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升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写出自己的一点经历、一点认识,和大家共同交流。我想这也是一个除去自我的过程,也是证实法的一部份。写修炼体会交流文章不是证实自我、让别人承认自己如何完美、文笔如何优美等,而是通过写文章表达自己在证实法中悟到的法理,把其中的闪光之处通过交流,让其他同修参考、借鉴,给交流会注入生机与活力。

我于九八年得法修炼,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有许多酸甜苦辣,经过许多巨关巨难,曾经沮丧过、灰心、自暴自弃。我知道这是师父的精心呵护,才使我走到了今天。

九九年七月江氏流氓集团大规模镇压法轮功后,我和其他同修到省政府上访,被镇派出所劫持回当地后,在镇政府和单位的压力下写了保证。那时对正法修炼的实质并不清楚,法理上也不清晰,更谈不上理智、智慧的证实法,没有了以前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我心里知道大法好,但不知怎么做。直到二零零零年收到了城市的亲戚(同修)寄来的师父新经文《心自明》、《走向圆满》、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等,才知道同修们并没有放弃修炼。也看到一些同修被迫害的报道,特别是山东同修陈子秀等被迫害致死的报道对我触动很大,感到她们太伟大了。可是同时却产生了不正的念头,心里想劳教所被迫害的同修了不起,修的高,而自己却在家丰衣足食,师父承不承认自己是弟子还是问题呢。对师父经文《理性》反面理解,“有学员说,为了证实法都到拘留所,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学员们哪不是这样啊。”我把“哪”理解为“哪na(三声)”,误认为同修们都是这样,只有被劳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炼。可能正是这不正的一念导致我后来被迫害吧。

二零零零年底我和其他几个同修一起到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街上散发了真相资料,并挂上了真相条幅,“法轮大法好”、“还师父清白”等条幅满街都是。经过一路辗转,我们到了天安门广场,终于拉开了横幅“法轮大法好”,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后来我们被劫持回当地,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被非法判刑三年。从监狱出来后,我知道是自己不正的念头导致了这一巨难,同时也感到自己和外面同修的差距,心中感到沮丧、灰心、自暴自弃,总感觉自己就是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所说的第三种人。后来通过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使我又增添了信心。是啊,不管自己属于哪一部份,今天能和师父同在世间助师正法,就是我们最大的荣幸。现在是正法时期,正法给每一个生命提供了纠正过错、提升层次的机缘,何况我们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由慈悲伟大的师父亲自度化,没有理由去犹豫、自卑,只有听师父的话,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抓紧讲真相救世人,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哪怕自己以前做过错事,走过弯路,只要现在从新做好,抓住每一天的机会,就能跟上正法的形势。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在这场迫害当中走向反面的,甚至于做了很不好的事的,我告诉大家,师父也不想丢下他们。”师父慈悲,不会因为我们以前做错了而放弃我们,我们只有抓紧救度众生,不断精進,才不枉费师父的洪大慈悲。

后来我渐渐明白,大法弟子并不是在旧势力制造的魔难、被迫害中才能修的高,我们是在走好师父安排的路中提高,具体到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的威德来自救度世人证实法中,而不在于承受旧势力迫害。同修被旧势力迫害,遭绑架,都是因为做错了事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或者长期不能精進,致使关难越积越大,不能摆脱旧势力的束缚而导致的。做好三件事是我们否定旧势力的法宝,理智、智慧的讲清真相是抵制迫害的最有利武器。静心学法,破除旧势力安排。

二零零五年我只身一人在外打工,当我决定回家后,就到火车站买好了回家的车票。刚進火车站候车厅,几个警察把我拉到一边说要進行检查,要查身份证,行李包也要打开检查。我一下子愣住了,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我的行李包中有大法书籍、周刊等资料。趁警察检查前面两位乘客的过程中,我站在那里开始发正念,不一会儿那几个警察便走开了,刚才检查行李的那个警察也到旁边的房间中去了。我趁这个机会拎上行李包走出了候车厅,把火车票退了,又回到了打工的地方。因为我的工作已经辞掉了,所以必须得回家,但是现在乘火车还是坐长途汽车我却犹豫不决。坐长途汽车价格高又不方便,坐火车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又害怕火车站的检查。于是我给家乡的同修打电话,同修问我带了身份证没有,我说带了,同修说“你带了身份证你怕什么”。同修这一句正念坚定的话给了我勇气。我知道这是邪恶因素的干扰,是恶党耍的花招,它们的目地是搜《九评》,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我静下心来学法,当学到(《洪吟二》〈无〉)“進则可成万万物 退去全无永是迷”,一个“進”字深深打入我的脑海,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不能退。接下来的三、四天我都整天学法,《转法轮》也学了两遍,这样心里就不再那么害怕了。

