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访受迫害被逼跳楼 十多名学员至今沉冤未雪

2000年底广东茂名、高州地区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北京被逼跳楼事件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前言:2000年12月底,在北京市丰台区广东省茂名市驻京办事处发生的一起十多人被逼跳楼的惨剧,相信许多人至今还记忆犹新。当时目睹这一惨剧发生的有成千上万的当地群众,更有直接参与迫害的有关警察与官员。事后,中共的媒体做了歪曲的报导,海外一些媒体虽然做了正面报导,但对事件真相报导不充份,所以至今很多人还不知道事情的原委,不少人对此事还存在疑问或误解。为正视听,笔者特意对这一事件做了更深入的调查。下面就是事件的来龙去脉,也希望知情者能提供更翔实的情况。

一、因信仰“真善忍”而长期受中共迫害,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只好到北京上访。

当跳楼事件发生后,中共邪恶媒体曾妄图把跳楼事件歪曲成是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为了“圆满”而到北京的,其实,他们是为了上访才到北京的。

2000年冬季,茂名、高州市一批法轮功学员为维护正当的炼功权利前往北京上访。为什么他们要去北京上访呢?这得从头说起:

法轮功于1993年传到广东省茂名地区(包括高州市),由于功效很好,很快得到广大群众的欢迎,学员人数迅速增加。大家修炼了法轮功后,道德水平提高了,身体健康了,工作做的更好了,家庭变的更加和睦了。在1999年中共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前,每个学员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有一个温馨的家庭,有安安静静的工作、生活。但是,自从1999年7月20日中共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之后,学员所有的一切都被粗暴的改变了——他们被中共流氓警察非法抄家,被抢夺和毁坏法轮大法书籍和物品,被勒索巨额罚款,被开除公职,被非法拘留、劳教甚至判刑,被毒打凌辱,他们的家庭也受到株连式的干扰,甚至他们中有几个人合伙开的小餐馆也整天受到流氓警察的骚扰,使本来好端端的生意都做不下去……学员遭受的是犯人一般的待遇。学员在工作、生活上都得不到安宁,每个学员经常有一个、甚至二、三个警察跟踪,警察的非法行为直接干扰着学员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中共流氓警察施行这些迫害时没有经过任何合法的手续。那些派出所非法把学员关禁在几平方米的黑房里,没有床、又没有被,只能就地睡觉,而且家属送的饭都要在几平方米宽的黑房里吃、喝,大、小便同在一室……这是非常残酷的迫害!

更加荒唐的是,那时,中共恶党头目江泽民、广东省恶党头目李长春到茂名地区,当地警察为粉饰太平,竟利用欺骗手段,骗学员到派出所,说什么“要了解修炼法轮功的情况”或“领导要问几句话”等等。学员本以为“人民警察”是人民的保卫者,“人民警察”是不可能无辜迫害、欺压老百姓的,怎知所谓的“人民警察”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操控下,做出的行为竟是目无宪法和法律,知法犯法,用尽卑鄙手段将法轮功学员强硬非法关押,直到这些恶头目走后才把他们放出来。

所有学员都遭受多方面的迫害和干扰,有冤无处申,学员只能善意的向警察讲:“你们知法犯法,中国宪法规定信仰是自由的,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宪法之上,你们所做的一切,侵犯了公民的人身权利、践踏了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权。”高州市河西派出所副所长唐寿南与大多数的警察都是这样回答:“这是上级中央压下来的,我们只能执行任务,如果你们法轮功学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们可以向上级中央反映。”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学员们只好选择上访。

其实上访是中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在中共媒体“一言堂”一统天下的造谣、传谣之下,学员们承受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单位施压,亲友不理解甚至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修心向善的,向政府和更多的群众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得到健康的身体和炼功后的好处,同时用法律手段维护法轮功的合法权利,这是完全正当的。

