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起死回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九日】从小我就体弱多病 。但从小又受着邪党文化的毒害,因此不信鬼,不信神 ,也不烧香磕头,更不懂修炼之事。但潜意识中总感觉有人在掌控着天地,人的命运。 下面讲讲表现在我身上的一种顽疾──哮喘。

大概二十二岁那年,一天早上醒来发现胸部很闷,很不舒服。吃完早点我就到医务室看医生,医生告诉我是支气管发炎,拿了点药给我。我也没在意,吃完了药 。哪知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不到一年时间发展为支气管哮喘,犯病时非常痛苦,并且特别容易感冒,感冒后又必犯哮喘。累了、凉了、闻了异味也犯。犯病后就咳嗽不止,长时达一、二个月,扰的我不知所措,痛苦极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犯病率越来越高,开始是冬季易犯,后是春、冬季易犯,到了一九九五年就不分季节了,随时都有可能犯病。温度低时不能出门,一吸入凉气就犯,犯病期间要打四天点滴,吃药,才能慢慢好转,所以每次需四至十天才可上班。给同事带来很多麻烦,给家人带来很大痛苦,把我的工作、生活搞的一团糟。我进退两难,在病中有时真想早点结束生命。

在这些年中,只要听说哪里可以治好这病,我都去,还试过很多偏方、气功,可是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厉害。我想:高人很难碰到,如碰到我一定跟他学。

一九九六年六月中旬的一天,一位同事对我第二次提起法轮功,由于受那些假功法的影响,当时我并不大相信,在同事的劝说下我同意先看看书,于是她借给我《转法轮(卷二)》。回家后,我翻开书越看越想看,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可信。因此我一口气看完了此书,第二天又向她借了《转法轮》。我如饥似渴的看着,看了一讲,人感觉很轻松,当看二、三讲人开始不舒服起来,当看到第四讲,那些病态都出来了,非常难受。我想:“这跟书上写的情况一样,这不是病,是消业。”这时那同事邀请我晚上到炼功点去。在炼功点上,大家都能听到我的喘气声,有几位功友到我身边鼓励我,叫我坚持住,会好的。我一一点头答应。

炼完功后,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对他们说:“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去,你们将听过的录音带借给我回家听行吗?”他们说:“可以,明天给你。”这样我独自回家。哪知当一离开炼功点,明显感觉到病情加剧,我机械的移动脚到了家。回家上床后,胸部象压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太阳穴也胀的很疼,坐也不行,睡也不行。坚持到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很想吃一粒平喘药缓解一下,当这念一出,喘的更厉害,真有点受不了。为了不打扰家人休息,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这不是病,是消业,是修炼后的正常反应。我坐在床上,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想:这是消业,做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我要返回去。

零点后,我求师父让我睡一睡。当我醒来后才发现自己真的睡着过。就在这时,人的一面又出来了,想:“我的手千万不要动,一动又会喘的。”这念一出,被脑壳枕着的手又酸又麻,非动不可。我将手慢慢从脑壳底下抽出,呼吸马上不顺了,又喘了起来。坚持了一会,受不了了,我又求师父:“让我睡到天亮,天一亮我马上起床。”就这样我又睡着了,醒来时,听到鸟叫声,睁眼一看天刚刚亮。我马上起床,将药丢到垃圾篓里了。

神奇的过程让我明白了很多法理,相信师父说的每句话。如不是我得了大法,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几十年的哮喘,没有哪一次犯病是没吃药、打针就自己好了的。我无法用语言来庆幸自己有师父、得到了宇宙大法。

得法后我再也没有打过针、吃过药。虽后来又消了几次业,但一次比一次轻。今年的冬季温度很低,我照样可在冰天雪地里行走,并拿着重物连续上几趟八层楼不觉的累,也不喘气,非常轻松。

当邪党污蔑师父和法轮大法时,我单位很多同事都说,不管中共怎么讲,我们知道你确实是因修炼法轮功病好了。

现在别人都说我长年轻了,脸色特别好,我也觉的自己一身轻,非常舒服。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一切,是师父让我起死回生。感谢师父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