体向学员们散发着黑色的业力和执着的物质。”易腾飞可能就是师父经文中指出的那种人。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二年三年中,重庆大法弟子遭遇多次大抓捕、大迫害。这些迫害应该说与易腾飞表面伪装大法弟子,暗地当特务参与迫害大法弟子有关。记得二零零二年元月重庆小泉大法弟子交流会,那次被抓六十余人,就是易腾飞一伙坏人干的。那次重庆大部份资料点被破坏,那些大法精英们有的被迫害致死,有的被判几年乃至十几年刑,损失惨重。据同修揭发,易腾飞还在重庆巴南区穿公安服审问大法弟子。

易腾飞干的坏事中,还有他色胆包天的一面。有一次他在重庆沙坪坝地区某某医院借宿,那晚他色心大发,赤裸全身闯進单身女大法弟子的卧室,妄图行不轨之事,遭到女方严厉斥责后,才灰溜溜的逃跑了。易贼心不死,他以学法交流切磋为名,大耍流氓手段,先后骗奸了数名女学员,其他被其猥亵玩弄的女人更不在少数。

二、现在还有人为中共特务易腾飞辩解

纽约出现中共特务,明慧网有报道有告诫;重庆出现中共特务,研究会也有告诫,因特务情况无人传达,没有曝光邪恶,也无防范措施,因特务活动在重庆屡屡得逞。随之邪恶的打压迫害也猖狂起来,应该说特务活动是导致重庆地区证实大法遭受重大损失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共特务易腾飞在重庆有市场,也有代言人。重庆个别协调人(由原总站某某个人指定的所谓负责人,其人又自称是重庆负责人——下同)某某某公开表示:“大法弟子中没有特务!”其实在当时除易腾飞之外,重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同修说任何一个同修是特务!为此,她还曾召开了部份地区、由她指定专人参加的会。在半个多小时的书面发言中,避而不谈证实法做好三件事的心得体会,却大谈“大法弟子中没有特务”的问题,对待有“特嫌”和不同看法的一些大法弟子進行批判和冷嘲热讽,统统扣上怕心、疑心、求心、执着心、显示心、争斗心的帽子,曲解师父有关讲法,進行断章取义,为掩盖自己的错误言行找借口,造成严重偏离大法,引起思想混乱、迷惑误导大法弟子的大漏,导致灾难来临。果然会后不久,重庆恶人就开始大规模打压。据统计,二零零七年二至六月份,重庆资料点被破坏十三个,大法弟子被绑架、抄家达七十余人之多。

个别协调人某某某也被邪恶抓捕,不久就出来了。同时期,许多同修被抓都被关了很久,有的还被劳教。当时有同修问她:“你是怎么正念闯出来的?”她无言以对。她双目弱视还总爱外出,从去年七月她出狱起,今天找这个,明天找那个,由于被邪恶跟踪,被她找过的大法弟子约十人被牵连,有的被抓被劳教,有的被派出所、街道办事处和社区询问、骚扰、监视。因此,多位同修都劝她在家静心学法,为他人着想,可她总不听。并且还自称是市负责人,到处活动。很多好心人都劝她不要自封负责人,可她公开说:她当负责人是师父的法身安排的!就这样她坚持执着当负责人。她目前还在定期召开所谓部份区县“协调人”的会。她喜欢对别人封官许愿,先后由她指定或授意推举产生了多位区县和片区“负责人”,欣赏其中学法不深、人心重、好当头目、跟人不跟法的人,而这些同修所在的地区遭受的迫害和损失最为严重。

现阶段那位协调人某某某,她还在为中共特务易腾飞作辩解。她对别人说:“易腾飞不是特务,做了很多工作,在广东也干的很好。”这里顺便提醒一下:请广东地区的大法弟子注意,对中共特务易腾飞切不可掉以轻心,要以法为师,斩断魔爪,根除邪恶,警惕特务骗术,不给市场。

三、一点建议

师父在《学好法 走出干扰 ◎师父评语》中说:“总是有一些混事、搞事的、在干扰学员。”师父又在《淘沙》中说:“宇宙中那些干扰的因素,也在从学员中拉出那些不能够精進的。”“他们干扰的手法,还是叫人在不理性的执着中冲昏头脑,干出有损学员、有损正法的坏事,从而使其想回头从新做好都很难了。”学了师父新经文后启发很大,感触很深;看了纽约大法弟子文章后,感受也很强。深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肩负的责任重大,我们不仅要全力讲真相救众生,同时还要坚持向内找修好自己,改善本地区修炼环境,归正不正的一切。