这就是这些学员要到北京上访的真正原因。

二、被非法“截访”,十三名学员在被逼跳楼前受尽迫害。

2000年12月17日,广东省茂名地区(包括高州市)有30多名学员避开当地公安的跟踪,从茂名坐火车到河唇火车站,准备再坐火车到北京上访。当学员走出上访时,政府立即出动大批邪警一路追击。在河唇火车站当地公安便衣发现了上访学员,他们调集大批公安围追堵截,对学员大打出手。大部份学员被抓并被关押。

其余学员被赶散后汇合起来的还有十多人,他们商量后决定继续北上上访。一路上,有一些学员又失散了。几天后,有13名学员(十二女一男)乘车到河北省涞水县一个“截访”检查站,学员被检查站的邪警拦截。那个检查站的工作人员态度非常恶劣,用土匪一样的手段,搜去学员的钱财,却没有给学员任何收据,当学员提出要收据时,当即遭到一顿毒打,有的被恶警用皮带狠狠的打,有的被恶警在脸上左打一巴掌右打一巴掌,学员还未反应过来,恶警又凶狠的一脚把学员踢出几米远站立不稳……这就是口称要“为人民服务”的中共培养出来的“人民警察”的行径!

当天下午6点左右,涞水县公安局的警察强行将学员送到涞水县公安局继续进行审问,在审问当中有的学员又遭受拳打脚踢。涞水县公安局根本没有找到学员任何违反法律的依据,竟将学员非法关禁了一天半。在那冰冷刺骨的严冬,有的学员根本没有棉被,而且恶警搜了学员的钱财又不给学员吃、喝。

随后,高州公安局被通知到涞水“领人”。当学员见到高州市驻京办事处的湛杰(也是高州市公安局治安一科副科长)、高州市公安局北关派出所警察赖冠辉、茂名市驻京办事处王主任时,学员就请求他们帮助学员找回自己的钱物后自己乘车回高州。但湛杰不同意学员的请求,还讲:“不可能让你们自己回高州的,要押你们上北京。”过了一会儿,湛杰他们带来很多身材高大的军人,那批人不知是国家培养出来懂宪法、懂法律的“为人民服务”的警察,还是黑社会的打手,总之,他们中每四个男子一组凶残的对付一个女学员,象踢皮球一样扔高掷下,又将学员的头部压至地面,压学员的嘴吃泥沙,简直想要学员的命。拳打脚踢,用掌推打,连眼带脸一起打,有的学员被打断牙齿,打烂眼镜,打得学员满身是伤,就这样野蛮的将学员打押上车。当时的情形令人心寒啊,一个国家的警察怎么能这样对待手无寸铁的善良的上访民众呢?!

因为相信政府、历尽艰辛想向政府反映一下意见,竟被粗暴的拦截并遭到这样非人的迫害!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执政为民”啊!

三、十三名学员为什么跳楼?

学员们被非法押送到北京市丰台区马家堡路茂名市驻京办事处。恶警准备押学员乘火车回广东,他们将学员关押在4楼的一个房间里。

学员们严肃的指出办事处违反国家法律、无理打骂关押上访群众的恶行,并表示修炼法轮功没有罪,上访合情合理也没有罪,希望受到合法与人道的对待。然而公安对法轮功学员的合理要求置之不理,反而在此期间对学员的人格极不尊重,还妄图陷害学员。他们送饭菜和水进来时,后面跟着的一个非办事处人员(是一个学员的同事,随他们一起上京领人的)不断的向学员摇头并使眼色,意思是叫学员不要吃那些东西,学员才醒悟那些东西里可能加了迷药或什么的,所以都不敢吃他们送来的东西。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施用精神药物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尽管受非法迫害,13个学员还是安静的在房内休息。这样过了两夜直到第三天(12月23日)下午3点,房间内突然间闯入几个高州市各派出所的警察,他们毫无礼貌的用脚、用手挑开学员的被子,脸上露出狞笑。学员看到他们这样无耻的行为,就善意的指出:“你们这样的行为有失警察的尊严,我们多数都是女人,应该礼貌一些。”警察却说:“对你们法轮功的人还有什么礼貌可说?对法轮功的人根本没有什么人权,没有法律可讲……”

