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恶警抢劫、迫害高位截瘫的同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我叫金成山,今年五十岁,原在哈尔滨市呼兰区公安分局工作,一九九六年遭车祸致高位截瘫,退养在家。我曾因褥疮溃烂不愈,四处求医问药,从哈尔滨一直到北京三零一医院,都毫无办法。

在全国各大医院、现代医学都治不了的情况下,我炼了法轮大法。得法后,褥疮很快奇迹般的好了,而且身体各方面都有明显好转,尤其思想道德升华,更是受益无穷。我妻子焦晓华也幸运得了法,使我濒临破碎的家庭再现生机。我人虽残疾,但家庭和睦幸福,我们全家深深受益于法轮大法。通过修炼法轮大法,使我深刻体会到宇宙大法“真善忍”与每一个生命的关系和重要意义。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及其共产邪党因嫉恨修炼大法人数众多而迫害大法以来,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姜继民、国保大队队长陈兆林、常江海(已遭报死亡)等人积极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绑架过二百余名大法弟子,或判重刑,或劳动教养,并导致四名大法弟子任鹏武、张学文、孙玉华、于怀才被迫害致死,上百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十名大法弟子或大法弟子家属被迫流离失所,失去工作和家庭。同时,这些邪党恶警利用迫害法轮功之机疯狂敛财。

看到这些,我十分痛心。我过去曾与姜继民、陈兆林、常江海等人同过事。我怀着良好的愿望给他们写信、打电话、面对面讲真相,劝其不可追随江泽民之流迫害大法,不可随共产邪党作恶,坑人害己。然而却遭到姜继民、陈兆林策划的对我家多年的电话监听,多人次跟踪监视居住。更为流氓无耻的是逼供、引诱其他人所谓作证,意欲对我加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日下午,在姜继民、陈兆林的策划指挥下,二十多名警察用万能钥匙打开我的家门,非法闯入我家。四名年轻体壮的警察如狼似虎般的给我戴上手铐,按在椅子上,几乎把我按死,把我妻子焦晓华按在厕所内戴上手铐,其他警察开始抢劫,撬开我家所有的箱柜,抢走现金一万三千元、大法书籍五百余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二台、塑钉机二台、切纸刀一个、电子书三个、移动电话一部、传呼机两个、光盘五百余张,纸二十余箱、碳粉和墨水数十瓶,甚至连我接尿用的塑料袋都被抢走,合计价值达五万余元。他们抢劫后,还派二十多名警察连续四天在我家蹲坑守候。

被抢后,我数次打电话、写信找到姜继民、陈兆林等人,追要被抢的私人合法财产。他们以种种借口推托不给。公安分局内一昔日老领导劝我说:“别再要了!再要就得要出事。他们罚别的法轮功学员的钱都分了。唯独你这份钱、物,因为你老要,他们没敢动,存上了。听说,再要就收拾你,法轮功抓一个判一个,残疾人也照样判!”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妻子焦晓华去大法弟子于怀才(已被迫害致死)家,给李敏儿子送结婚的随礼钱,被在于怀才家蹲坑的警察强行抢去钥匙,再次闯入我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刻录机一台、一千余张光盘、一部电话、二十多本大法书籍等物品。

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次日我在妻子和别人的帮助下,来到公安局找局长追要被抢财物。这事儿在呼兰区公安分局内造成了极大的反响,致使姜继民、陈兆林等人利用迫害法轮功之机贪赃枉法的罪恶得到曝光。

为泄私愤报复我,姜继民、陈兆林等人编造假材料上报,意欲对我重判,置我于死地。为了绑架我,他们用尽了流氓下三滥的手段。我每次追要钱物时,他们都答应马上退回。这样陈兆林以给我家退钱的名义,骗开我家的门(因为陈兆林我们过去一起同过事,万没想到他流氓卑鄙到这种地步),结果闯入我家二十多人,将我光身子反铐双手,用一条褥子绑架至哈尔滨市第四看守所(即公安医院),并把我妻子焦晓华绑架至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

因我是一级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违反关押条例,第四看守所拒绝关押。于是呼兰区公安局找到市局,市局局长命令第四看守所必须关押我。由于没有护理人员帮助,致使我九天无法大便,涨的我双眼直往外冒,痛苦至极,两胯、臀部、后腰几处褥疮全部流水、流脓、淌血,腥臭。第四看守所数次找到呼兰区公安局,拒绝关押我。

