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哈尔滨女子监狱被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我是黑龙江省五大连池市沾河林业局的大法弟子张兆红,四十二岁,二零零六年三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女子监狱。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这里开始新一轮对大法弟子的疯狂迫害。那时我在九监区五楼西,每个监舍的门都用白纸沾着,只留一手指宽的小缝,那里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被掩盖着。我也被单独关在其中的一个监号里,九监区队长恶警陶淑萍指使犯人肖丽华(现已出监)要她全力以赴把张兆红拿下(转化)。肖丽华是九监区犯人的头,肖又指使犯人徐红、武力沙、徐艳杰、吴东会(也已出监)、王凤英(也已出监),还有被邪恶转化后又来参与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齐齐哈尔的许艳华,铺天盖地的向我压来,妄图强制转化我。让我坐小凳,我一活动就把我拽回来按在小凳上,给我放诽谤法轮功的录相,强制把我拽到电视旁强迫我看。我不断的发正念清理着,心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我就按师父安排的路走,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那几个犯人一看电视不好使,他们邪悟的东西也打不进来。徐红就恶狠狠的说:“你这也不听那也不看,脸朝墙站着,什么时候转化了再坐下。”

那时肖丽华指使每个屋的犯人头体罚大法弟子,不转化就站着,有的大法弟子一站就是几个月或多少天,从早晨五点三十分起床收拾完行李吃完饭站着,一直就在一点二平方米的地砖上站着,不许超过这个范围,一直站到后半夜零点或-、二点不等。我说我不站,你们有什么权力这样对待我?是谁指使你们的?几个恶人想兴风作浪,妄想!

有一天晚间十一点多钟,这几个恶人把我推到墙边,王凤英恶狠狠的恐吓我说:“你知道为什么安排我看你吗?因为我不需要减刑,这里是监狱,你不转化,这深更半夜的整死你谁也不知道。”徐红恶狠狠的说让我脸朝墙站着,我不站。徐红、武力沙、徐艳杰、吴东会、王凤英五人一窝蜂似的拽起我就往墙上贴,我不配合邪恶,说啥也不站,两脚离地。他们又把我扔在地上用胶带缠上我的嘴,又把我的手用胶带反绑上,徐红使劲拽我头发,我坐在地上大约两个多小时。我在徐红那个监号里那几天他们把我折磨的全身都痛。

肖丽华一看那几个人也整不了我,又把我调到她那个监号里。在那个监号里有两个犹大一直在帮着邪党干坏事,肖丽华让我在地中间坐小凳,每天都坐到半夜零点,在徐红那个监号里有一天坐到后半夜二点,又冷又饿,才让我上床休息,我不坐就一窝蜂的上来按我。我将这一情况举报给了九监区队长陶淑萍,她不管,反而说这是对我的帮教。肖丽华那个监号里那两个昔日的学员想转化我,我就给她们背法,不但没转化了我,她俩又写了严正声明,从新走回修炼队伍中来了。这事对邪恶的震动很大,那天我又写检举信,检举九监区队长陶淑萍操纵犯人迫害我的这一过程,我想投到驻监检察院的信箱中,但九监区狱警王小棋不让我下楼,没办法的情况下,我把检举信交到九监区队长陶淑萍自己手里,告诉她停止操纵犯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她们再也没有强制迫害我。

犯人徐红、武力沙现在十三监区一直帮助恶警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30/1754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