知法犯法的警察说完一大堆侮辱学员的话,转身走出房门并把门关上,学员赶快拿东西顶住房门,不让他们随便进来污辱、施暴,不让邪恶随便把自己带走,大家是来上访、说清法轮功真相的,不是来受迫害的。

那些警察在房门外大声威逼、恐吓说:“你们如果不开门的话,到时把你们交给北京的警察打断手骨、打断脚骨、打残你们,叫北京的防暴兵来,你们就知死了……。”听了这些话,学员们感觉到凶多吉少。学员们在涞水县已经遭受了三次粗暴的毒打,大家已经充份认识到了那些打手们是根本没有人性、根本不会遵守什么法律的,他们是不怕打死人的,他们就是血腥中共培养出来的打手。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一直都在宣扬“打死算自杀”,“打死是活该”,一直在怂恿、唆使下属警察虐待法轮功学员。那些邪恶警察也一直在嚣张的说“对法轮功没有法律可讲”、“没有人权可讲”。学员在完全被封闭的情况下要是被他们打死了,在他们看来同样是“活该”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权利在中共迫害下是毫无保障的。当时,铺天盖地的各种宣传造谣、传谣、散谣比比皆是,给人一种又回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感觉。在这种邪恶气氛下,邪恶警察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的。如果那些在气头上的邪恶警察有机会冲进来,真的打死了学员,没有活口了,别有用心的人甚至还会造谣说法轮功学员集体自杀了呢!

所以学员们听到恶警说出了这么凶恶的、没有人性的、完全不讲法律的话,更不敢开门了。恶警想破门而入,但没有成功,于是他们叫来了更多的警察,想强行破门而入,也不能成功。在此期间,学员们多次善意的跟他们谈判,但他们一楖不理。恶警破门不行,于是恼羞成怒,准备撞门。同时派恶警想从楼上用绳子吊下来冲进窗口打人。

在这种情况下,学员悟到不能白白承受恶警的三番五次的残暴殴打,无论在什么环境下,无论在任何时候,都要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于是学员立即拿出身上所带的横幅“法轮大法好”挂出窗外,向群众呼喊:“法轮大法是正法,李洪志师父是清白的,还我们师尊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们没有违法,我们只想向政府讲清真相,我们是被非法关禁的。”大家以多种方式向楼下围观的群众说明:法轮功学员是修炼者,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并不是为了自己的“圆满”而到北京的,相反,是政府和警察在压迫法轮功学员。

同时,学员们严正的向恶警声明:如果你们肆意冲进来,那么我们就从窗口跳下去!一切后果由你们负责!在这种严正声明的威慑下,加上恶警不敢白天在群众面前暴露他们的恶劣手段,所以学员们得以从窗口向下面围观的群众持续近十三个小时说清真相。

在这段时间里恶警做了周密的安排,大批大批的各种警察被调来,把那栋楼包围的严严实实。因为害怕群众听到真相,恶警又设置了隔离带,不让群众靠近。恶警们还在窗口下面的地面上铺了大幅气垫,好象还充满了气。恶警还有预谋的安装了摄像机对准窗口,想借机造谣说法轮功学员自杀跳楼,但后来发现没有拍到任何镜头,他们的邪恶阴谋没能得逞。

到24日凌晨3点左右,邪恶的警察开始采取迫害行动,将四周路段封闭,将过路的群众全部赶走,一个不留。同时开始一边撞门一边用升降机载着恶警从窗户外升上来接近窗口,准备强行冲入室内抓人。

