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救了我的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我是武汉市武昌区二零零五年得法的新学员,在我五十八岁那年也就是二零零五年夏季的一天,家里人都上班去了只有我一个人在家,突然人象癫痫病一样昏倒在地,牙齿把嘴唇都咬破了。当时邻里街坊发现后把我送到中南医院,儿子和邻居看到我的样子都吓哭了。我躺在病床上,身体抽搐不停。

第二天家住长江以北汉口的小妹妹和弟媳(她俩都是炼法轮功的,平时给我讲真相我还不听)闻信赶来时,病房里围着六、七个街坊都在哭。小妹妹来到我的病床前对我说:要相信 “法轮大法好”。并给我手上送上一张护身符。当时人虽然不清醒可心里明白,一只手掀起衣服另一只手将护身符贴在自己的心口;这时弟媳走上前来将自己听的mp3师父讲法录音耳塞往我耳朵里放,我的双手不自觉的把耳塞往里塞。心里明白只有这个才能救我的命。

听了一会儿,感觉要上厕所,把身上盖的东西一掀身子就往上起,他们赶紧把我扶到厕所,人感觉轻松一些,但还不会说话。在中南医院观察了大约一个星期也没有吃药打针但我已经慢慢能讲话了,医院的诊断结果为:脑瘤、心肌劳损、糖尿病。医生要求转院手术。手术费大约在十万元左右,医生还说手术还不一定能成功。家里哪来那么多的钱哪!

这时妹妹和弟媳走到我身前说:我们回家学法炼功吧。我当时很乐意的回答:“好,我耳朵里都是音乐。”儿子不放心坚持转院,这样我被转到武汉最具权威的协和医院,经做造影确诊为大脑动脉管瘤。医生说:大脑动脉管瘤的手术我们没做过,手术能否成功没有十分的把握,如果手术的话需要十万元的费用,如果不手术回家静养只能躺在床上还不能走动,病人要吃什么你们尽量满足她。意思就是活不长,等死。由于我家都是工薪阶层收入低没有积蓄,十万元的费用使我儿子望而生畏放弃了手术治疗的想法。

回家的时候我自己从“的士”上下来走回家,一天也没躺过,自己要炼功。妹妹弟媳送来师父的教功碟我就照着炼,有时间就听师父的讲法,没几天我就开始生活自理了,象没得过病的好人一样行动自如。是法轮功救了我的命,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每想到此那种感激、感恩的心情无法用人类的语言表达。

院子里的街坊邻居亲眼目睹了我的等死的经历和炼法轮功的神奇功效,都很吃惊,内心都受到很大的震撼,他们都在议论我这个事情:法轮功真神,看来共产(邪)党镇压法轮功的说法都是造谣。有四个街坊因此而开始学炼法轮功。而我另一个妹妹与妹夫看到法轮功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也一起走进了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