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西大面积迫害的反思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辽西大规模绑架已经过去几天了,在震惊之余,我们也陷入深深的反思,在辽西这种大家公认正法环境已经开创的较好的前提下,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表面原因好象是邪恶为了查卫星天线,但推广新唐人是师父法中讲明的,如果我们心性上无漏,邪恶就不敢下手。但迫害发生了,我们在正念否定这个迫害的前提下,必须还要找自己,通过我们几年来与辽西同修的多次接触,也发现许多存在的不足或者说隐患,大家经过交流切磋后,归纳如下:

一、协调人的影响面过大,存在隐患

我们发现辽西地区的协调人对当地同修影响非常大。如果协调人悟的很正时,整个地区的配合都非常好,同修非常心齐,营救也会成功,但当这个协调人悟的不在法上时,许多同修也会不自觉的跟着走。当几个协调人之间出现矛盾时,各片的同修也不能整体配合。而迫害往往在这时发生,而且一发生就是大面积的。比如去年八月份的凌源40多人被绑架,大连30多人被绑架,都与协调人影响面过大,之间有矛盾或把握不正有关。

二、不重视安全,片面强调正念

许多协调人用手机直接联系,当我们劝他们时,他们说我们地区环境已经开创出来了,而且要正念否定,不能承认它这种干扰。意思是不能总往不好了想,那等于在承认它,正念足够强时,手机对手机,甚至手机对座机也没事。这种悟法我们始终不能认同。这次迫害中邪恶统一行动,情况摸的非常准确清楚,我们分析手机暴露可能是其中重要原因之一。

有的协调人对我说过,国保曾经给他传话过,说你们谁谁是头,我们全清楚,只是不想动你。同修的话中,有证实自己、显示自己的东西,意思是邪恶也承认他的影响很大,但他正念否定了邪恶,邪恶不敢动。但是我认为出现这个事还是应该找自己,是否在点化自己安全上有不足。从这次迫害来看,邪恶一开始不想动你,并不是象有些同修说的,“我们正念否定它,邪恶也不敢迫害”,而是因为邪恶想放大你和其他人的执著,掌握更多信息,以期進行更大的迫害。

我几次听到协调人在电话中直接商量配合的具体事,甚至知道自己电话暴露的情况下还是直呼其名,电脑上的内容也没有严格加密。从这次迫害的表现来看,邪恶掌握同修的行踪,而且电脑是其重要目标。

三、不重视安全,跨地区交流频繁

辽西同修配合的比较紧密,也很喜欢在一起交流,法会开的比较多,而且确实在交流中能得到提高。这是好事,但如果规模过大,也会带来弊端,因为接触的人很多,无法保证安全,而且同修到外地后,所接触的人,所到的场所都由外地同修安排,是否安全,自己无法把握。我参加过该地区五六十人的交流,各地区来的都有,都不认识。这样的交流,普通学员是无法谈体会的,主要协调人就成了主角,当然暴露无遗。虽然事后没出事,但不等于邪恶不知道。

有时也会几个地区同修配合做一件事,几个协调人可以很容易把事情发起,但无法把握整体局面的发展,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做的过程中,参与的每个同修的心性不同,面对具体事的做法会不同,由于人数过多,滋生出的事情也多,这些是协调人无法全部预料的,所以会带来隐患。

四、法理都清楚,做时却不对照

有同修对我们说,“你什么时候需要配合只管说,我们会无条件配合。”这句话表面看念很正,但不在法上,尤其是协调人悟偏的时候。你对同修说要以法为师,同修一定认可,可往往到具体事上就对不上号。

