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得法的感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我很激动能在这里写封信。我是上海的弟子,今年二十五岁。

一九九九年以前,我和爸爸妈妈都是大法的学员。当时我念高中一年级,一九九九年在恶党的迫害下,爸爸险些入狱。现在想来,爸爸能逃过牢狱之灾,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写到这里,我的眼眶湿润了。起先爸爸在巨大的压力下,还是坚持学法炼功,后来可能是没有了修炼的环境就放弃了。作为当时的我,因为得法时间不长,学法也不多,可以说只是刚刚起步。唉,也是自己不够坚持,我也放弃了。另一方面,在家里也不怎么敢提大法的事情,甚至连一本大法的书都看不到。但是这些年,我一直是坚信法轮大法的,并没有相信中共邪党的谎言。好在后来我从家里翻出了《转法轮》,但我也只是偶尔看看,没有炼动作。我心里以为,我已经不是大法的弟子了,师父一定不要我了。可这些年我也一直很矛盾很痛苦,并且因为在“七二零”的巨大压力下,爸妈毁了很多的大法书籍。想到这里心很痛很痛。

可是大慈大悲的师父并没有丢下我们,我先后有缘收到了放在信箱里的《九评共产党》光盘;收到突破封锁的电子邮件。(在此,真诚的对做这些事情的同修们表示感谢。也让我知道了做好三件事的重要性。)二零零八年中国新年,一直坚修大法的姑姑来我家玩,又给了我三张法轮大法护身符,“都是给我的?”我问道。“是的。”姑姑说。突然,我觉的心里很暖很暖,也很感动。

回自己的住处后,我通过突破封锁的软件后上了明慧网,看师父的《经文》以及在国外的讲法。我又喜又悲,喜的是我又得法了,悲的是,我浪费了太多的时间。看到一九九九年以后的《经文》,我几次落泪。几年了,整整几年啊,我几乎没有看到过师父的《经文》。在明慧网上,我看到了同修们的文章,又是常常落泪。于是,我下定决心要精進实修,把失去的时间都补回来。并且开始说真相,劝三退,发正念,我相信在以后的修炼中我会做得越来越好。希望其他掉下法船的人能像我一样,再次得法,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