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去东北看雪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为了体验寒冷的冰雪世界,今年一进腊月,我便去了大兴安岭地区。

气温在零下二十多度,很冷,穿着厚厚的衣服也没有暖意,呼出的气体很快在头梢上结了霜,好一个天然冰箱!冷则冷,却没有雪,不久前才下过一场小雪,因为冷,没有化去,零星的雪花点缀在松树枝头,象是装点的圣诞树,唯有跑到没有足迹的地方,踩在上面,才可以听到吱吱的声响。

友人说以往都要下几场雪,前一场没化,后一场又来了,所以林区的雪常要没膝,那景致是格外美丽的。为了等到几场雪,我住了下来。

林区冬季的生活很单调,整日闷在家里,消磨时间的方式除了电视就是网络.

那天,友人家来了一位特殊的亲戚,我之所以说他特殊,是因为他没有双脚,用厚厚的车胎绑在膝盖上,用两膝行走,而且动作十分利落,一切生活都可以自理。我们随意的说话,谈话中,他常常会笑,那是一种怎样的笑呢?孩子般的天真,很纯净,我惊异一个这样的人怎么会保持这么好的心态呢?

晚上,这个亲戚成了我们谈话的中心。我说:“他得了什么病?没了脚?”友人说:“是冻的,不是病。”“啊?”我睁大眼睛看着友人,友人没有看我,说:“别提了……”“怎么会呢?怎么可能呢?是喝醉酒倒在街上了吗?还是……我实在是想象不出来。”

友人说:“整个事情说起来,很惨,你真的要听吗?”我点点头。“他是个法轮功,法轮功你知道吧?”“天安门自焚!该不会……”“别瞎想,不是你想的那样,法轮功不是你知道的那样。什么自焚,那都是骗老百姓的,连普通上访都是围追堵截,谁还能大张旗鼓的到天安门广场自焚?而且不过是几秒的镜头,怎么抢拍的到?画面又那么清晰?”“你是说,自焚是……”“是假的!”

“那他的脚?”“那年冬天,他去山上发法轮功的真相传单,被人举报了,警察来抓他,他就跑,在一追一跑中他的鞋丢了,衣服也破了,后来他躲到山里,警察一直围在那,二天后,他被抓了,当时他的双脚冻的都没有知觉了……他被带到公安局,毫无人性的警察往他的双脚上浇开水……肉都烂了……”

我怔在那儿,半晌说不出话来。“中共怎么这样呀?!怎么这么坏呀!他也就三十岁吧?好好一个人,给弄这样了?!这不是活土匪吗?……我看他还真行,那么乐观,真看不出他有这样痛苦的经历。”“信仰的力量!”友人停一下,重重的说:“真善忍的力量!”

没过几天,一个亲友打电话说贵州也下雪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特美……我叹息:“来东北看雪,没有雪,南方却下雪,早知道就不来了。”友人说:“刚看到雪,觉的兴奋,自古没见过南方下大雪的,怕不是什么好事。”

没想到真叫他说着了,雪景成了雪灾,我每天给亲友打电话,交通断了,物价涨了,后来停水、停电……我的许多亲人都联络不上了。虽然中共的媒体上一再报导各级政府如何重视灾情,谁知道真实的情况呢?他们就知道贪污腐败,搜刮老百姓,能指望他们什么?在这样一个时候,什么都变的不再重要,金钱、美女、房子、车……都不再重要,唯一渴求的就是能活下来。感叹自己的幸运,再牵挂亲友也只是无奈,这一切让我心烦意乱。

友人拿来一张零七年新唐人的新年晚会光盘,说:“看看他吧,或许能让你安下心来。”晚会很精彩,服饰很漂亮,舞蹈很轻盈,其中有个善恶有报的故事着实让我震惊,修炼法轮功的人被迫害死后上了天堂,做恶的人受到天惩,一一死去后,还要在地狱里偿还。我想到友人的亲戚,想到这可能只是全国法轮功受迫害事件中的一个小小的部份,我突然想到,南方十几个省的雪灾,会不会是迫害法轮功受到的天惩?这时电视里传来女歌唱家美妙的歌声:“大难无处藏/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看来,要想远离灾难,平安保命,还真要来了解一下法轮功的真相。但愿我所有的亲友都能和我一样幸运,都能得闻真相,过了这一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