眼看升降机往窗口直升上来,学员们认为坚决不能配合邪恶,唯一的办法只有从窗口跳出去,那样恐怕还有一丝逃生的可能,因为大家都看到下面铺好了气垫,想着跳下去趁乱或许还能走脱。有个学员立即从身上拿出未被恶警搜走的钱分给大家作为逃生的路费(大概每人一百元)。就这样,在恶警的强迫之下,学员无奈跳楼的惨剧真的成了事实,他们被迫一个一个先后从窗口跳下。

纵观整个事件,如果不是恶警们一意孤行的坚持要实施非法关押与抓捕,如果不是恶警们肆意虐待学员,那么学员们自然会自己坐车回家,根本谈不上跳楼之事。

可见整个事件是一个维权抗暴事件。

四、 造成一名学员当场死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经调查发现,在十三人中,有十一名学员跳楼,有一名学员从楼上摔下当场死亡,还有一人未跳。被摔死的学员叫陈丽文,中共媒体把她说成是跳楼死亡,经深入调查发现,她其实是摔下后死亡的,而造成她摔下的主要原因却是警察。一名暂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当事人回忆说——

“当有十一名学员跳下去后,陈丽文站在窗口,这时载着警察的升降机已经逼近窗口了,已经无法往下跳了,可能是由于紧张,陈丽文的一只脚滑了下去,她慌忙伸手想抓住升降机(当时,警察坐着救火用的升降机从窗外冲上来想堵住学员所站的窗口)。可是她抓住的是一个警察的手臂,当时升降机与窗口已经很近很近了,只要那个警察用力轻轻一推,陈丽文就会被推回房间内。但是那个警察却把胳膊一甩,她就摔了下去,造成了死亡,而真正跳下去的那些学员都没有出现死亡。”

有一位学员回忆说——
“在我被恶警押送回广东的时候,在火车上听到那些警察在议论,其中一个警察说:‘死的那个女人当时抓住我的手臂,我怕她把我也拖下去,所以把手臂一抖,她就摔下去了。’我听到这些话后才知道陈丽文其实是摔死的,而不是跳楼死的。而造成死亡的责任却是所谓“救人”的坐在升降机中冲上来的警察。”

陈丽文女士的亲属要求法院调查处理这起逼死人命案,但法院不敢主持正义,以跳楼自杀为由不予受理。家属又向茂名中级法院上诉。在得到高州地方正义人士支持的情况下坚持法律的原则和对邪恶势力的控诉,使高州法院终于开庭审理,但最后仍坚持以跳楼自杀作解释收庭。据悉陈丽文女士的亲属已下决心,准备继续上诉直到胜诉为止。

还有更多的事实说明当时的警察并不把救人放在重要位置上,相反,发泄私愤成了他们的关键。

学员从四楼跳落地面,在所谓的抢救过程中有一个学员被邪恶的警察拉起,那个警察凶狠的往学员打了一大巴掌。救护车送学员到北京博爱医院,邪恶的警察发现有一个学员已经离开人世,当场就说:“死一个不好办,全部都死了就好办。”这就是恶警们内心的肮脏想法。“救人”在他们看来是不重要的。

从整个事件来看,表面上政府对法轮功学员是关心的,当时动用了大批人力、物力。办事处楼下放有气垫,又有消防队那种升降机升上四楼窗口“救人”。可是,气垫边缘只有很少的气,内层根本没有气,而且系气垫四角的绳子根本不打结(事后在学员被非法押送回高州的途中,警察在议论中说“当时没想到学员真敢跳楼,所以连气垫四角的绳子都不绑一下”)。的确,被迫跳下去的学员发觉气垫没充什么气。

五、 为掩盖真相,中共对被逼跳楼后受伤的学员疯狂迫害。

本来,这是一宗典型的维权上访受迫害的严重事件,中共应当听取人民的意见,并对此打压访民的事件做出补救。但事件发生后,中共不是认错、反省,反而为了掩盖事件真相而加重迫害,不择手段的强逼受害者配合它掩盖真相的行动,最后把该事件冤屈成为一宗严重违法犯罪事件——这就是中共邪恶所做的一切。为达到这一目地,中共各级采取了封闭、欺骗和恐吓、判刑及强制“转化”等最邪恶的手段。

