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

一.修炼大法前的苦难

在得法前,没到四十岁的我浑身是病,尤为突出的是心脏不好,上楼爬高都不行。记得九五年上广州旅游,爬顶湖山,登到一半,我就头痛胸闷,脸色发白,只好下山。还有就是莫名其妙的一年四季右半身都是冰凉麻木的,非常害怕睡觉,一躺下胸口像压着一块砖,非常难受。有一次,在家不小心被家里的小板凳绊了一跤,休息一个星期,吃了不少药,从那以后身体就更加虚弱了,经常腰椎疼痛,有时用凉水刷碗,凉气会从右胳膊像过电似的凉透全身,全身立刻僵硬起来,不能正常抬腿走路,只能两脚蹭地不能拐弯,忍着剧痛向对着厨房的卧室挪动,直到床前趴下,非常痛苦。

这样的日子久了,我开始苦恼以后如何生活。我母亲就是一个例子,药一把把的吃,大大小小的医院也住遍了,病痛不但没有治好,反而越来越多,时间长了,吃的是什么颜色的药、皮肤就渗出什么颜色,到最后,药物治疗已经完全不起作用了。那时我真是满脸愁云,愁母亲的同时,也愁自己。

在这期间婆婆家也发生了不少事,丈夫的小弟大哥先后离开人世,婆婆因受刺激精神崩溃,丈夫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变的有些反常,一会要跟老道走,一会要出家,家里先后请来了几尊佛像供奉,丈夫天天烧香,从凌晨四点到六点跪地叩头,行为异常让我觉得心烦意乱。

每当我和孩子经过供佛像的小屋时,无形中总是有一种恐惧。我让丈夫把它送走,丈夫把我骂的狗血淋头。那时我还不知是附体,所以以恶制恶,和丈夫吵的天翻地覆,最后闹的家里鸡犬不宁。我的精神、身体在那时也已经承受不住了,洗衣服都困难。丈夫一直都是一个非常自我的人,只想着追求他需要的名誉,对家里的任何事情从不关心,在单位里,稍有不顺心,还要回家发泄,过了十多年这样的日子,让我对夫妻感情早已不报任何希望,我心里早就想放弃这段婚姻,但是为了孩子委曲求全。

在病痛的煎熬中,我找过大仙扎针治疗,也迷信过名人的广告,但是千元的花销换来的还是痛苦,对人生的希望彻底破灭了,非常厌世。就在这时,伟大的师尊找到了我。

二.大法在心中扎根

从得法的那一日起,大法在我心中深深的扎下了根,是最神圣的。人的心灵被大法净化了,那种人生从未有过的舒服常人是无法想象的。

我是一九九八年五月正式得法的,当我手捧《转法轮》翻开第一页看到《论语》两个字的时候,我清楚的感觉到自己周身血液沸腾,心里洋溢着一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把《论语》读完了。一种直觉告诉我,这就是我要寻求的人生真理。

在我读完第一讲合上书本准备午休的时候,刚闭眼就看到自己站在一辆车上,在一条前方没有障碍的大路上飞快的行驶着,两边是不同肤色的人在观望着我,因为速度太快那种冲击力一下就把我惊醒了。我知道是师父提前给我开天目鼓励我。

我第一次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已是得法两个月后了,在同修的建议下,很不情愿的去了炼功点。因我的性格有怕生的一面,不喜欢太热闹的场所。在炼功点上,集体炼静功几分钟的功夫,突然感到后背像有人猛击一掌,身体一震,顿时全身冒汗,想吐想泻,反应特别大,我起身冲出门外,到门外,难受的感觉就立刻停止了。我悟到是师尊在给我清理身体。并让我知道到集体炼功巨大的能量场,更意识到师尊让我们集体学法、炼功的重要性。

我性格当中怕生的那一面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开始在周围洪法。同事们都说我变开朗了。丈夫和孩子目睹我的身体和精神状态的巨大变化,先后走進大法。丈夫没修炼几天,脚踝骨筋包奇迹的消失,后来烟也不抽了,酒也不喝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变好了,他逢人就说大法的神奇。我听师父的话,“修炼要专一”。劝说丈夫把几尊佛像送回了寺院,其它气功书,各种算命的乱七八糟的书也都烧掉了,唯独一些恶党的邪书没有舍得扔,还认为有收藏价值,直到《九评》出世的那一天。

从我们全家走進大法修炼的近一年时间里,我们严格按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修的特别的纯净,家庭和睦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了人生修炼的美好。人的心灵被大法净化了,那种人生从未有过的舒服常人是无法想象的。我们都体会到大法是那样的博大精深。(现在知道是师尊给我们在个人修炼上推到了位)。

三.邪党迫害 家庭魔难

可是好景不长,江氏集团利用共产党的邪恶本质铺天盖地的镇压让人类道德回升的宇宙大法。面对新闻媒体的蛊惑造谣、诽谤。丈夫开始怀疑、动摇,萎靡不振。天天盯着恶党的节目看。全国各地恶党的爪牙非法抓捕大法弟子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邻里、甚至有修炼人的亲人在揭发大法弟子。丈夫被邪恶的气势吓怕了,阻碍我学法。大法书没藏好,他就恶语相向,看他变成这样,我心里难受,无论如何苦口婆心的劝说都无济于事。有时被他影响的心性也掉到了谷底。家庭大战接连不断。

