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平山县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

* 平山县糖酒公司赵俊峰被殴打、非法劳教

赵俊峰,男, 45岁,平山县糖酒公司大法弟子。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上的胃病、结肠炎、神经性头痛、关节炎等所有的疾病全部得到了康复,心性得到了升华。可是,中共的“假、恶、斗”容不了“真、善、忍” ,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发动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对修炼群体的惨无人道的镇压。

2000年12月,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封庆芳、郑利会、肖随龙非法闯入家中,对赵俊峰家进行翻抄。在没有找到他们所要的东西的情况下,将家中的收录机、磁带拿走,并将赵俊峰强行带到公安局进行非法审问,后关押在看守所内。当时的平山县看守所所长张国平指使犯人强行让赵俊峰洗地板和厕所,让犯人打他,还不时辱骂和体罚。非法关押35天后,威逼家属交5000元后才肯放人。收钱后不给任何收据和证明。

2002年夏天,封庆芳、肖随龙和吕卫华(平山县小觉镇政府)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将赵俊峰绑架到洗脑班进行迫害。吕卫华狠劲的打赵俊峰的脸,直打的两个鼻孔血流了满身才住手。政法委书记史军海坐镇指挥,“610”副主任侯聪利充当打手。饭不让吃饱,站队在日头下曝晒和长时间站立,就连上厕所也得让大家站队同去,还限时间。

2003年3月27日晚,封庆芳、肖随龙、胡月涛、龙龙非法闯入赵俊峰家中,叫其到公安局问话,后又拿出传唤证让签字。在遭到拒绝后,几个人像恶狼一样一齐扑上,将赵俊峰拉翻在地,几个人压住他将他双手反铐。这个突然之举,吓坏了两个十来岁的小孩子。后将赵俊峰绑架到公安局三楼,对他进行毒打逼供。开始用拳脚,后用鞋底抽打头部、面部,再加上高压电棒电击。几个人轮流打,打累了就强迫他长时间举手,折磨两天两夜后,将赵俊峰送至看守所非法关押并劳教。

关押期间正值“非典”开始,送劳教所不收。回来后将赵俊峰和两个刑事犯一起,用自制的钢筋铐链子(重达10斤)串铐连在一起。无论白天黑夜,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给松开,还不时有各乡镇轮流来的警察、看守人员辱骂和毒打。就这样,关押了半个多月。这期间公安局还不死心,接连往石家庄劳教所送,连续四次都因体温高不收。他们就给打不明药物,且剂量特别大,强迫吃冰块,连续送了五次强行将赵俊峰送劳教所进行了一年劳教迫害。

* 平山县南贾壁村妇女刘英英屡遭迫害

刘英英,女,现年53岁,平山县南贾壁村大法弟子。1998年9月23日有幸喜得大法。得法后,她肩周炎、脚痛、痔、扁桃腺炎等所有的病和附体全没了。可真没想到,学法时间不长,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就对法轮功开始了邪恶的镇压,好人被抓、坐牢,不让过好日子。

平山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的恶警们经常到刘英英家进行骚扰。农历2002年2月初6晚上,一伙恶警把刘英英绑架到公安局,手戴背铐。其中一个恶警穿着皮鞋,连踢带打耳光,把她的前门牙都给打松动了,脸都肿的黑青,口袋里仅有的7元多钱也被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恶警封庆芳,胡月涛抢走。第2天,又把刘英英送到平山县城关派出所,一直关押了5天。邪恶的派出所所长王金魁,把刘英英大字形的铐在了楼梯上。到了晚上,把电风扇开到最高速,对着她直吹了一夜。那是农历二月初九,天气还很寒冷,他们几个恶警白天黑夜轮流值班,一直5天5夜不让睡觉。手铐一直戴了35天,还用电棒电……真是邪恶至极。后手铐自动脱落,刘英英闯出了派出所。从此,刘英英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使一个近50岁的女人靠打工维持生活一年之多。

后刘英英被恶人举报,再次落入魔掌。所长王金魁用脚踢了她一路。两腿全被踢成青色了,被送到平山县公安局。封庆芳和胡月涛把刘英英口袋仅有的30多元钱也抢走了。在那里,封庆芳和胡月涛等恶警更加邪恶。3天3夜一直给刘英英戴着背铐,坐着几根铁管,不让睡觉,不让去厕所,一瞌睡就打刘英英的头,折磨得刘英英双脚肿的穿不上鞋。双手被手铐铐的象馒头。在公安局关了3天,又送到城关派出所,不管白天黑夜,手铐一直戴着,非法关押了6天才放回家。