当时大多数学员都发觉自己已骨折,有的是胸骨、有的是脊椎骨、手骨、脚骨、腰骨折,有的感觉内脏全部震伤,加上原先在涞水县公安局、检查站被恶警打伤的部位,总之,全身都是痛,甚至有的昏倒站不起来。

当时有两个学员已经昏迷过去,有两个学员全身不能动,需要三、四个人帮助才能翻身。恶警只把这四个伤势最严重的学员留在北京博爱医院,然后立即把其他不同伤势的学员全部强行绑架回广东高州各看守所进行迫害,对他们不给予任何治疗!

据学员回忆说:当时北京一个官员曾向她做过问话调查,她原原本本的把当地恶警和涞水恶警迫害学员的情况说出来了,那个官员听后当即批评那些恶警。在他走后,高州恶警议论说:“赶快回去,回到自己的地头好办事,在这里保不住。”可见他们对自己的所做所为是心虚的。另外,这里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虽然那个官员批评了一顿恶警,可是这最多说明这个官员还有一点良知而已,但他并没有改变任何事情,学员照样受着严酷的迫害!如果那个官员真正是负责任的,或者说,如果中共的体制根本上是好的,那么,当时,既然他已了解清楚真相,迫害就应该到此为止了,他就应该当即释放学员们。可是,不,对这些学员来说,迫害还仅仅是个开始……熟知中共官场作秀把戏的人可能会想到:那个官员也许只不过是在做戏。

学员的身体伤上加伤,又被非法关押在派出所受迫害,可见这些中共禽兽的人性泯灭到什么成度。其中,有几个学员生活无法自理。派出所警察见她们生命垂危,为了逃避责任,急忙通知家属接学员回家。这几个学员离开派出所后,坚持学法、炼功,身体慢慢就恢复到可以上街买菜的程度。但在两个多月后,在她们身体还未完全康复的情况下,邪恶的警察及610和已被放弃信仰的犹大(伍文琼等)就多次上门威逼、引诱法轮功学员配合他们掩盖真相、造假新闻。当然,清醒的学员决不会配合邪恶诬陷大法。警察见学员对法轮大法坚定的心没有变,三个月后,就在一个夜晚偷偷的再次非法强行绑架这些学员去看守所,并逼迫她们参加超强度的奴工劳动。善良的人们,请问,这些参与迫害者的人性何在?

留在北京博爱医院的四个学员的情形又如何呢?高州市河西派出所赵卫卫在北京博爱医院竟敢贪污官方付给这四个重伤学员开饭的几十元钱,两天不给学员开饭。直到第三天医师和护工反映情况,并要求给学员开饭,高州市驻京办的警察赖冠辉才给学员开饭。到第五天,这四个学员还瘫痪在床,他们就强硬绑架着学员离开北京,回到高州市人民医院实行软禁。原先有关官员曾答应学员的要求让学员回自己家里调理身体,并通知家属在当日下午四点左右在各自家门口接人,谁知回到高州市后,突然间竟被强行送去高州市人民医院实行软禁,并且不准学员的亲戚朋友看望。

有一个学员在涞水县被恶警打的满身是伤,再加上被迫跳楼又造成手骨、脚骨的骨折,临离开北京博爱医院时,警察急着搬学员上车,竟不给学员穿衣服,只是盖上一张棉被就搬上车。回到高州市人民医院时,亲属在门外见此状况,立即想冲进去帮学员穿好衣服,但高州市公安局治安一科副科长湛杰毫无人性,不管学员身体怎么样的疼痛、难受,家属怎样的悲痛,他就是一口指定只准一个人进入房内帮学员穿衣服,并将另外的亲人拒于门外。还有,湛杰不但不准许亲属看望学员,更没有人性的侮辱学员的亲属。后来只准许学员最亲的亲人送饭,连在什么时间出入都要登记检查身份证,非常不人道。当时有一个善良的青年男医生见此情景都忍不住说了恶警一句:“不能这样凶恶对待病人。”