面对突如其来的、来势凶猛的矛盾,我总是守不住心性。在这期间我们家里先后发生了几件大事,丈夫有一次魔性大发,又开始在家里发泄,我不想与他争辩,从卧室往外走,他在我身后,把家里的尖刀向我撇过来,偏了一点,扎在墙上,我没有害怕,觉得师尊就在身边。有一次,他竟然在家里把白酒倒在可乐纸箱上点燃,说要全家都烧死(孩子不在家),并且哈哈狂笑,这一景象要是常人看到,绝对认为他不是正常人。那时恶党在电视上经常迷惑常人,报导一些所谓的练功人出偏甚至自杀的情况,我并没有被迷惑,心想只要修炼人听师父的话,绝对不会出任何问题。

在丈夫把火点燃的那一刻,我只想到绝对不能因为自己给大法抹黑,更不能让邪恶钻空子,上去就把已经窜起来的火扑灭了(事后有些后怕,因为家里的墙群都是非常易燃的材质)。但是我个人确实受到很大的冲击。原本因为大法才变得和睦的家庭,在恶党恐怖的镇压下再次分崩离析。

恶党的邪把我吓住了,我开始怀疑自己,怕承受不住迫害,吃不了这样的苦,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自己怕是修不成了。和修炼精進的、勇往直前進京证实法的同修比,我感到惭愧。那时修炼的环境非常封闭,经常联系的同修進京上访已被非法关押,我象一个断了线的风筝不知如何是好。常人的念头开始逐渐浮现,不能理智的对待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任何事情,总觉得是丈夫跟我过不去;当我想起自己还是个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时,我会反复背诵师尊的《洪吟》〈苦其心志〉;当我过不去关的时候,我会想师父说过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三.在大法中熔炼

就这样迷惘了好一段时间,有一次,在睡梦中看见一个大屋子,我们有四、五个大法弟子站门边上,师父在屋子的另一边,面对好几台外面包着黄土的锅炉,看着炉口,并且来回巡视着,好象在看炉口里面的火旺不旺。师父忙前忙后,但是并不看我们。醒来后,悟到师父在点化我修炼就象一个大熔炉,不怕火炼的才是真金。现在回想起来,我和丈夫表面的摩擦,在另外空间,更久远的业债不知去了多少,不知不觉中也去掉了我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各种执著心。就象师父说的要感谢给自己提高心性的这个人。

有一次,丈夫承受不住邪恶环境的压力,跑到师父法像前,喊着师父的名字胡说八道。在这以后,丈夫莫名其妙的发生过三次车祸,有惊无险,其中一次,他的下半身是后方的车急刹车撞的。在这时候,他想起了大法,想到自己曾经还是个修炼人。所以没要求对方司机做任何补偿,可是他下半身大腿里外侧都撞得乌紫。他一星期后才告诉我这件事,自己说是报应。看到没完全恢复的伤痕,我心里也不好受,我想我们是同修,而且又是最近的亲人,缘份不浅,能同时得法不容易。过去怕他放弃修炼是出于情,现在我的慈悲心促使我绝对不能让他放弃。

第一次,我们坐下来在学法的问题上心平气和的长谈了一次。这时师尊的《美国大湖区讲法》也及时的送到了我们手里,使我们增强了学法的信心,丈夫也逐渐开始转变了。记得第一次师父让弟子发正念时,我和孩子同时感受到师父给我们加持了巨大的能量,我知道师父在鼓励着我们。当时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就想哭,师父从来就没有离开过我们弟子,处处都在呵护着我们,感激的心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有一次丈夫情绪又失控发泄,事后躲到单位不好意思回家,我抱着试试的心理向他发正念,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全世界发正念时间,我发一念铲除他身后的邪恶烂鬼、附体。五分钟正念刚发完,丈夫突然来电话说,他刚想睡觉,从他身上掉下个蟒蛇,真真切切的感觉,也把他吓了一身冷汗。我什么都明白了。这一事实我告诉了同修们,使他们都增加了发正念的信心,我们悟到师尊让弟子做的任何的事情,看起来简单,但是在另外空间都起着相当大的作用。

四.救度众生 成立家庭资料点

为救度众生,师尊让我们做好三件事,我由不成熟逐渐走向成熟。有一次,我们地区的主要资料点,懂技术的同修都被非法抓捕,在我去公安局发正念时,听说了同修接二连三被抓的原因后,顿时正念全无,急忙坐车往回赶。刚一到家,孩子说一个同修刚走。说让我快躲一躲,当时吓的我两腿发软,我只想到赶快把做资料的设备转移,不能落在恶人手里,设备放在亲戚家里,遭到冷眼,心里起伏很大。回到家又像热锅上的蚂蚁,看到楼下的轿车都觉的是冲我来的,体现出来的状态实在不象一个修炼人。

为稳定情绪我反反复复背诵师父《洪吟二》里的〈怕啥〉和〈师徒恩〉。之后我坐下来开始发正念,心想绝对不承认旧势力的邪恶迫害,我是师尊的弟子,我再有漏,邪恶的旧势力也不配来迫害我。这一念一出,忽然感觉全身的能量释放出来了,那一刻怕心立刻消失了,我知道是师尊给我加持的力量。后来同修之间互相切磋向内找,静下心来认认真真的学法,一星期后整个地区恢复了正常,我也独立的开始运作资料点,遇到不懂的就的在网上学习技术,修去了依赖别人的执著。

有的同修也想成立家庭资料点,可就是怕,我就告诉他们突破封锁的安全网络知识。从明慧网下载《资料点手册》分别发在他们手中。现在我们这里的家庭资料点已经遍地开花。

通过近十年的修炼历程,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牢记真、善、忍法理,坚定信念,信师信法,真的是“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