不是明慧公开发表的文章,不要在大陆传,对此,协调人都懂,但一到具体事上,往往就对不上号。出事后才惊醒,平时非常清楚的原则,失误时只需一瞬间。

五、“无条件”配合不在法上

上面已经举例了,无条件配合首先要以法来衡量配合的事是否在法上,否则就是盲从。

而对于一些大面积的配合,往往我们只能听某协调人传达这个事,以及对此的悟法,这样只了解了局部,却无法掌握整体情况。在不充份了解情况的前提下去配合,很容易导致盲从。尤其是跨地区的配合,尽管出发点是好的,但适不适合大家统一去做还要再衡量。由于我们没有组织,同修是自愿配合,心性各异,所以很难大范围的统一协调好,消息容易走漏,甚至参与的人中就有特务,或者被特务监控的同修。这样的配合一旦付诸行动,邪恶会当作非常有借口的大事来迫害,往往损失也很大。

在我们能考虑周全时,要尽量认真考虑周全,而不是寄希望于同修的弥补、寄希望于师父的化解。一定要用法来认真对照是否符合法。

六、衡量标准有误

我发现许多同修对一件事情的判断会用是否被迫害来衡量。

如果一个协调人组织一件事,大家可能会有不同的悟法,但如果这个事最后办成了,也没被迫害,往往同修就认为做对了。当然如果被迫害了,谁都会主动找不足,就象我现在一样,迫害出现了马上开始反思,而之前一直觉得问题不大。

这是危险的,忘了用法来衡量,而邪恶往往也钻这个空子。这次不迫害你,就会有更多人认同协调人的做法,最后大家都认可了,邪恶才开始对全体动手。比如手机安全的问题,开始一个人这样做,没出事,反而被认为正念足,几个人这样做也没出事,大家就认可了,再没有人提这样不安全了,因为再提就等于说自己正念不足,这就是衡量标准已经偏了,但却被放大着,最后的迫害则发生在整体都效仿的时候。

我理解,有些事虽然没出现迫害,但不一定做的合适,很可能是师父给化解了,为的是给我们机会能自己悟回来,但却被我们理解成自己的成功,所以一旦事情做成了,就很少有同修再去找其中的不足,而更多的是介绍给别人成功的经验。

有的同修在长期的配合中,形成了非常默契的相互信任,这是好事,但往往生出人情,对对方做的事完全放心,对方认同的自己也认同,甚至都不仔细辨别一下就传下去或帮助办了,而当对方同修发现不当时,自己才开始检查此事,但为时已晚,把对某同修的认可替代了用法来衡量。

七、环境宽松,执著心膨胀

辽西同修在讲真相方面做的很深入,真相覆盖面很广,环境相对宽松。但这样也容易滋生欢喜心,显示心,放松安全意识。

许多外地同修都来辽西交流,也请辽西同修走出去介绍心得,以前明慧也有对此事的交流文章,指出了这样容易滋生执著心。同时这种环境也会放松安全意识,好象整体场都清理了,邪恶迫害不起来了,该采取的安全措施也嫌麻烦,不用了。

而且这种环境下,协调人不再隐蔽自己的身份,频繁往来各片,各地区,协调范围越来越广,当然为法而用心是应该肯定的,但背后往往包含着证实自己,表现自己的执著,甚至是在交流中可以象领导一样的批评同修,这已经是执著自我很强的表现了。

以上内容大多都是说的协调人的问题,但是协调人的问题可不完全是协调人自己导致的,而是有大量同修的默许或助长,甚至不能以法来衡量而诱发出来的,而且这些问题也不只是辽西同修的问题,有许多也是我们地区存在的。真希望这次能使我们所有同修都深刻的找一下自己。

虽然找出这么多不足,但这些同修的伟大和闪光之处却比这多得多,这些同修为大法放下生死,助师正法,救度大量众生才是其主要的一面,而这方面是我们更应该鼓励和借鉴的,对同修的迫害是不能认可的。

对于协调人的理解,我们认为作为协调人来讲,应该是给大家证实法提供服务的,而不是来指导大家修炼的。当一个协调人对大范围的同修的修炼起到很大影响的时候,协调人是危险的,旧势力就有借口迫害。

以上是我们目前想到的,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补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