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住时机再救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疯狂镇压后,我和众多同修几次進京上访被非法抓捕拘留后,因单位(公司)领导不愿受牵连,更不敢违抗上边下来的层层压力,在我被非法拘留期间他们做出了与恶党的邪恶政策保持一致决定,强迫与我解除劳动合同(没有了一点儿工资和福利待遇,公司是股份合作制,虽然工作被开除了但还有我的股份),因此而失业。

在后来的第一次换届选举中我为了给原单位人员讲真相,扭转他们头脑中装的对大法不好的思想,救度他们,我迎着各种异样的眼光回到公司参加了离职后的第一次换届选举。过后我又给新任领导班子的成员们写了要求恢复工作的信函,明确阐明善待大法与其修炼者是善良正义的表现,就是选择未来与存留;反之就是再次表明与邪恶为伍,继续漠视迫害,等于把自己的生命和邪党绑在一起,将来一同被淘汰,这是一定的。我也几次找到他们当面谈。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被权欲冲昏头脑的人们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

随着时间的流逝,转眼离开公司八年了。接下来的几年里公司灾祸不断,发展前景每况愈下,迅速走入低谷,面临破产。一人突发肝癌病逝;经理一把手出现了胃癌绝症。经历了一年多病魔侵扰的痛苦,现正处于癌症后期的煎熬中,一切的权钱利益即将成为泡影。看着他那痛不欲生的表情,真让人感叹!又一个生命即将结束!在这个邪党暴政谎言的毒害下,有多少这样无辜的生命就这样被毁了!

下面是我最近在一次利用选举救度同事的过程与体会,与同修分享。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归正自己摆正与人的关系

经过了几次努力,我渐渐失去了救度他们的信心。所以这次接到再次选举的电话就不想再去费劲了,还泛出一丝怨恨的思想。过了两天正好遇到本单位的另一个同修。问我明天公司选举去不去,我顺嘴说了句不想去。同修却说这个场合是个救人的好机会。一句话顿时感到自己很是惭愧。同修把救人放在了心上,我立刻看到了自己的私心。回家后很不是滋味,师父这么讲时间的紧迫救人的重要,我却放弃了这些生命,甚至一想到他们对我的那种眼神心里还不平衡,认为自己失去一切不计恩怨的救他们,不但不接受反而冷言冷语。我这么“私”字打头怎么能救众生呢?想到这立即盘腿发正念,铲除为私为我的这个变异了的物质生命,清醒的确立了纯正慈悲的真我。心想公司五年一改选,还有下个五年吗?想到这我又发出强大的一念:彻底解体清除旧势力所安排的利用世人对大法犯罪以此淘汰他们认为不好的生命的邪恶目地。正法一天没结束就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我决定再去参加这次选举,抓住这可能是最后的时机,尽可能多的筛选可救之人,不管他们对我的态度如何,一线希望也不放过,就是要把被救度的机会再次送给昔日的同事们。同时请求师父加持把有缘的生命送到我跟前。

抓住时机筛选救人

意念明确了立即行动。晚饭后我先找到从前在一个门市工作过的同事。她哥哥也参加这次的选举,父亲是公司的老经理,一家人都从事这个行业,有一定的资历和工作经验及各种关系和社交,据同修说这一家人都没三退,很顽固。其嫂子还是某恶党支部的书记,可能直接涉及到关于法轮功的问题,受恶党毒害很深。见面寒暄几句聊起了正题。才得知他(她)们都各自居住,七、八年没有来往了,变化很大。简单谈了一下公司近况便说明了我的来意,最后为她退了团、队。

第二天正式选举了,我们前后進门的四个同修不约而同的各自寻找要救的生命,我一迈入大厅就与忙乱紧张的同事们打招呼,热情的互问几句分别几年后的概况。因公司几年来的面临倒闭和破产,大部份职工都下岗或自找出路去了,暂时上班的寥寥无几,大多是借此机会回来互相见个面,都是牢骚满腹。

在正法迅猛的進程中,在大法弟子不懈努力的讲真相的情况下,公司的职工们有不少人已经做了三退,大大改变了以前那种对法轮功的态度,这更增加了我们救人的信心。所以三言两语就進入主题,说明了为什么三退。有的说退吧;有的说某某已经给我退了。也有一部份中毒比较深的特别是领导层的或曾经在领导岗位退休的,虽然还不相信,但是也表示尊重我们的信仰;还有见风使舵的滑头表示再等等看。只要做完“三退”我就马上说大伙见面一次不容易,也就是这个机会才聚到一起,你们先坐着我再去找找还没见到的同事,真的很想他们啊!就这样我不断的变换着座位,抓紧时间紧迫的寻找可救的生命。

在主席台前就座的选手们竞选演讲完,开始了现场解答。我也马上写出我要问的问题:“请问某经理,如果你当选,在你任期内对本公司员工因坚持真、善、忍信仰而受到不公正对待时,你如何处理?因为要想公司复苏,必须得有道德!有志有德才可成器。”并请求当面回答。他看后一再表示以后再解释。

