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人间地狱重庆西山坪劳教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日】我是一个退休职工,现在62岁,2006年10月回家乡万州市探亲期间,跟当地人讲真相、散发揭露共产党本质的《九评共产党》,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万州市公安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万州市关押迫害一个月后,又绑架到重庆市北碚区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位于北碚的一座山上,据说是1954年所修建,一切设施陈旧简陋,共八个劳教大队。我被非法关押在七大队二中队,中队长叫雷科金。在雷科金的指使和默许下,只要是不写”三书“(认罪书、悔过书、保证书)的法轮功学员,恶警都要在肉体上、精神上、经济上进行加倍迫害,随时都会挨打受骂。

刚被非法关入劳教所,要被“整训”一个月,“整训”是在一大队,所谓“整训”,只不过是劳教所迫害人、整人的一种手段罢了。整训结束后就关到其他大队去。实际上整训过程是为了了解每个人并决定下一步去向及如何继续“整”的过程。

我在刚进去的所谓“整训”的一个月中,经常九十度叩头站立二十至三十分钟,地上都流了许多汗水,一大滩,全身衣服都湿透了。三顿饭后都要叩九十度靠墙站立。有一次和我一块去的一个叫沙宏侠(常人)的站晕倒了,头撞在钢管床柱上,当时就晕死过去了,经过一阵急救才醒过来。不给水喝,没有垫子直接坐地上。出操时,随时都会挨打,有棒子、皮带,有电线做成的鞭子,管教看见也自当没看见。经常有被打伤打残的。

共产恶党监狱、劳教所的恶毒处就是将大法弟子和“常人犯”关押在一起,并指使“常人犯”肆无忌惮地疯狂的残害大法弟子。这些“常人犯”多是人类末法时期社会上的人渣,都是偷摸、拐骗、打砸、抢劫、杀人、制毒、贩毒、吸毒、赌博等等之类的人。

整训结束后,我被关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七大队二中队,这个队以迫害大法弟子极其凶残而臭名昭著。只要不写“三书”,三五个人渣一下子就打上来了,前后左右,全身上下都在挨打,头、脸、胸、背、胯、腿、脚。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八日,犯人班长封新上来两脚就踹我的腰部,我一下子感觉腰子掉了,掉在里面了,全身痛、颤抖说不出话。之后的一个多月中,苦痛使我无法睡觉,小便带血,直不起腰,可中队恶警不闻不问,也不送我去检查治疗,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其实就是他们在背后指使封新这类恶人干的。

我被恶人封新打伤后,每天还得蹲、叩、站、坐的体罚,平白无故的都可能挨一顿打,一顿骂,一个小小的动一下,也会招来一顿打骂。我九死一生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从人间地狱里生还过来了,不然早就没命了。

也经常有所谓“上级”来做“检查”,但谁也不敢反映什么,那只是形式。饭不给吃饱,半碗饭,半个馒头,小半碗稀饭,两天一次吃肉菜时,也只有一点菜,把肉挑出去了。每天还得倒脏水、倒马桶,提水回组供这些人渣洗漱。吃饭后都得蹲在一个角落,没有人渣同意不许起来,也不准回头看他们,否则就是一顿打骂。恶人封新为了进一步迫害搞极限运动,让我每天只许站立,从早上起后就开始站,吃早饭后又站到午饭,午饭后不许午休,又站,至晚饭洗完碗筷后又站,一直到夜十一点至深夜二点,如果他们不满意,可能还会加长到深夜四点才让你去睡觉,五点半又叫你起床。这样严重的肉体折磨!

在劳教所,还有各种挑逗性、侮辱性的精神迫害,随时有人对你讽刺挖苦,让你的心在苦痛中。平白无故的找茬子整你,恶党监狱就是利用那些流氓的吸毒者专门迫害大法弟子,手法、语言都是极其下流的,他们都是末法时期的人渣。

劳教所对大法弟子施行了各种惨无人道的迫害,有的被长期罚站在冷水中,有的对着马桶叩着,或站在马桶边,让你长时间闻马桶臭味,还不许乱动,长时间的被逼站、坐时,打顿儿睡着了或闭眼了,恶徒会把你向墙上撞,撞出血,撞起包,劳教所的管教公开说:只要不死人怎么都可以。

对新关入的法轮功学员,头几个月的汇款都被那些恶人、班组长等人拿走,日子久了可能留了三分之一或一半,而法轮功学员留的一半还被牢房买了公用物品,如:纸、蚊香、肥皂、牙膏、香皂、笔、墨水等,实际上被他们抢夺一光。如果知道你还有,恶人也会向你“借”去打牌,当然不可能还你。如果你不乐意或不借,那以后一天随时都会找茬整你骂你,一个钟头内也可能打几次,骂几次。

以上所写只是冰山一角,难以尽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