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我是山东人。十多年前,因为丈夫在山西当兵,家里又没人帮着看孩子,只好办了停薪留职去了山西。九四年春天来到山西临汾,当年秋天就在那里得法了。

千里有缘一线牵

说起得法经过真是“千里有缘一线牵”,我从山东省跑到山西省得法。这天,我丈夫因身体不好去部队卫生室输液,中午到吃饭时间了他还没回家,我去卫生室找他。到那里就看到一个大夫在跟他讲话,看到我去就不说了。我问你们在说什么呢?大夫说:“说气功呢!”我一听说气功,就说:“气功好啊,你教他炼吧!”大夫说:“如果你们愿意学晚上到我家去。”就这样,我们一家三口就去了这位大夫家。大夫给我们介绍了大法。因为对气功一点也不了解,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印象最深的是他给我讲《转法轮》中的第一讲中“气功是史前文化”里面的内容。大夫给我讲的时候,我丈夫带着孩子玩去了,说让我学了再教他吧,可是因为我修的不好,他到现在也没走進大法。但在九九年7.20之前非常支持我修炼。

法轮功以前我身体很弱,不是这里疼就是那里痒,感冒、上火不断,平时别人不感冒我感冒,一有流感就落不下,三天两头口生疮、唇裂口淌血,人无精打采,还有多种妇科病,各种中西药吃了不少也不见好,时常痛苦的不行,感到人活着真没劲,情绪时好时坏,毫无理由的就发脾气,搞的家庭象战场一样,丈夫、孩子跟着受罪。得法后倒也没什么想法,因为不了解就决定先看看书上是怎么说的。当我一页页看下去时觉的好象明白了好多问题。

第三天上午开始拉肚子,而后是感冒,就象师父讲的“我们炼功人不是讲净化身体吗?不断的净化身体,不断的向高层次上发展。”(《转法轮》)我的身体虽然难受但是和原来的难受比起来很不一样了,特别是人还很精神,所以我相信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呢!从此身体轻快了,心里轻松了。

曲折的修炼路

通过继续学法,由原来的一无所知到明白大法是让人修炼返本归真,自己的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我原本对常人中的一些事不感兴趣,不争名不夺利,觉的世上的一切皆与我无关,觉的自己在常人中做个好人就行了。

表面上看我好象如此,可事实却是变异的常人的观念,当我认识提高后跟一起炼功的辅导员说:“我现在怎么觉的自己这么坏啊?”有法在,一切都用法来衡量自己,每天都感到自己有新的变化,我丈夫也到处宣扬:“我媳妇自从学了法轮功变好了,不跟我吵架了,你也学吧,我退了休也炼。”

由于自己没有理解法,没有重视心性修炼,以至于家庭里出现矛盾时,光看到别人的不足,事事用法来衡量别人,对丈夫也按照大法的标准去衡量,结果矛盾就更突出了。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就出现一次矛盾。学法是我逐渐认识到修炼的根本是修心性,我该提高了。师父说:“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也就是说,你要重视心性修炼,按照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去修炼,把常人中的欲望,不好的心,做坏事的想法去掉。思想境界只要提高上来一点,自身的坏的东西已经去掉一些了。”(《转法轮》)认识提高了,矛盾也就解决的好一些。

如果说七二零前我在家庭关上能过去的话,九九年七二零后则走了一段弯路,差一点离开大法。当邪恶铺天盖地的压下来时,我的家人、亲戚都害怕了,他们中有的是为我着想,怕我被迫害;有的是为他们自己着想怕受牵连,于是对我施加各种压力。为了达到不让我修炼大法的目地,运用各种关系和手段,对我实行打压和威胁。由于当时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自己学法受到了影响,心性受到了干扰,我法理不清,只是一味的承受,用常人的方法对抗,全然没有了大法弟子的样子,并一度离开了大法。那时人就象失控一样,觉的自己反正已经不炼了,于是在家里跟我丈夫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还振振有辞的说常人就是这样,有时还不如常人。

直到有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了同修,一眼看到同修状态是那么好,白里透红的脸上透着喜庆,最引我注目的是她的牙齿雪白雪白的。同修问我还炼不炼,说她因去了天安门为法轮功说公道话,竟被劳教,现在刚刚从劳教所出来。她问了我的情况后还很为我可惜。见到她的那一刻我就明白我错了,回到家里就把炼功磁带找出来炼动功。这一下可把我丈夫吓坏了,开始时劝我不听他就动手打我,找我的父母、哥、姐、妹对我行阻挠,可是我的亲人们只是怕我吃亏,并不反对我炼法轮功,说只要好在家里炼就行了。当然这是变异了的观念。我丈夫一看是这个结果,没达到目地,就骂我的家人,想以此激怒我达到他的目地,可我一旦明白了,任何手段都是徒劳的。可喜的是,当我回归大法后,就感到自己以前修好的又呼呼的回到我身上,感觉自己人又变好了,师父没有怪我,还时时在看护着我。

后来我工作单位一个同修去北京被抓,这下吓坏了单位里的人,我家里人更害怕了,特别是我的大姑姐一家极力反对,他姐姐甚至在电话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这时丈夫回家脸拉的老长,让我放弃,我和他辩解了几句,他对我又打又骂,甚至把我二哥(警察)从老家叫来想阻挠我修炼。我没有动心,还是炼。