接近中午时,我又找到了曾经在批发部一起上过班的女孩,她的母亲是公司顶头上级某科的,好象是个会计,中共邪党党员,本人很善良。彼此热情打了招呼后就赶紧问她团队是否退了?坐在她旁边的同修说我们正说着呢。女孩说有个亲戚也刚炼这个功,说过退党这件事,我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就進一步给她讲了共产邪党建政以来的疯狂残暴,杀人无数,邪恶至极,反传统反道德,战天斗地破坏自然。导致的人类道德败坏,世风日下一日千里的急剧下滑。由此又带来了各种天灾人祸连绵不断。现在的人没有了做人的规范与标准。贪官污吏横行,强盗娼妓遍地,黑白颠倒,善恶不分,人类社会已经堕落到了尽头,走到了被淘汰前的状态。一千年前后的中外预言也预测到了二十一世纪即将面临的历史变更,和人类大淘汰的惨景。神佛慈悲,每次人类毁灭前或将要发生重大灾难时,都会有神佛下世救度众生,讲经说道;或派什么人利用什么形式告诉与人,点化与人,尽可能的挽救与人。今天法轮大法弟子的讲真相,劝三退就是为了让人逃过这个即将面临被毁灭的灾难。退出恶党或认可真、善、忍、法轮大法好,就是选择了配做人的条件,就可以留下進入未来。否则就是淘汰。她这回听明白了。立刻接过我写名单的本子拿笔亲自写上了自己的化名,还要求代替母亲及弟弟退掉,并一再保证让他(她)们都同意。以后还要做爷爷(是所谓的老革命老党员)和父亲的工作。又看到一个生命觉醒我激动的使劲忍住自己的眼泪。

我们三个同修碰头后简单的交流了一下,利用剩下的时间继续挖掘还没退的和以前没做通的。我走出会议厅来到了休息室,正好碰见另一个正在讲真相的男同修,彼此会心的一笑,他说:我就知道你得来。我们几乎同时说:咱是来干嘛的?接着就非常默契自然的又進入到互相配合的讲真相中,又退了几个。

选举结束后新领导班子要求共餐,以表致谢。在餐厅里我们选择了多数人还没退的餐桌准备继续作。开始我也有点为难,后天观念开始干扰。心想餐厅里这么多人,来回穿梭什么样的人都有,万一有一个发歪的就会引起群起而攻之,那得多尴尬呀。本餐桌的人就有好几个是干部子女或儿媳,傲气十足。平时根本就不太说话,好象不是一路人似的。我告诉两个同修先发正念,同时不断的清理后天的观念归正自己,我想得先打破这个不协调的局面。主动拿起饮料杯来真诚的说:我建议咱们大家拿起杯来一块儿喝一个吧!大家今天能坐到一起就是缘份,人家有圆桌会议咱们是圆桌聚餐。大家热烈响应。你来我往的气氛活跃起来了。刚想张嘴别的桌上的人又过来串联。我继续发正念铲除一切干扰,其它餐桌的人渐渐的开始了撤离。心里很着急,再不开口都要走了。我拿起杯子郑重的说:“不行!我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必须得说。”大家一愣瞅着我。我有点儿激动地继续说:“大伙听说了吧,社会上正在流传退党大潮,在座的你们上学的时候谁入过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必须得声明退出,因为共产党的气数已尽,马上就要解体,就象咱们公司一样呼来唤去的有今天没明天。再看看各地的天灾人祸,各种预言也都明示天要灭这个腐败透顶无恶不做的共产邪党。如果不退出就随它一同去了。”这个说我已经退了是某某退的,那个也说我也退了,还有的说:我们几个也退了,都是某某给退的。我激动的说:“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大家都有福了。”一桌人还有三个不吱声的,正是那几个傲气十足的人。我们集中转向这三个人。其中一个说也退了,亲戚给退的。只剩两个没退的。我很自信的喊着她的名字关切的问:“某某你呢?”她还是支支吾吾的回避。坐在她身边的同修配合说:“你就听某姐的不影响你什么,又没任何伤害,就是保个平安何乐而不为呢?”我接着说:“某某你听我的没错,将来真有那天我们还有机会一起喝酒。”她笑着说:“行!”为了让她真正认可,我接着告诉她:“今天我给你退了,以后再碰到好心问你的你就说某某已经给我退过了啊。”她答应了。我又喊着最后一个没退的问:“某某你退了么?”她说:“我什么也不是”。我说:“不可能!最起码也戴过红领巾”。她承认戴过。“那就退!以后你也别退第二次了。”她也说行。这两个人终于也得救了。

我很欣慰在这次讲真相中,在剩下的这些几乎作不通的人堆里又筛选出十六个生命来。由此也感受到了整体的力量,和互相配合的重要。如果我们都能走出来放下自己溶入整体,相互配合圆容,迫害早就结束了!还会救更多的众生。

同修们!让我们多学法,学好法,真正的同化法。放下各种执著、包袱,敞开胸怀装着整体,装着众生,真正完成我们来时发下的洪愿。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与佛恩浩荡!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