三、四天过后我又买了回家的火车票,到了候车厅,前几天检查的一圈警察没有了,我很顺利的上了火车,心里很高兴,火车马上就开了。正当我为走过了候车厅的盘查而高兴时,忽然有乘警对车厢内乘客的行李开始進行检查。很快便轮到了我的行李,乘警让我把行李包打开。我想我的行李包中有大法书籍,绝对不能让乘警進行所谓的“检查”,我义正辞严的对乘警说:“我的行李已经在進站时通过正常的安全检查了,你们这样拆开乘客私人物品是违法的。”(進站时乘客都要把行李放在安全通道上進行电子检测)。那乘警一看我不配合,就又叫来了几个乘警,其中一个头气势汹汹的对我说:“今天你的行李开也得开,不开也得开。”我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侵犯公民合法权益,你们没有合法依据,我不会让你们检查的。我配合你们犯了罪,那是在害你们。”他听我说是为他们好后,也没有那么嚣张了,但还是坚持要我把行李打开,就这样僵持了半个多小时。我想他们是受了邪恶因素的操控,便一直发正念,心里想“求师父帮助一下吧”。就在这一念头刚一发出后,他们中的那个头接到电话,可能是他们的上级的电话,马上就都走开了。就这样在师父的正念加持下,我闯过了乘警的纠缠。

从外地回来后,我看到同修们都很精進,有的面对面讲真相,有的发真相资料,有的写信等等。特别是发真相资料,几乎人人出去发。看到他们这样做,我心里很佩服,但自己却有怕心,怕被抓后再受到迫害,因而不敢走出去。后来在同修的鼓励下,终于冲破了这个心理障碍。在同修的带领下,从刚开始发几份,到后来几十份甚至更多,越发越顺手,越发越轻松,上楼下楼好象在飞一样,精神状况也感觉越来越好。每次出去发资料前都要多学法,《转法轮》至少学二、三讲,辅助学其它讲法,这时学法感觉更能入心,每个字都象在动一样,发资料也很顺利,没什么干扰。

我体会到发真相资料是一种大面积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好办法,比如一栋普通的居民楼,按三个单元、五层、一层两户计算,总共有三十户人家,一家三口就是九十人,在晚上发三个单元是很快的,一下子就完成。而这九十人通过我们发送的真相资料就有机会明白真相,从而得到救度。当然其它讲清真相的方式也不可缺少。当世人看了资料明白真相后,有的可能要三退,有的甚至想修炼大法,就需要我们和世人面对面接触,進一步向他们讲清真相,想要走入大法修炼的世人我们教他们学法炼功。各种讲清真相的方式都可以结合起来用,只要能让世人明白真相,我们可以随意所用,随机而行。

在实际生活中,每当我精神不振、工作不理想,或者其它什么事干扰时,我想这种状况就需要我精進了。我会去和同修们集体学法,学完法后我们一起出去发真相资料,到洗脑班、劳教所等关押大法弟子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等等。这时马上就感觉很轻松了,一切好象又有了生机。我想这可能是我证实法的原因吧,是精進的状态。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对我一直是个难题,开口讲真相缺乏正念,劝退的人数也屈指可数,和那些这方面做的好的同修相比真的很惭愧,我想只有扎实学法,多开口讲才会正念越强,越有智慧。

从开始修炼到现在,我从一个不知道如何修炼、法理不清的初学者,到现在渐渐明白了修炼的内涵,怎么样证实法救度众生,也体会到了修炼的乐趣,同时也感到救度众生的责任很重大。我知道我做的还很不够,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我会继续努力。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个人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