在软禁期间,高州市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旭平与政府的有关官员,广东卫视社会纵横节目组、已被转化的犹大伍文琼一起到人民医院想搞他们所需要的假新闻,那些学员当时悟到:“我们走出的根本目地是向政府、向世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同时救度世人,我们绝对不能配合邪恶攻击诬蔑大法,不让邪恶制造假相蒙骗广大世人。”所以对于他们向学员提出的问题,学员一声也不回答。他们没有得到他们所想要的东西,只能灰溜溜地离开医院。

可是他们制造假新闻的心还不死,过不长时间,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旭平与政府有关官员和已被洗脑的另一人再次带领新华社的人员到医院强行搬一位学员去另外一间诊室(学员当时还未能正常行走)妄图编造假新闻造谣惑众,这位学员见此情景忍不住伤心痛哭,旁边有一位政府官员对学员说:“你哭什么,我们这样搞的目地是搞资料向上级汇报政府对你们的优待和我们对你们的关怀。”接着一个急诊科的医师(文干荒)在旁边说:“是的,我们医院、医生、护士对你们同样是很好的治疗和护理。”学员听到文干荒那些违背人道、违背自己的良心而不眨眼说的谎话,立即清醒而肯定的回应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也没接受过你任何的治疗,你从哪方面讲对我的热情治疗和护理呢?”文干荒听到学员的反问,他立刻不好意思满面通红。

他们从各方面搞他们所需要的材料,最后骨科的护士长(列平)紧急强硬拉起学员拍照片。他们为了搞假新闻临时在急诊科叫一个医师(文干荒)和骨科护士长(列平)两个配合他们说谎话制造假相。其实骨科与急诊科是互不相干、两科各自分开的,这些学员被关禁在骨科。当时警察为了他们的阴谋,学员刚进医院时,他们三番几次从一楼搬学员上九楼骨科,不久又从九楼搬学员下一楼,最后学员被非法关禁在一楼,才与急诊科相近。

其实,文干荒医师和列平护士长都是为了贪钱敛财,搞完假新闻后他们当场收领了现金,他们违背自己的良知而配合说谎话制造假相。医院没有丝毫优待学员,主管医师是以歧视的态度对待学员,每天早上只是巡查到学员所在的房间大声问一句:“同志们怎样了”。还有,X光透视的工作人员似乎怕将来会留下什么证据,学员刚进医院时,他们曾拉学员去搞X光透视,但当时有的学员要求照的部位X光透视的工作人员却不同意拍照,只是随便找一个部位拍片而已。

更离谱的是学员刚进医院十天,医院财会就派两个人叫学员支付2000元至3000元医疗、材料费和住院费。学员反问:“我们从未接受过你们的治疗、不打针、不吃药,凭什么要交付200元至300元一天这么昂贵的费用呢?”医院财会那两个人当场被学员反问得不知怎样回答,只得吞吞吐吐勉强借口说:“你们有的手脚上封的石膏材料费呢。”其实学员脚上的石膏是在北京上的。最后,医院财会那两个人心知医院的收费说不过去了,只能哑口无言,灰溜溜地走了。这表明医院确确实实是混水摸鱼,连学员在北京博爱医院的医疗材料费他们都想收取。再说,进医院又不是学员自愿的,尤其当时高州市公安局一科副科长湛杰大声亲口讲:“你们放心,政府出于人道主义医好你们。”谁知他们讲出的话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结果是千方百计敲诈学员交付住院费。据说,中共动用纳税人的钱财,拨款40万元给这批学员治疗使用,可是学员没见过一分钱,反而还受到中共不同部门的勒索敲诈,可见这40万元都是入了那些施加迫害的中共恶徒的腰包了。有报道说,中共官员利用镇压法轮功之机大发横财,严重时动用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来迫害法轮功,至今还有1000亿元的财政“黑洞”。江泽民把20亿元存入个人帐户,不同级别的官员利用镇压之机中饱私囊,最终造成国库空虚、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中共镇压法轮功把整个经济都搞垮了。怎么搞垮的?就是这样搞垮的。

