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孩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日】她们因为不同原因触犯刑律,被羁押于看守所,面临着法律的惩罚。她们是三个风华正茂、正值花季年龄的少女。一个是从小娇生惯养生活条件优越的在校学生,因感情纠葛,无意中和男友将前男友错伤致死,事情发生时,她才十八岁;一个是因在其住所发现毒品,为维护男友,自己身陷牢笼;一个是因为无知而贩毒。

她们是三个迷失人生方向,不知该如何确定人生道路的孩子,最需要的是有人给她们指导,能够让她们拨正人生航向,不致使她们因一时之错消沉,堕落终生。中共无论是对国际社会还是对国内民众,都宣称他们对犯罪的人实施的是“人性化”教育,然而,真实的情况是他们只会禁锢犯人的自由,强迫他们劳动,却无法在思想上真正让他们获得全新的人生观教育,也无法让这些犯罪的人真正的发自内心的洗心革面。中共的所谓思想教育都是内容空洞的政治教条,根本没有能力从心灵上触及到人的内心深处,当然也就没有能力改变人心了。

这三个女孩在看守所里遇到的情况也是这样,看守所的管教每月一次的例行公事的谈话,她们甚至看不到什么好书,看的电视也只有中央一台的新闻联播以及所谓“主旋律”电视剧,她们的心灵再次遭遇荒漠。她们真的只能这样麻木的被中共圈养着吗?

中共从一九九九年以来迫害法轮功至今已近九年,中国大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投入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在这个看守所里,也关押着不少大法弟子,尤其是女仓,每个仓都有。这三个女孩,她们也遇到了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跟她们讲大法被中共迫害的真相,讲大法弟子因坚持信仰被中共残酷折磨的真相,讲大法在全世界被洪传的情况。她们都明白了,知道了大法好,也看到了中共的坏,她们因而都退了团、退了队。在跟大法弟子的朝夕相处中,她们看到了大法弟子在魔难中所展现出来的善良与坚忍,看到了她们为坚持真理而无所畏惧的坚如磐石的心,她们被大法弟子深深感动。

在这个过程中,大法弟子跟她们讲做人的道理,跟她们讲了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跟她们讲了我们中华文明所蕴含的神传文化的内涵,跟她们讲了中共宣扬无神论导致的社会道德的整体败坏与下滑……大法弟子把她能背下的李洪志师父的诗、经文抄写出来,让这些女孩们一起看。

慢慢的,这三个女孩明白的东西越来越多,她们看到了大法所展现出来的一条完全不同以前的人生道路,她们决定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的,她们学会了五套功法,每天找时间炼,大法弟子还告诉她们做一个修炼的人就要严格要求自己,要按照“真、善、忍”去做,无论在这里还是将来步入社会都首先要做一个好人,三个女孩都记住了,她们的人生道路也从此发生真正改变。

看守所的条件很艰苦,这里不允许自己买食品、营养品,连生活日用品都不能买。看守所只按最低标准每月发生活必需品,而且质量很差,一日三餐也谈不上什么营养,能吃饱就行。把关押在看守所的人,长期在这样的条件下生活,而且每天只能坐着,不能随便走动、伸腿,只有操练的时间可以活动筋骨。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使很多人的身体素质急剧下降,营养严重不良。而且,如果生病了,看守所的医生也只给最差的药,常常是一种药治好几种毫不相关的病,他们经常说的是“多喝水,多操练”,好象喝水和操练是可以治百病的一样。二零零七年这里发生过一起因生病得不到及时治疗导致死亡的例子就是明证。人总得有个生存的权利吧?她们看到大法弟子因为修炼的原因,身体都很好,所以很多人都想炼功,而且确实的,在她们开始炼功后,身体变化很大,脸色红润了,心情开朗了,她们很少再打病历,病历本都是空白的。

可是看守所的警察,他们不愿看到这些炼功的人向善的心,不愿看到她们保证最起码的生存权利,而以种种理由干涉她们炼法轮功。就是这三个女孩在晚上利用等待洗澡的时间炼功,被值班管教罚操练和写检讨,值班管教强行要求不交所谓的“检讨”,全仓不给看电视,以示惩罚,并在全仓睡觉后,每隔半小时开广播催交,影响全仓休息,她们没有写,但给她(警察)写了一封讲真相的信,署名中写下了“大法弟子”,值班管教破口大骂。第二天,该仓主管与另一管教进仓后,开始任意辱骂这三个女孩,且要她们罚站,三个女孩不肯,始终坚持自己没有错,管教于是立即叫人将她们三个定镣(戴上脚镣、手铐并且固定在地面圆坑中的铁环中,让人只能弯着身子,受刑者非常难受),看守所规定定镣基本都要十五天。

这件事情发生后,该仓全仓人都认为过份,全仓人签名要求给她们解镣。此外,仓里大法弟子一方面坚持给管教讲真相,给她写了一封认为她们炼功没有错的信,另一方面,要求约见所长及检察官,将事情向上面汇报。而所长以大法弟子不肯戴手铐、不肯低头钻铁链为由不肯见面。其中一个女孩期满释放,直到释放前,她才被解镣。在后来,大法弟子要求约见的检察官的推托之辞是:她们三个人不是因为修大法进来的,言下之意说她们不符合真善忍,因而不允许炼功。

这三个女孩并未违反监规,只单纯炼功,却被看守所施予重罚,她们想以“虐待被监管人员罪”控告这些违法行为的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