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著名音乐人:我很想唱神韵晚会里的歌(图)

专访罗宾汉先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六日】(明慧记者荷雨台湾高雄采访报导)台湾著名英裔音乐人、有“音乐义侠”之称的罗宾汉先生,三月五日在高雄观赏神韵晚会后接受采访时表示,整台节目从头到尾,从舞蹈到音乐与歌曲,从天幕背景到服装,以至每个节目所传达的讯息,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美妙!当他听到晚会里的那些歌曲,心生共鸣,很想自己演唱。


罗宾汉先生:整台节目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美妙!非常完美!

(以下内容据采访录音整理)

神韵让我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我在亚洲长大,不是第一次接触中国古典舞,因为从事演艺工作,我也看过很多世界级演出,但我必须说,神韵这样的演出我是第一次看到。我无法挑出哪个节目最好,因为整台节目从头到尾,从天幕背景、服装、舞蹈、音乐、歌曲到每个节目所传达的讯息,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美妙!非常完美!我都很喜欢。那些美丽的天仙和美妙的天音,让我以为自己是到了天堂。

我本人也是个作曲家,同时也演奏乐器和唱歌,从职业的眼光看,神韵的音乐非常优美、动听,这些音乐的作曲非常完美,跟整个舞蹈配合的天衣无缝,甚至还跟背景天幕、色彩色调的配合都非常完美,真是太棒了!这就是音乐为什么如此重要的原因,音乐可以让各种元素非常和谐、美满的融合。

观神韵 体悟快乐之道

我的家庭帮助穷人、打抱不平、做好事已经好几代了,我祖父、父亲都是医生,免费为穷人看病,我是第三代,我自己搞作词、作曲,给人治疗心灵。我的歌都在讲一样的事,就是怎么用爱来改变这个社会,我强调“爱”,当然也有真诚与忍让。

世上的人啊,大部份都是在为自己,他想要有好的衣服,好的车,好的这个,好的那个,什么都是为自己。可我祖父和父亲一生就为别人,我看到他们是最快乐的。这很奇怪,怎么那么快乐?都不为自己还这么快乐?你要一直为自己的话,你就不会快乐,因为你追求的东西你老也得不到。

你看那些神韵晚会的演员们,他们的笑是发自内心的,很快乐的笑,非常感人的那种,我想他们也是在为了别人,才会笑的那么纯净、灿烂。我觉得,他们不是为了表演而表演,可是他们心里有想让我们知道的一个信息,那个“真相”:这个“真”很重要,说实话很重要;“善”很重要,一切为了别人好;“忍”也很重要,有了“忍”才会有世界的和平。我觉得我得到了他们传递的信息。

与神韵的歌曲共鸣

这个讯息的文字虽然简洁,但却非常美妙,每个人都可以从中得到自己的深刻的领悟。在我看来,在这台晚会上,这个言简意赅的讯息透过大量的舞蹈动作、肢体语言来表达。剧情中把“善”与“恶”做出了鲜明的对比,这给了人们非常明确的指引;神韵还告诉我们应该为正义和善良挺身而出,我想这对整个社会来说都非常有益。

我搞音乐创作后,我就觉得,写歌的人有一个责任,既然老天给你这个创作音乐的天赋,你就有一种责任,因为你的歌可以改变一个人,你可以引导他走那条路,但你自己要决定走正路,不能为了钱而迷失自己。所以我就觉得我的想法,可能跟他们的想法是接近的,当听到神韵晚会里的那些歌,我就很想自己唱,你知道,我也是唱歌的。

我很希望能见见晚会的男主持人,那位能说得一口流利中文的白人棒小伙,我也很想能到后台去跟演员们道声问候,向他们表达我的诚挚感谢。

(作者注:采访结束后,罗宾汉与神韵纽约艺术团团长李维娜女士在剧场大厅里会面,他请李维娜女士转达他对全体导演、演员和工作人员的问候与谢意,并赠送给神韵纽约艺术团他自己创作的音乐与歌曲CD作为纪念。)

* * * *

人物背景

来自苏格兰、年近六旬的罗宾汉,一岁时随行医的父亲来台,成年后能讲一口流利华语的他在港、中、台三地经商。七十年代初,与赵紫阳关系紧密的他曾是中国政府与欧美的桥梁。八九年“六四”期间,他因创作歌曲并录制CD抗议中共镇压人民,断了自己在中国的商路。他后来定居台湾屏东,从商人转成职业音乐人,一直用自己创作的音乐与歌曲来弘扬“爱”与“和平”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