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冠县县委人员怕“撞招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一偶然机会,听到某主任甲和昔日同窗乙调侃。主任话一出口就让我听到一个特新鲜的词儿──“撞招儿”。乍一听我脑中顿时闪出好象是一个什么兽,撞上了猎人布下的什么机关的印象。他说的“撞招儿”是什么?我还真纳闷儿,咱们一块听听这对好友的私房话,研究一下什么是“撞招儿”。

某主任甲:哎,听说了吗?现在大院(冠县县委机关)的人都怕叫去整(迫害法轮功,说是别“撞招儿”。年前县里开了整法轮功的会,大院的人又想起了“撞招儿”一条线,你看县长刘明星,在冠县带头整法轮功,他得了肝癌,换了两回肝,花了五百多万,钱也花了,罪也受了,命也没了,大院里的人说这是“撞招儿”了。

还有县委副书记孔繁英,专整法轮功,开始她气也挺粗,有一回她头一天开会,要搜查法轮功的书籍,第二天一大早,她二小子骑摩托车上班就被车撞死了,没搜成人家法轮功,搜查队成了她家的治丧委员会了。这一招儿没刹威儿。时间不长,她大儿又撞死了一个人,那死人的家属披麻戴孝要在她家发丧,吓得她把儿子藏到看守所,调公安给她护院。有一回孔繁英又开会安排整法轮功,刚散会不知咋回事儿,她就把腿摔断了,这“一马三招儿”,孔繁英可蔫了。

政法委书记许兰岭,在冠县整(迫害)法轮功好几年了,刚调走升了个副县长,他在济南上大学的儿子就被人杀死了。许兰岭哥仨就伙着这一条根儿,这一下他算拔断根了。

还有,政法委副书记刘怀整法轮功时也算过了把官瘾,可他得了肾病,摘了一个肾。这一刀切的滋味也不好受。冠县“六一零”管学习班(洗脑班)的副校长孙秀敏,想好好给上级表现表现,结果她男人骑摩托车撞死了,这也是塌天大祸。公安局长赫沛整法轮功手挺狠,结果嗓子上长了个癌。

从前我对炼法轮功的发资料也不理解,看看这几个人遭的大祸,我算明白了,人家法轮功那是行善,怕你遭报应,刚才说的这几个事儿就是人家说的“撞招儿一条线”,有人说叫“全线撞招”。这回“六一零”主任任广民也吓孬了,怕“撞招儿”,一心想撂挑子。

同窗乙:我见过一个事,有一次战友聚会,一个战友提到《九评》和退党、团、队保命的事,好几个战友都说要退。某某嘲弄那位战友,还说要和某党保持一致,说完吃了一口菜,嗓子就扎破了,还吐了血。这敢情也是那事。听说河北公安有个叫何雪健的,强奸了法轮功女学员,他得了阴茎癌。

某主任甲:有一回几个人闲聊把下边基层单位的头头滤了滤,结果是凡整法轮功出风头的,现在没几家过肃静的,城关镇二把手王保壮,在辛集乡当派出所所长时,对炼法轮功的人又抄家、又抓人、又罚款,结果他的儿子两岁多在家被电瓶车砸死了。听说公安那几个干这的也怵了,怕“撞招儿”呗。

我听明白了,这“撞招儿”说的是迫害大法的人遭恶报了。昧着良心迫害好人能不遭报吗?人不治天治,光害怕是躲不过去的。为啥不善待那些修炼真善忍的人哪?善待大法就是给自己留的后路,这样做就撞不着啥了,福就来了。他们下边的“私房话”咱就不听了,我们行个大善,去给那些可怜的人,指条保命的路吧!走,快走,要不就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