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震撼音乐之都 奥地利艺术家慕名而至(图) 【明慧网】

神韵震撼音乐之都 奥地利艺术家慕名而至(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明慧记者杨思源、德祥、黄凯莉报导)随着巡回演出团的足迹,神韵之风在欧洲越吹越强劲,在这块具有古老文明大陆上迅速走红。神韵艺术团在维也纳的两场演出,博得这世界音乐之都各界观众的钟爱和赞美,也得到了奥地利艺术家们的青睐;不少观众于三月七日,慕名前来观看了这里的最后一场晚会。

维也纳艺术家苏珊娜·布兰德泰特尔(Suzanne Brandstetter)告诉记者,她的一位朋友观看了昨晚的演出后,打电话告诉她“这个演出太好了,来看吧。看了之后,你就知道确实是很棒的(wonderful)!”;叫她千万不要错过今天观看神韵晚会的机会。

演出中,观众热情洋溢;看到精彩处,欢呼雀跃;晚会高潮迭起,盛况空前,观众不仅在每个节目之后报以热烈掌声;就在主持人刚刚报出下一个节目名字,观众席上的掌声即起。当演到节目精彩之处,热烈掌声再起。这在维也纳并不多见,这里的观众观赏过世界顶级的各种艺术演出,他们同样具有品味和鉴赏艺术的能力;由此看出,神韵艺术已令此世界音乐之都的观众折服。

演出结束时,当全体神韵演员登台谢幕,观众们如雷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大幕已徐徐下落,观众仍不肯离去,掌声依然不减。大幕又一次拉开,全场观众站立鼓掌,直到大幕再一次落下。人们才一步一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大厅。

肯雅艺术家:人命天注定这一主线贯穿于整场节目之中

当晚,肯雅艺术家路易士与肯雅驻奥地利大使一同前来观看七日的演出。她说:“我喜欢所有的节目,如果只能选一个的话,我最喜欢的是二胡独奏。蒙古舞非常好看,《顶碗舞》尤其好,那些女舞蹈演员的平衡能力令人惊讶。”


肯雅艺术家路易士认为神韵的特色美妙不一般。

路易士在奥地利已经居住了七年;维也纳常年有许多演出,她经常出入剧院。她认为神韵的特色美妙不一般,“如果和西方演出相比的话,神韵晚会有服装和乐队的辅助,显得更美。”

路易士认为,晚会的节目符合中国哲学和历史;一条清晰的主线贯穿于晚会的节目之中。

奥地利色彩专家:“真、善、忍”打到我心里,我不由自主地哭了

奥地利人卡玛女士(Christina Maria Kama)是色彩专家、也是一位电影人,自己开一家广告公司。 她表示,演出感动得让她落泪,“演出非常棒,我非常喜欢它,我都落泪了。”

“这个演出是一个很大的惊喜,让人经历了各种不同的感受,非常好。”Kama说,“我最喜欢的是倒数第二个节目,有‘真、善、忍’三个字的节目,这个信号对我来说非常强烈,我必须承认这一点,它是那么强的打动我的心,以至于我不由自主地哭了。这个信号深深地打到我的心里。”

作为色彩专家,对于晚会所使用的颜色,她说:“非常丰富,非常漂亮,色彩搭配非常和谐,绝对的正面。现在奥地利的色彩正在经历一个单调的阶段,而这个演出的色彩构成非常美丽。”

电影制片人:二胡演奏触动了我的灵魂

散场后,记者在大厅里遇到索默尔女士(Kristine Sommer),她是一位电影制片人,从事电影制片艺术方面的组织工作。索默尔女士就神韵晚会说:“(晚会)触动了我的灵魂。”


电影制片人索默尔女士说:“这场演出令我异常感动。”

“这场演出令我异常感动,特别是舞蹈,表现了非常高的水准。可以看出,这些演员的艺术造诣很高。”索默尔女士还对记者说,演出的服装和天幕都非常富有表现力,她很喜欢。

而令她最为感动的是二胡的演奏,她说:“那种乐器的名字我没记住,是两根弦的,那个节目让我非常感动。”

当被问到为何感动,她说:“这很简单, 就是那种被音乐带动的感觉,她触动了我的灵魂,这种感觉无法形容。”

德黑兰著名民族舞舞蹈家:“非常非常的美,我喜欢晚会的舞蹈”


伊朗德黑兰亚美尼亚舞蹈家Arthur Merza Nalbandian同样喜爱神韵。他说:“我很喜欢,非常非常的美,我会再来!”

德黑兰著名亚美尼亚民族舞舞蹈家Arthur Merza Nalbandian与家人、及朋友,一行二十人一起前来观看了神韵演出。他们中许多人只会说阿拉伯语,但仍然尽可能用英文表达他们对神韵的赞美。Nalbandian说:“我觉得(晚会)很美,我会再来的。”

Nalbandian说:“我很喜欢,非常非常的美,我喜欢晚会的舞蹈;而且灯光非常的美,还有背景、三维动画非常的美,很好,我非常喜欢。我也非常喜欢晚会的音乐,还了解了中国舞蹈。”

末了,他自我介绍:“我是一名亚美尼亚民族舞蹈演员。”(他旁边的人插话进来说:“他在伊朗德黑兰非常有名。”)

神韵艺术团在维也纳的演出在观众的赞叹声中已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明天这股清澈的神韵之风将吹向斯洛伐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