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实在在的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真正引起自己对修炼的重视是从一次病业状态开始的。由于一段时间工作较忙,学法、发正念跟不上,即使跟上了也是象完成任务一样。没有讲究实效。师父也曾多次点化,比如房子漏水、车子漏气、下水道堵塞等。由于对自己的放松,也曾去向内找,但找的比较浮浅,重视成度不够,还伴随着一种思想:或许这些都是干扰,否定它。随即用人的办法解决了。还有点侥幸心理:现在不象从前那么抓紧,这不也没什么,有些同修不也常常这样吗?

直到后来有一天出现病业状态,全身发冷,冷了两天接着出现肚子一侧胀痛,甚至痛的不能动(自己从刚進门到整个修炼过程,几乎没出现过大的病业)。并且脑子里不停的往外返不好的念头,这时害怕起来,怕旧势力给自己做了什么安排,破坏法,就不停的清理。自己默默的长时间发正念内外清理、否定它并放下生死,求师父加持,找同修帮助,终于几天挺过来了。这回真是惊醒了自己,真是感到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能拿着师父的慈悲当儿戏,邪恶却不跟你客气,它先放大你的执著,引领着你看似风平浪静,然后突然给你来一下子狠的,你要是正念不足都难过关。有时想我的惰性怎么这么重,环境稍一宽松安逸心就会上来,就消退精進的意志,这个假现实就这么容易迷惑人,真是人间太险恶,让你在舒舒服服之中就可能毁掉你。

有些执著是长期积攒在那里,没有在日常的矛盾碰撞或干扰中及时抓住,往深处挖挖根,只是认识到了就过去了。比如对钱财的执著,因平时不缺钱,做真相也没少拿,就觉的好象是放下了,其实想起来为什么人家欠帐不还就动心呢?怕人家来借钱,又怕借了不还,干脆用人的办法以后不借了,还从法上找个理由,没有想一想发生这些事与自己的心有什么关系?

还有对情的执著,看起来是为孩子修炼抓紧,很用心,其实隐藏着执著,对情的执著。有时脑子里常回想起她小时的样子,觉的很喜欢,就随着去,没有重视是该放这个情。

对名的执著,觉的在常人中的名早看淡了,其实不是,有时只是换了个方式而已,有时表现出在常人中有要面子的虚荣心。有一次为了什么事孩子跟她爸爸大声争吵,吵声直刺我的心,我非常激动的劝他们快停下来,别让邻居们听见笑话,当时那么的动心,以至劝不住竟哭起来,嘴上说是别破坏法,掩盖着很强的求名的心。还有在同修之间,总是展现出自己优秀的一面,把不足的一面隐起来默默修。有时被同修指出不足时,竭力从法上找理由为自己的执著开拓,证明自己没有错,这都暴露出求名的心。

还有明显的争斗心、妒嫉心、证实自我的心。有时在家中跟丈夫说话,一开口说话他就跟我斗,有时给同修指出什么时,同修也带着争斗弹回来,刚开时还认为是人家的不对,后来下决心反过来看自己,是自己有这些争斗心、争强心、好胜心、妒嫉心、证实自我的心,别人的反映是面镜子照到了自己空间场中的东西反过来让我看。这些败坏物质只是认识到了还不行,必须在实践中清除它。

还有维护自己利益不受伤害的心。谁要是影响自己根本利益,简直是魔性的表现,有时表现的很不理性。

有时我们只注重了做事,碰到麻烦忽视了内修。如果没有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大法弟子也不会有讲真相,只有修炼,既然迫害发生了,现在大法弟子救人是最重要的,也不能因为旧势力的参与就改变了我们什么,个人的修炼同样重要。我们不能老是修的那么被动,好象是被旧势力逼着修,大法弟子的威德怎么建立?如果我们的场修的那么纯净,邪恶在哪里生存?

只有修好自己,我们做的事才有意义,才会有好的效果,因为那是法的体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