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同环境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二零零三年,我在洛杉矶得法,开始了修炼的路;二零零八年的今天,我在这里汇报我的修炼心得体会,心中充满无比的幸福与光荣;短短五年,我从洛杉矶的派报,到回台北参与媒体工作,二零零七年底又再回到洛杉矶,看似单纯的三个人生环节,不同环境里也蕴含着不同的修炼因素。一路走来,深深体会法的博大奥妙和师尊的洪大慈悲。

其实,早在得法前,师父就在管我了,最早在麻州读书时,因为课业压力大,非常忧郁。远在台湾的妈妈知道后立刻赶来,陪着我学法,并教我发正念。当我发正念时,就感到身体下方在转动,当时法轮已经在调整我的一切不正确状态。

在洛杉矶刚得法时,记的学到《转法轮》第二讲,师父说:『还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人改变他的一生,这是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从此以后走上一条修炼的路。那么为什么走上修炼道路可以改变他的人生?这个东西谁能轻易动的了啊?因为这个人一想走上修炼的路,这个意念一动,就象金子一样闪光,震动十方世界。』当时我看到书上『佛』这个字闪动着耀眼的金光。

刚得法时,每天都很快乐,那时每天都会按照《转法轮》书中写的、师父要求的,去看待每一件遇到的人、事、物,每天也能感受到自己身心的变化。早上六点前,会自动醒来,一个人到公园炼功,然后去送大纪元报纸,偶尔也参与做记者。

记得有个书店老板,因为接触了大纪元,观念也因而改变。后来每当看到我的车子一停,就会跑过来帮我把报纸拿到店里,还跟其他顾客说,你看看这年轻人多难得,义务做这件事,接着将报纸发给顾客,特别是中国人。

那时候一周固定有几天,我也会到机场,从晚上待到凌晨,向准备乘飞机回北京的中国人讲真相;在过程中,对蛮不讲理的人,我动气过;加上熬夜身体的疲累,也委屈过;但慢慢慢慢的,我逐渐能体会,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慈悲力量,让我越来越能用平静而纯净的心态去面对不同的人讲真相。持续时间长了,机场服务人员也都知道了真相,他们还常会从休息室走出来,关心的问我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还记得有一次,因为跳舞练的太久,晚上到机场时,腿酸痛的一步都走不动,我心里跟师父说,怎么办?弟子可否请师父帮忙。结果机场检查护照的人员看看我,跟我说,你就站在我旁边发,结果当晚我不用移动位置就可以很顺利的发真相传单,看到有些旅客没拿,工作人员还会从我手上拿给她呢!

二零零四年我回到台湾,也开始了另一个不一样的修炼环境。虽然学法和参与证实法的项目没落下,但在父母亲的宠爱和同修的关爱下,我开始生出依赖心;住在家中,许多生活中应该自己独立做好的事情,我都要爸爸妈妈帮我打点好,甚至连早上炼功,也都需要妈妈三催四请。

在台湾,我参与新唐人亚太电视媒体工作,作为我主要的证实法的项目。我担任节目主持,也出去采访新闻。这两个项目对我来说不但得心应手,走的也越来越顺;台湾同修不但人力足,而且热心亲切,无论是主持节目或出门采访,负责化妆的同修总会亲自到家里来,帮我上妆梳头发,让我享有像明星一样舒适的待遇。

在同修的无私照顾下,更在同修的赞美声中,时间长了,逐渐的我也觉的自己有能力,很重要,无形中欢喜心、显示心都上来了,而且越来越强。记的有次到美国,同修就提醒我,要警惕自己是修炼人,不要有当明星的心。我牢记这句话回到台湾,深切反省自己,我做的事表面是媒体工作,但实际是证实大法,是救人,所有能力的展现,都是大法威德的体现,绝不能有得意和显示心。

在一个环境中,无意中生出的种种人心,要在同样的环境中去掉,真的不容易,真的要学好法,并且时时刻刻心在法上,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把每一句赞美的话都当成是考验。现在离开台湾的环境,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段修炼过程,十分感激台湾同修对自己的包容和帮助,如果说这段时间对新唐人的节目或新闻有一点帮助,那也绝不是我个人能力的表现,而是整体配合的力量,而这一切又都来源于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慈悲。

去年十一月,我再度来到洛杉矶,这次来美不是过客,而是开启我的婚姻之路,也走入一个新的修炼环境。先生是西方人,也是大法弟子,在跟先生的相处中,因为我俩都是修炼人,我很容易就发现自己还有很重的情存在;生活中,我常要求凡事要照我的意思做,先生达不到标准我心里就不舒服。在家中吃中国菜,也要求先生一起吃,他不吃我就不高兴;处处地方也都把自己看得太重要,不愿放下自己。而先生所体现出来的,却是善的胸怀,里面有包容有宽待;在常人来讲我是很幸福的,但对修炼中的我来说,我知道这其中又有我要修去的心。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中说:『修炼人你在哪都是个好人,你要考虑别人,在家里为什么不能考虑、体贴自己的丈夫呢?我们不是要给未来人类留下最好的吗?』又说:『现在的人哪,把情看的很重,可是情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你对我好了我就高兴,你对我不好了情就没了,这东西能可靠吗?能用情来维持人的婚姻吗?人哪,除了讲道义之外,夫妻之间还有一个恩呢。』

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我们大法弟子不是在邪恶面前都表现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都能忍吗?都能耐心的去讲真相吗?那你这时候发火是为什么呢?修炼人发什么火?修炼人和修炼人之间,是不是更不应该发火?不管你是谁,你都是在修。你为什么总是对我的弟子发火?我同意你对我的弟子这样了吗?』

修炼要对自己负责,在婚姻关系中,我不能因为他是我的先生,他包容我,我就任性,把自己看的太重,而不替对方考虑;我不但应该修出中国女性的善良和温柔,以礼相待,对同是修炼人的先生,更要修出修炼人的慈悲,不能随意使性子、发脾气,决不能任由情来主导自己。认识到这里,我知道我应该要走好未来在夫妻姻缘中要走好的修炼的路。

回归到修炼的根本,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就明白讲到:『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知道这几年不同的修炼环境,不同的证实法项目,都存在我修炼的因素,也都有我要去的人心。感谢师父的慈悲带领,未来,我会要求自己在各方面都要做的更好,做更精進更符合标准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美国加州洛杉矶法会心得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