为使同修尽快走出误区,为使大法少受损失,我们建议:个别协调人及紧跟个别人的一些同修,要静下心来认真学好法,保持清醒和理智,不给特务及乱法者以市场;实实在在修好自己,要真正在法上认识法,做到跟法不跟人,从而走出干扰,走正证法之路;要抓紧归正自己,不要执着于证实自我、表现自我、执着自我、陷入自封负责人的泥潭不悟而毁了自己与他人,以致后果不堪设想。师父珍惜每一个生命,给每一个生命机会,如今万古机缘快要结束了,请你们务必抓紧时间用大法归正自己,做一个真正的真修大法弟子。

同时,我们也要正告中共特务易腾飞及其同伙:如今你们别无选择,只有改邪归正,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赎回自己的未来,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通过学习新经文,我们决心向内找向内修,找出各自在重庆大法遭受损失和大法弟子遭受严重迫害中的经验教训,加以切实的改進。对谁都要慈悲,对谁都正念十足,使重庆整体修炼环境有个大的改观。对走的不正或不够正、说了错话做了错事甚至邪悟的同修,我们一定要慈悲、宽容、关心,热情、祥和的帮助,共同稳健的走正、走好正法最后阶段的路。珍惜万古机缘,学好法修好自己,不受常人社会形式的影响,共同精進,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兑现我们的誓约,完成师父交给我们的伟大历史使命;让师尊对我们重庆弟子放心。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附:中共特务易腾飞(也叫“易思恒”等等)在广东的情况
1.认识很多人(包括广州、深圳、南海、番禺等),同时可以知道三个以上可提供大量《九评》的资料点。
2.身高1米75以上,不胖不瘦。
3.交流时很多学员愿意听他讲,常常以他为主讲。
4.说是未婚,很多人热心为他介绍女朋友。
5.接受学员的赞助,没有工作。(有时说到深圳做画生意)
6.有一年多住在一学员家,其中有2-3个月,只是吃饭、睡觉回去。该特务从2005年就已经到广州,这期间很多学员出事应该都与它有关。

中共特务易腾飞在广东的情况补充(2008年4月30日)

4月28日,网上公布了关于中共特务易腾飞在广东的情况,我们发现这个“易腾飞”(易思恒)又叫阿贵(自称来自贵州)。一直以来,在大法弟子间流传着该特务在狱中绝食一年多等神奇事迹,因出来后继续被迫害,不得不流离失所来广州。两年多来,此特务一直在广东活动频繁,和有关协调人关系密切,对许多大小资料点与有关人员颇为了解,此特务也能说一些表面的法理,也会双盘、发正念,面对面讲真相时表现也很自然,没有顾忌的样子,甚至偶尔也与其他大法弟子出去做事,一度骗取了不少人的信任。

2007年9月23日广东30多位大法弟子被绑架,包括一些主要的协调人,资料点被捣毁之多,涉及的地区之广、人员之众、财物损失之巨大,是九九年以来最为惨重的。这一切迫害的发生都与此特务有直接关系。

此特务身高约1.76米。

传说:此特务在9月23日的大抓捕中也“出事”了,最近还散布出来说他又在里面绝食,想以此继续迷惑大法弟子。鉴于此特务在全国各地到处流窜,伺机作恶,特别提醒各地同修注意此特务的行踪,不给其市场,故此建议明慧继续曝光此邪恶特务,以免造成更多、更大的损失。

关于特务易腾飞在深圳和上海情况的补充(2008年5月1日)

此特务还曾化名杨新正(小杨)在深圳和上海活动,深得学员的信任,并帮忙介绍了给大量学员认识。此人自称是重庆大学政治系毕业,参加过94年师父办班。父亲是军队退休高干,曾经在兰州、济南等军区工作。

他的表现非常让人难以识别,因此欺骗了很多学员。2007年9月23日,广州大量学员被抓后,他也消失了,广州、深圳的学员还在努力寻找他的消息,据说还在绝食等。

请上海、广州等地的学员提高警惕,此人可能会继续进行特务活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