当时四个学员都是躺着吃、喝、站不起来,四个学员都弄成大便不通,后来她们依靠自己对大法的正信和坚强的意志,自己站了起来,并从新象小孩一样慢慢再学行走,之后大便也慢慢正常了。警察见学员从瘫痪的状态在十多天的时间里奇迹般站了起来,又见学员在各种诱惑、各种压力下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他们胆战心惊,竟马上加重对学员的迫害。在有的学员还未完全恢复身体、生活还未能正常自理的情况下,警察灭绝人性的又一次强行将她们非法拘留,送去看守所,每天强制她们参加奴工劳动。有的学员每天都要在躺着、跪着、站着、坐着之间不断变更姿势,才能完成看守所当天压下来的超强度的劳动任务。

高州市公安局一科副科长湛杰不仅实行了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还得意洋洋的亲口对学员说:“从经济上搞垮你们,从名誉上搞臭你们。”所以他们不把学员送入监狱是不会罢休的。

这些学员在高州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多,在这期间,中共各部门极尽迫害之能事——

首先是严刑逼供,几天不让学员睡觉,加上打骂、欺骗和施压、凌辱,造成学员精神崩溃,然后由他们写好口供,最后逼迫学员签字。整个过程完全是封闭的,非法的,没有任何律师的参与,中共的逼供过程当然也不可能有任何律师的参与。

其次是政府出面欺骗。包括广东省610和高州市长卢方圆都出面欺骗学员。他们曾多次当着众人的面信誓旦旦的说:你们放心,好好休养,上面指示了,不会判刑,你们出去后好好生活……学员们由于相信了这些官员,放松了警惕,配合了他们的要求,没想到,最后他们竟是更加下狠劲的迫害学员!通过这些惨痛的教训,大家今后一定要记住:中共官员的任何话、任何保证都是不可信的,谁相信中共谁最后就肯定要倒霉。

再次就是长期关押和严酷的折磨。为欺骗世人,中共使用了“刑事拘留”、“逮捕”、“开庭”等形式,把这些善良的上访学员非法关押在高州看守所长达近一年半!即使是按照中共自己的刑事诉讼法,这都是严重的超期关押了!在这期间,学员被强迫参加看守所内的超强度的奴役劳动,几乎每天都要劳动长达二十个小时以上!这些学员都是带伤的身体,何堪这样严酷的折磨?看守所的伙食又差,卫生条件又差。就是学员家属送去的生活费用,也不能自由买东西,只能向看守所购买生活用品,从而接受其高利盘剥。中共就是这样关押迫害受伤学员达十六个月之久,最后还要把上访学员送到监狱迫害!

最后,中共对上访学员施予监狱迫害。2001年5月14日,高州市法院竟将上访被迫害者推上“法庭”,妄图将他们以什么“人命案”定罪。此事引起这些学员家属和知情群众的强烈愤怒——为了编造镇压有理的借口而大造文章,阴谋构陷,他们做得太卑鄙无耻了。其实祸国殃民的江泽民之流才是真正的凶手。他们最后只能以所谓的“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对学员构陷判刑。

