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奥运为名的虐杀(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我将真心付给了你,将悲伤留给自己……我将春天付给了你,将冬天留给自己……”这首在中国大陆为人所熟悉和喜爱的《爱的箴言》已成为绝唱。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此歌的原唱音乐人、四十二岁的法轮功修炼者于宙,被中共公安以“迎奥运”的借口在北京虐杀,这离他在北京从演唱会返家途中被非法抓捕仅仅十一天。


于宙演唱的《爱的箴言》诚挚纯真,深受听众喜爱,是“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 民谣乐队的保留压轴曲目。

一个把真心付给了别人的人

于宙毕业于北京大学法语系,通晓多种语言,是公认的才子。于宙的妻子许那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现在的中国传媒大学),写的一手好诗,画的一手好画,在工艺美术圈里小有名气。九五年,于宙通过朋友了解到法轮大法,找到人生真谛,夫妇俩走上了大法修炼之路。

多才多艺的于宙在音乐方面也有较高造诣,他与朋友组建“小娟和山谷里的居民”民谣乐队,并在其中担任歌手、打击乐手和口琴师已十年了。他在修炼中的体悟令其音乐境界也随之升华,他认识到好的艺术家不是为求名利、表现自己,而应无私无我,把纯真美好带给听众。他用心钻研乐器演奏,琢磨出很多办法模拟自然的声音。舞台上的于宙特别忙碌,他时而诚挚的吟唱,时而吹奏口琴似山中流出的清泉,时而在他那鼓手的方寸之地魔法般的变出清风扑面、流水潺潺、浪花拍岸和电闪雷鸣般的天籁……。

在现代流行音乐风靡的时代,他们的民谣乐队始终坚持清新纯朴的演唱风格,被誉为拥有中国最清澈声音的民谣组合,被业界评为二零零七年中国不可错过的民谣组合中的第一名。除在各地不辞辛劳的巡演外,他们的部份原创作品正被著名国际性音乐频道Channel V向亚洲各国推广,他们优美清纯的演唱带给广大听众和谐与温暖。

尽管早已小有名气,在朋友和听众眼里的于宙,一直纯朴的象邻家的大哥哥,清新如海滩上清晨的微风。朋友们称,日常生活中看似不苟言笑的于宙干什么事情都特实在,象个哲学家,可绝对幽默,总是出其不意的带给人心暖暖的快乐,他们说,对于宙夫妻“只能用善良来形容,找不着别的合适的词儿”。

无论远近亲疏,于宙对遇到的每个人都好。在北京聚集了一群来自各地、追寻艺术梦想的艺人,他们生活得很艰辛,相对稳定一点的于宙夫妇常把租住的房子免费供给他们住,还在经济上接济他们。于宙夫妇曾为帮助一个生活困难、找上门来的并不熟识的人,从当月仅有的一千来元生活费里挤出八百元,仅给自己留下一点饭钱。

于宙的公益感很强。他和朋友一次开车外出办事,遇到路间有块大石头,其它车辆都不惜堵塞道路、绕石而行,只有于宙把车停下,费力的搬开石头,看到道路恢复通畅才满意的开车赶路。于宙对人非常宽容。一次,朋友跟他约好见面,却因故晚了个多小时,朋友心中很忐忑,可一直等在那里的于宙见面时却提都没提此事……。

于宙总是默默的帮助别人,好多事大家都是后来说起才知道,直到现在,当事人谈起往事仍很感动。认识他的人都感叹,在这年月的中国还有几个象于宙这样的好人?

一个忍受着痛苦将欢乐带给别人的人

于宙在用他明快的鼓乐和歌声带给听众快乐、用其微薄之力给别人带去温暖的时候,可又有几人知道他自己的一家正在承受不幸呢?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独裁者为私利不顾人民的福祉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象其他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于宙夫妇也一直遭到无端的严酷迫害。

九九年八月,于宙夫妇因在北京房山与同修聚会被非法扣留十五天。他们被严刑逼供,可始终守口如瓶,没出卖一个同修,他们所表现出的善良、坚忍与仁义让警察都觉佩服。

二零零一年七月,妻子许那因收留外地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并非法判刑五年。在北京女子监狱,许那被严管隔离、关小号,并受到长期捆绑、剥夺睡眠等各种酷刑的折磨,却始终坚持信仰,她总是不断向迫害她的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以善心与正行感动了许多犯人和警察。

二零零六年底,许那获释,他们一家终于团聚了。许那在工艺美术界施展着自己的才华,不久被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免试录取读研究生。于宙一家的生活和事业似乎走上了正轨,充满了希望。

一个被中共以“奥运”为名虐杀的人

然而,随着北京奥运的临近,中共以奥运的名义开始了对法轮功学员的又一轮大规模非法抓捕。早在零五年,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就受命并向全国公安系统下达指令,要求在奥运开幕前落实消灭法轮功的行动计划。

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据不完全统计,收集到从去年年底开始发生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案例一千八百七十八宗,发生在中国大陆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仅北京就超过一百五十六人,甚至有些连他们不炼功的亲人、孩子都未能幸免。很多地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逐一排查,甚至向民众悬赏三百至五千元人民币举报、抓捕法轮功学员。各地被捕学员遭到残酷迫害,致死案例持续增加。

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于宙在演出结束后与妻子驾车返家的途中,双双被非法拘留后送入通州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属接到通知,当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而身体健康的于宙已离开人世,还戴着呼吸罩,腿已冰凉……。

面对家属的质询,医生一会支吾说是因“绝食”而亡,一会说死因是“糖尿病”。为掩盖罪行,看守所逼迫家属同意立即火化遗体,否则就以闹事的罪名“围起来”,可于宙的亲人坚决不同意并要求尸检。 看守所曾答应让许那办理丈夫的后事,可又突然变卦并把许那转押到专关“重刑犯”的北京看守所(市局七处)。目前于宙的遗体仍在北京清河急救中心。

之后北京公安严密封锁消息,不许其亲属向外界透露消息,并把双方父母的家都暗中包围起来,不许别人接近。三月中旬,于宙的朋友们发现了于宙遇难,才将此事传到海外。最近,于宙夫妇的亲人家全都没了人,外界失去了与他们的联系。

正当壮年的于宙就这样被迫离开了他深爱的人们,给他们留下无尽的思念和那些充满真诚与关爱的歌。象千千万万的法轮功修炼者一样,于宙用生命捍卫了“真善忍”真理,用诚挚向善的心,呼唤着世人的良知与觉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