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二次救我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我现年六十岁,是湖南怀化人。方圆人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以及发生在我身上的神奇事。

楼上空调连铁架砸在我头上

二零零零年,我到五百三十五医院找了一份清洁工作,四月中旬的一天,上午十点多钟,我们按医院的通知要求,院内院外的打扫卫生,在住院部后面的树林里打扫时,突然“轰”的一声响,只感觉头顶上好大一坨软绵绵的东西在头顶上蹦了一下就滑到了地上。我觉的头上象带了一顶厚厚的气帽热乎乎的转个不停,由于不痛,以为出了汗,用手一抹,满手血。定睛一看,是空调连架子从楼上掉下来正砸在我头顶上。

围观的人很多,一位医生说“赶快检查上药,把血止住”,我说“不用”,用手往头顶上一抹,血粘住头发把伤口封住了,不出血了。闻讯而来的儿子,把我头顶上的头发掰开,见到三到四寸长的一条大口子,问我痛吗,我说不痛。在场的人目睹了这一切,都说“大嫂命大”,我同儿子一同回了家,第二天,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照常上班。

拖土的东风卡车从我身上碾过去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中旬,一天清晨五点多钟,天气很冷,我穿着一件新棉衣,和另姐妹两人同往常一样打扫马路。三人一字排开,我扫马路中间,扫到师专大门口路段时,一辆“东风”牌长拖斗高大型卡车(空车)急驶过来将我撞倒,当时的感觉是身上很沉,象有一块大铁板压在我身上、好象中间又有一层软的东西隔着,一时喘不过气来,但只有一瞬间。姐妹俩忙喊“压死人了”,车开出十多米远才停住。车子过后,我马上镇定下来,“我是炼功人,我没有危险”,就坐起来了。她们都以为我被压死了,见我坐起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会儿,得到消息的家人、邻居及村长都赶来了,一看新棉衣都被压烂了,人却完好无伤。惊悸之余,大家决定“不管怎么样,也要通知环卫局”,到了局里,局长听完事情发生的经过,说“这事得与上级商量,该补偿得补偿”,我说“我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不要你们补偿。”副局心生怀疑,并说我是没穿安全服(黄色工作服),违章作业。我取出安全衣给他们看,上面还有很多泥土和车轮的轨印,这下没人说话了。

我从棉衣袋里取出大法护身符,说“今天这护身符保了我的命”,给周围的人每人一张,告诉他们照上面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大法保平安。按理是因为公事,应该有一定的补偿,但我按照大法说的“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转法轮》),我没有要任何补偿。

局里见我遇这么大的事都没给他们找麻烦,在年底给我评了奖,还让我在会上发言,我说“我是炼了法轮功,我才会有今天;希望你们都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有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