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精進弟子另外空间所见(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得法。那年我十八岁。得法当天我的天目和天耳全开,从此即使是在睡梦中,我的大脑都会保持清醒的状态,知道自己是在做梦,许多梦对我而言就是和另外空间的接触,甚至有时只要我一合眼,元神马上就能進入另外空间,主意识能看能做很多事情,非常真切。

可是,我从得法就一直惰性很强,玩心很重,很少学法,几乎没有炼过功,可以说是非常不精進,因此层次提高的很慢,另外空间对我的干扰从来都没有间断过,我经常被各种奇形怪状、恐怖恶心的鬼怪、魔、动物恐吓,它们虽然伤害不了我,却总能把我吓的汗毛直竖,它们目地就一个,就是威胁我别学大法。我虽然经常半夜被吓的惊叫而起,但从未有过放弃修炼的念头,大法已经深深的在我的生命中扎下了根。

后来随着修炼层次慢慢的提高,这些恐怖的生命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满屋子的法轮、金灿灿的大佛,另外空间美好的景象和生命体,还有五光十色的《转法轮》,甚至在我的眼角里还有“真、善、忍”三个字。当然修炼状态不好时还是会遇到干扰的,但已经少了很多,而且只要精進一点就能摆脱干扰,就这样我停停走走的过了两年,直到一九九九年大迫害的降临。

(一)转化的下场

其实在九九年迫害之前,我就已经在另外空间看到了一些景象,只是那时还不能理解是怎么回事。我看到天上的神在激烈的争吵着,现在悟到应该是为正法期间的选择而有了分歧,还看到蓝色的地球忽然转的速度加快,并且变成了红色,现在明白了是时间的推快和红色恐怖笼罩了全球。

在邪恶迫害大法的初期,我因上访被绑架到教养院非法劳教,起初因为正念很足,不配合邪恶,经常看见师父的法身在我身旁守护。我纯净的心经常会正面影响到一些邪悟不太深的人,使她们摇摆不定,因此我被关進小号隔离。当晚,我梦见一艘巨大无比的法船停在海面上,师父巨大的法身就站在船旁,船上有好多穿着唐朝服饰和穿着袈裟的人在打坐,可也有好多人在从船上向下跳。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一定要和师父走!”念头一动,一瞬间就坐在大船上了。随即立刻醒来,脸上已经泪流满面。我知道无论上船也好,下船也好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师父一直在等待着我们。

然而,个人修炼期间的不扎实使我不能够完全否定这场迫害。劳教所中漫长痛苦的煎熬好象永无止境,而我的心越来越矛盾,并不是我相信了那些邪悟的鬼话,而是因为每天都看到身旁坚定的大法弟子被残酷的折磨,这对于我而言是最大的精神摧残。我看不下去,却因为怕心痛苦的忍耐着,保持着缄默,甚至不敢站出来说一句话。我在愤怒的同时为自己的懦弱而惭愧,最终我选择了逃避,以假装妥协的方式换取自由,并决定出去后一定要揭露邪恶。

就在我给邪恶写完“悔过书”的当晚,我梦见好多人在炼第一套佛展千手法,招呼我也过去一起炼。我也加入其中,突然发现它们的动作变了,虽然姿势很象,但绝不是大法功法中的动作。我急忙纠正它们,它们却变的面目狰狞缩手拿尖刀,一哄而上把我包围,向我天目猛刺。我急忙睁眼,天目依然疼的要命,从那以后我的天目受伤了,再也没看见法轮、师父的法身和美好的另外空间,取而代之的是各种阴鬼、毛虫、蜘蛛盘踞在天目的部位,睁着眼都能看到。我知道自己是一落千丈。

从劳教所出来后,我出于怕心,孤身在外流浪了一年,身边没有大法的书籍,没有和任何同修的联系。我被大染缸污染的极快,整日为生计奔波,在这一年之中,我几乎每晚都没法入睡,只要一合眼就被密密麻麻的蛆虫、蛇包围缠绕撕咬。它们钻進我的耳朵和嘴里不停的蠕动,让我恶心的要吐。它们还穿透我骨头肌肉让我疼的直想掉泪。身下还有无数双手透过床伸出来向下拽我,用尖刀捅我,我却无法动弹,唯一的办法就是奋力睁开眼睛,从另外空间挣脱。回到这层空间,才能暂时感受不到这些痛苦。当时我知道另外空间的身体一定在承受着巨大的迫害,我只能无可奈何的消极承受,同时也为自己的妥协转化而后悔不已。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