学员们被非法判刑三到七年不等,学员不服判决拒不签名并提出上诉,在上诉期间学员多次指问主审法官杨明以何依据判刑,杨明却说此案的判决权不在她而是上头的指示。此事再一次见证了中国法律的虚伪性。在判刑过程中,有迹象表明,当时的中共茂名市委书记(现在的中共珠海市委书记)邓维龙起了极坏的作用,他为了升官,出于对上访者的私愤,竟下令对大批学员判刑,所以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在开庭期间,庭下有的便衣不准学员讲事实,不准学员揭穿警察残害学员的丑恶行为。审判官(杨明)一口拒绝学员提到对警察不利的陈词,并说此事与本案无关。原高州市公安局一科科长陈济光与原北关派出所赖冠辉当时参与制造对学员不利的假口供,同时做伪证说学员是轻伤。其实他们毁掉了在北京博爱医院的确实证据。还有书记员(崔少娟)在开庭其间弄虚作假,不按事实记录。开完庭后,学员指出口供记录不实,拒绝签名。但崔少娟书记员、法警、与其他在庭的便衣,她(他)们对学员威逼、恐吓,学员最终无奈签名。

就这样,大部份学员竟被投入到更严重的迫害之中——被绑架到监狱中服刑。他们分别被绑架到广东省阳江监狱和广东省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中,中共恶警更是使尽了邪恶招数,逼迫学员违心的“转化”、“服法”,以达到他们掩盖真相、欺骗世人的邪恶企图。学员在狱中受尽劳役、批判、洗脑、毒打等折磨,有的三年,有的四年,有的五年,有的竟长达七年!

最终,邪恶中共通过种种严酷的迫害手段,压制真相,封锁资讯,编造假相,屈打成招,欺骗群众,把一个正当上访事件歪曲成了一个犯罪事件。由于受中共欺骗,至今很多人还认为这批学员的上访是违法的,还认为政府没有错。上访学员在当地抬不起头来,有的学员甚至不敢再提到这件事,好象自己做了亏心事一样,却不知道真正的罪魁祸首是中共政府的迫害。其实这正是中共对法轮功学员“从名誉上搞臭”邪恶阴谋的一部份,整个事件是被恶意歪曲了的。这本是一件正当的维权抗暴事件,是中共对访民屈打成招,至今还掩盖着事件的真相。所以我们一定要把真相澄清并公布于众,还受害者以清白,也使群众看清中共的邪恶嘴脸。

后记:呼吁良知与正义

时隔七年的今天,所有受迫害的学员在经历了中共监狱中灭绝人性的迫害后,陆续回到社会,回到了家人身边。他们出来后纷纷向世人发表声明,声明在狱中被欺骗和强制搞出来的“服法”、“转化”是假的,自己在狱中所说所写的一切作废!

现在,他们依然受着中共的迫害,或被监视、骚扰,或被单位开除而生活无着,或受中共控制下的单位歧视而不能正常调动、正常晋升……中共在中国大陆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还在延续,这些善良学员的基本权利还是毫无保障,他们的冤屈何时才能得以昭雪啊。

当深入了解事件真相后,作为调查者来说,心情格外沉重。在当今文明社会,在举世走向自由民主、人权至上的今天,一群信仰“真善忍”的善良公民,为合法的维护自己正当的信仰权利,因为信任政府而上访,想不到,不但没受到政府的开明接待,反而受到如此残酷的迫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政府?这是为人民的政府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执政党?这就是中共所谓的“执政为民”吗?信仰“真善忍”有罪吗?上访有罪吗?人间的正义何在?法律的公正性何在?社会的良知何在?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望所有参与破坏法轮大法、迫害学员的人,悬崖勒马,回头是岸,抓紧反省!不要再被江氏集团利用来造业了,那将毁掉自己的一切呀!最终,所有的恶人必不能逃脱正义与法律的制裁。

在调查中,受害者表示:一定要追究非法迫害学员的当事人的法律责任,不管他们官职多高,不管他们是否还在职,不管他们调到哪里,不管时日多长,一定要追究那些至今仍无悔改之意、还在受中共操控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们的法律责任!他们的恶言恶行将逐渐被曝光,包括向当地群众曝光,他们对群众做过的所有坏事都将全部被暴露在群众的目光之下。一旦时机成熟,他们还将被告上法庭,而被迫接受正义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