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我在家中被警察和街道的人带走,送到辽宁沈阳市“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关押三年。这三年的经历,用一句话说就是,马三家教养院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间地狱。

刚被非法关进去,恶警就让我骂师父,让我们签字不炼法轮功,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不听他们的,我们不骂也不签。他们开始折磨我们。恶警刘静、谢家州、张恒等就把我关到小号两天。

三月十五日,恶警刘静说“照顾我”,把我从小号关到一楼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两张双人床,大队长李明玉等十多名恶警一起上来用绳子把我和另外一名同修绑在“死人床”上,前胸绑了一个一寸半的安全带直接绑在“死人床”上,手和脚分别用绳子都绑上,一动不能动。随后他们说,今天晚上让你喂蚊子。他们说我思想有问题,要给我“治疗”,每天打吊针,灌一些不知名的东西,灌后我的头脑发麻,腿也发麻。在“死人床”上一直这样折磨到十九号。我要求吃饭,队长谢家州说给我买面条,他去问队部说研究后不同意我吃饭,说我还得“继续治疗”。他们把我的胳臂、腿都绑着,把我的头放的很低,不许我枕东西,每天两次灌药。

一天,有个叫马吉山的副科长夹着公文包来了,问我这么治疗怎么样?我刚说了一句“我修的是宇宙高德大法”,他吓的一转身就跑了。

与我一起被绑在“死人床”上的同修一天后被关到别的房间去了。我就这样每天不分白天黑夜被绑在死人床上,大小便在床上,(床中间留一个洞口)。两个男队长(高云天和一个姓张的)与一个叫向百峰的人,一早七~九点都在那看着我,就连小便都看着,人的尊严全被他们剥夺。在“死人床”上大小便不给收拾。这么迫害还不够,高云天队长在楼道上用流氓话大骂法轮功学员。我发正念后他就走了。

由于每天灌药,我的肚子变的很大,后来就没有知觉了。他们以为我死了,就把我兜里的三百元钱偷去了。

这样每天打吊瓶、灌药,中间灌一点苞米面糊糊,第二天灌头一天剩下的糊糊,面糊臭了他们照样灌。我身上不但有大小便的臭味,鼻涕流了一脸,手、脚被绑着不能擦,他们就骂我大鼻涕鬼。长时间绑着腿都不能动了,痛的非常难受,他们还是照样给我打吊瓶,我不让打,大喊师父,两队长吓跑了,后回来还要继续绑,他们害怕我残废了,又硬拖着我在地上走,拖着我跳,憋的我出不来气,脸都变色了。他们看我不行了才扔下我走了。

他们给我灌药,打吊瓶,目的就是想把我弄成傻子、植物人。由于长时间灌药,我的头发一把把的往下掉。恶警每天晚上来看我怎样了,回去后研究下一步怎样下毒手。有个队长叫李明玉经常打我,还说反正没人看见,折磨的我死去活来。我被绑在“死人床”上一绑就是二十六天,有的法轮功学员就这样被折磨死了。

在马三家教养院,打法轮功学员是家常便饭。有一次我们站着开会,只因为我闭一下眼睛,一个叫刘勇的恶警上来对着我的眼睛就是两巴掌,当时眼睛就什么也看不见了,马上都肿了,还差一点把我打倒下。事后他们让我去看医生,并让我自己拿钱,我说我没钱。

上死人床后我的腿麻木,他们给我搞什么“坐疗”,并要双份钱,刘会、刘X,俩恶警让我去医大看,因我没钱没去成。

三年过去了,至今我的眼睛还看不清东西,而且一看东西眼就痛。

相信每个在马三家教养院被非法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都有自己的一段悲惨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