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回再多给我讲讲啊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今天收到一通短信:“为什么我没法给你打电话,我还想跟你聊。”我打电话回他时,他要我再继续多给他说说上回谈的,关于法轮功现在的消息。

“听你一说,我内心特难受的。一九九九年你知道吗?我大爷被抓,大娘不愿意放弃学炼法轮功,那种泣不成声的场面,搅的我内心一想到就好难受。特难受的!”

这大陆网友(化名阿飞)说话的口音,带着很强的东北味儿,他对我说:“你没有我来的深刻,我初中的英文老师,人特好的!我们无论如何犯错,她总是原谅我们。对我们特好的!可是后来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抓了,也不能教书了,也不能教我们了。她人好善良好善良,你一说,我就想到这些人。打个比方,上边不让学,就象是要你背叛、抛弃自己父母亲似的,父母亲教你做好人,上边却要你反过来骂自己父母亲!反咬父母亲一口……”

这些话从阿飞口中,一个说起话来带着浓烈豪迈韵味的大男孩口中说出,让我一时百感交集,上个月在“真善忍国际美展”中,我帮一位妈妈导览画时,这位妈妈看到画家们的作品,刻画着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大陆遭酷刑的经历时,眼泪就再也止不住,直至看完所有的画。眼前正与我说话的阿飞,虽不同于这位看画的妈妈,却流露着无限的痛楚,说话声音变的极度缓慢,仿佛每一个字都触痛着不愿回顾的记忆。

当我告诉他法轮功学员所承受的不单是肉体上的折磨,那精神上全天的煎熬,让你要按照恶人的口径反过来去批判法轮功,因为这才是中共认为你被转化的一个标志。一位在二零零三年从大陆被营救到美国的陈姓法轮功学员说,他曾在北京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半。他说:“劳教所不光要你写书面的东西,还要拍录像,就是要你把你自己写的东西念出来。每一个人都要给你拍这种录像。”

阿飞因为身边有很多亲人都曾经学过法轮功,他的感触很深。我告诉他,如果你身边有相信媒体谎言的,适时的帮助他们了解真相,如果误解了一心要做个好人的人,无形中就把自己摆放到跟迫害者一边了啊!阿飞打起精神的回答我:“你说的我了解,人家做好人,还去说人不好,这人可有问题了!大有问题了!”

阿飞告诉我,他很高兴看到很多地方都贴着小字报:“法轮大法好!”“我是很乐观看待的!下回再多给我讲讲啊!”下回再多给我讲讲--这话儿让我有种感觉,阿飞喜欢跟我谈及法轮功,是因为他内心充满了对自己身边被抓学员那份难以忘怀的思念,深深的思念!他说不上来,可是我感受到了。最后阿飞让我帮他退出了那个残暴的恶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