2003年10月,恶人们(姓名不详)又把刘英英绑架到温塘镇洗脑班,又非法关押8天。

* 七十岁老人张秀文被平山县公安迫害、家人被勒索

张秀文,女,70岁,平山镇东街村大法弟子。2002年1月18日,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长封庆芳、胡月涛将她绑架到公安局,勒索8000元。张秀文不配合邪恶而被非法关押到平山县看守所。张秀文的儿子去给妈妈送被子时,一个警察说:你不给你妈妈留下点钱吗?出于对“人民警察”的信任,张秀文的儿子把身上仅有的30元钱交给了警察。后来张秀文回家后,儿子说起此事,张秀文说根本没有收到这钱。

3月27日,又把她关押到在金属镁厂的洗脑班。平山县六一零副主任侯聪利恶狠狠的说:“你转化就转化,如果不转化,这个月停发你老头儿的工资,下个月停发你女儿的工资,再下个月停发你儿媳妇的工资。”张秀文被非法关押两个半月,最后被勒索了2000元。

同年农历八月十五,张秀文发真相被恶人举报,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长封庆芳、恶警胡月涛、肖随龙、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收录机、磁带等物品,并将她绑架到公安局,刚到公安局,政法委书记史军海就打过去电话。胡月涛恶狠狠的说:“看上边追的这么紧,你早也不去晚也不去,非得大十五的来这里,害的我们也得和你在这儿。”一天晚上,因张秀文打嗝,恶警郝××就骂了起来,骂的脏话不堪入耳。张秀文被在公安局双铐铐了她8天8夜。恶警封庆芳向家人勒索钱财,让交5000元放人。可张秀文的女儿带5000元去了之后,封庆芳又说必须6000元。老百姓没办法,当场向一熟人借了1000元钱,张秀文才被释放。

* 年逾六旬的妇女侠爱书遭恶警施暴

侠爱书,女,今年61岁,平山县卫生局大法弟子、国家干部。因患腰椎盘突出,多方医治无效,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因腰痛不能干腰部用力的活儿,严重时站不直、躺不下,只能坐着,也不能上班。因此使得她脾气变的很坏,动不动就发火。修炼大法后时间不长,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所有的病全没了,脾气也变的好了,所有和她打过交道的人都会说“那人真是个好人”。

2002年1月5日,被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肖随龙等三名恶警非法抄家后绑架到县公安局。在那里五天五夜不让她睡觉,而且大打出手,嘴里还骂着侮辱大法、侮辱师父、侮辱她本人人格的话,甚至骂到祖宗八辈。她说“要不是亲身经历,决不会相信那些不堪入耳的脏话竟出自‘人民警察’之口”。一次警察将她双手背铐在椅子上,再往她背后与椅子靠背之间用劲塞进枕头等物品,然后边骂边打,直到她呼吸困难、说不出话了,恶警们慌了手脚,有的掐人中、有的掐合谷穴,侠爱书好大一会才清醒过来。

还有一次,警察用黑松紧带做的套蒙住她的双眼后,在太阳穴处塞一东西(当时弄不清是什么东西)再用重物去击打那一东西,侠爱书立即眼冒金星,头就象爆炸了一样。还有一次,先把眼蒙住,带到一个屋里,铐在椅子上,就听见平山县公安局政保股长封庆芳说“咱们今天晚上怎么对付她?我那有一包蝎子,倒在她身上看看怎么样?”还说“你们去找几根大电棍,把电充足。”然后就听见电棍叭叭的响声。稍等一会又说“今天晚上有医生,出了危险可抢救,不怕她不说。”朱利军(平山县城关派出所抽调的)说:“你们局里用什么没什么,还不如我们那儿呢。”过了一会儿,又把她带到另一间屋。让她坐在一个下边支了东西的、放不稳的凳子上,再把两臂成一字型铐在固定物上,衣领内插一只他们穿过的臭拖鞋,正对她的嘴和鼻子,强烈的臭味呛的她喘不上气来。然后用鞋在脸上边打边骂。她说只觉得嘴里咸咸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从说话声听出有封庆芳、肖随龙、杜新中(平山县城关派出所抽调的)等四五个人在旁边助阵。

每次对她下毒手的大多是恶警朱利军(从他骂声中听出的),攻击目标以头部为主,打累了歇一会再打。其他人打完之后不说话,也不知是谁。每次对侠爱书用刑时都在晚上,同时把双眼蒙住才下手的,这说明他们明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见不得人的,是不敢让人知道的。恶警胡月涛一开始就跟她说:白天楼道里人多,不理你们,晚上没人了,把眼一蒙,过来几个年轻的再收拾你,打你一顿你也不知道是谁。

侠爱书不放弃修炼,不侮辱大法,不侮辱师父,被非法重判五年,开除工作。被非法关押期间,平山县六一零还向她女儿勒索现金1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