但呼兰区公安局陈兆林等人为了达到关押迫害我的目的,将我妻子焦晓华从第二看守所转押至第四看守所护理我。由于褥疮溃烂不治,第四看守所要求把我转院治疗,呼兰区公安局拒不接人。在无奈的情况下,第四看守所两位所长在呼兰区看守所拒收我的情况下,开车把我拉到呼兰区看守所,扔到走廊内,开车跑回。呼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范贵祥等人数次找到市局监管支队,想把我再次关押至第四看守所,因为第四看守所坚决拒押,他们只好把我暂押在呼兰区看守所。后来又把我妻子焦晓华从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接到呼兰区看守所给我抠屎。

在区公安局的授意下,呼兰区法院非法对我判刑五年,对我妻子焦晓华非法判刑三年。第九天后,将我抬至呼兰监狱集训队投监。

由于呼兰监狱集训队潮湿加上犯人护理不及时到位,我身上的褥疮更加严重,五处褥疮深度溃烂,根本无法入睡,二十四小时只是一个姿式趴着。集训队把我抬至呼兰监狱医院,九个多月中,我在极其痛苦(趴着)中煎熬。但我坚信大法,拒写放弃信仰的“三书”。大法的神奇出现了:可怕的褥疮在没用任何药物,一针没打、一片药没吃的情况下好了。呼兰监狱的医护人员和病犯无不说大法神奇。每天查房的吴大夫看到我的情况,我跟他讲:“法轮大法好,大法超常神奇!”他无奈的讲:“是,大法好,可是你别说,不让说呀!”

对于一个不能行走,从胸往下一点知觉也没有,小便靠用塑料袋接,大便需用手指抠出才能维持排泄生存、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一级残疾人来讲,在共产邪党的监狱中如何生存?其惨状可想而知。一般人是难以想象的,每当别人知道我的情况时,无人不说共产党太邪恶了!无人不说姜继民、陈兆林等人太损了!

如今我虽身陷囹圄,被迫害的妻离子散,每分每秒都在极其痛苦的煎熬中生存,我并不记恨任何人,相反,我却觉的迫害我的人十分可怜,因为迫害我个人事小,参与迫害佛法罪大恶极。事实上参与迫害的恶警和广大不明真相的百姓才是更大的受害者。那些双手沾满大法弟子鲜血、腰包装满大法弟子血汗钱的流氓警察也不过是共产邪党害人的工具,最终将受现世恶报。随着天灭中共,共产邪党必将遭到正义法律的审判和更为可怕的天惩,善恶必报是天理。“阳世奸雄忍心害理皆由己,阴司报应古往今来放过谁?”我们回头看一看,那些追随共产邪党抢江山的将军们,哪有得到善终的?昔日毛泽东的革命闯将们,哪有一个得到好下场的?就连毛泽东的老婆和侄子都没幸免!参与迫害佛法者都将遭到可怕的天惩。而受中共谎言欺骗,不了解大法真相的广大百姓,在共产邪党政治运动的恐怖气氛中,在不明真相中抵触法轮大法,不退出共产邪党的人,在天灭中共的一天同是受害者。

凡是参与迫害法轮大法的恶徒都将成为历史罪人,大法弟子告诉人们三退保命不是参与政治,而是在救人!天灭中共,只有退出邪党才能不成为共产邪党的殉葬品。随着东欧各共产邪党的相继解体,中共这座表面上用谎言和暴力维持的大厦,内部机体已腐烂透顶,百孔千疮,坍塌已是必然。迫害佛法,逆天叛道、彻底失去民心的中共,解体就在眼前!随着《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在全世界的广为流传,更多的中国人觉醒了,已有三千余万在《大纪元时报》发表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声明。真诚的期望广大的中国人,都能从中共的精神枷锁中解脱出来,看一看外面世界的真实,赶快退出邪党,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走过人类历史的大劫,走向美好的未来。

纵观中国历史,历朝历代都有预言,如:三国有《马前课》、唐朝有《推背图》、宋朝有《梅花诗》等等,以及其他国家著名预言《圣经启示录》、《诸世纪》、《格庵遗录》等等,都准确的预言了世界上发生的每一件大事,并同时预言了法轮大法在世界洪传,以及中共迫害大法和天灭中共的最后结局。请按“真、善、忍”回归人类的道德,为自己做出明智的选择吧。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 于呼兰监狱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