回到大法修炼中

直到有一天单位里那个被非法劳教的那人回单位上班,用他那些所谓的“转化”谬论迷惑我,让我主动跟丈夫承认错误,并表示不再修炼大法,把大法书籍都处理了等等,虽然心里不情愿,但还是认为人家层次高,又去过天安门,自己完全背离大法,回家就主动按他说的做了,当时我丈夫感到很吃惊还跪下来给我磕头,并把我找出来的大法书给扔了,我自己也烧了两本。对大法和师父犯了大罪。我女儿见我烧书哭着求我把书留下来,我就把那人的话说了一遍,女儿说:“我骂不出来。”就这样我没了大法书。可是家庭矛盾并没有因此解决,过后我丈夫还怨我说:“人家说你就听,我的话你就听不去。”我和他的关系没有得到改善,而且矛盾越来越多,越来越严重。

背叛了大法的这段时间拖的很长,在这些日子里我还跑到同修家去表白自己,可是同修不为所动,你说你的我炼我的,可是对我还是那么善。我自己并没清醒,因为没有法学,完全是一个常人。

可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期间发生很多的事情让我有所醒悟。有一段时间我总是发困,甚至骑在车上都有点迷糊,这才想起我还要学大法,只有大法能救我。我再一次来到同修家请了一本《转法轮》,可有了书环境不允许,只好放到单位里,这样学学停停一遍都看不完就又放着不动了。至于讲真相做的更差,只是偶尔从同修那里拿点资料发发,还胆胆突突的吓的不行。

我经常去同修家,她俩口都修炼,经常听他俩在一起切磋,对我帮助很大,慢慢的我又在家里学法炼功了,当然还是不让丈夫知道,一天天学法悟性提高了,在家里由不公开到公开炼功,也走了一些弯路。

一定要带好小弟子

在修炼中,各种执著心不断的往外返,这其中有对我女儿的执著心的问题。由于自己修炼中出现的问题,走了大的弯路,反映到孩子那里就是她由一个懂事、听话的小弟子渐渐的变的叛逆、不听管教。我女儿九二年出生,我得法后她一直在大法的环境里成长,从小既懂事又聪明,几乎没觉的怎么操心就长大了,在我心里认为有师有法孩子就不会学坏,可是由于我的不精進差点把孩子给毁了。

上初中后,她开始学习劲头很足,成绩不断提高,我们俩口心里很高兴,尤其我丈夫在人面前更觉的脸上有光。可好景不长,初一下学期成绩开始下降,初二更是苗头不对,一些不良因素在孩子身上表现出来,甚至不把学习当回事了。这期间我曾用大法引导过她,当时听着也答应学法,可是由于自身的不精進更带不好孩子。在二零零七年过年期间,我和丈夫用常人的方法把女儿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并且动手打孩子,失去理智的骂孩子,还觉的自己很正确。常人的办法没有用,一点也没见好转,天天叨叨孩子,使孩子离法越来越远。师父说:“有人管孩子也发火,简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着那样,你自己不要真正动气,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过不去,就发脾气,还想长功啊。”(《转法轮》)这话也常常想起,可就是没有真正认识到。过年后,我认识到再这样下去不行了,就认真的心平气和跟女儿谈了一次,从那天起,我家也成立了俩人学法小组,每天晚上学半小时的法,渐渐的女儿跟我无话不谈了,变的也开朗了,遇事也能从法上去认识了,这些变化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我就觉的我女儿又回来了。可有一个问题一直是我执著不放的,就是女儿的学习成绩总是忽高忽低,让我的心始终吊着,自己执著的整天唠叨她,还用大法来为自己找借口掩盖自己的执著心,孩子说:“你比谁都执著,还说别人,这不都是你的心促成的。”我知道这是师父用孩子的嘴来点化我,是啊,该放下了,该清醒了,一切都随其自然,只有好好学法共同精進,才能不辜负师恩,带好大法小弟子。

做好三件事 跟上正法進程

认识到了就要行动起来,我开始精進,认真学法炼功,家里的环境在不知不觉中有了改善,虽然有矛盾有关也不觉的那么苦了,那种剜心透骨的难受和心灰意冷的感觉今天对我来说真的找不到了,只有学法,学法就能提高。

发正念我开始做的很差,没有认识到重要性,不重视,到时间有时忘了;有时发正念思想不集中或坐不住,出现各种干扰,直到这段时间才赶了上来,自己在变周围也在变。

为了更好讲真相救众生,跟上师父正法進程,我也想成为资料点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家里电脑、宽带一切都具备,就主动请同修帮我装上了破网软件。通过明慧网我能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看同修写的修炼文章,自己下载真相资料,如真相传单、真相小册子、不干胶等,自己打印出来再出去发。

开始时发资料也有怕心,发着发着怕心就没有了。我发现,如果每天接着发下去就会越做越轻松自如;如果停顿几天再做就会有惰性,有怕心,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好长时间做不好,在做三件事上就不能精進。

随着讲真相做的多了,渐渐的智慧越来越多,讲真相的方法也越来越多,由开始的制作真相资料、发资料,到刻光盘,面对面讲真相,收集真相电话,用人民币讲真相,发《九评》,粘贴不干胶等等,等等,方法多种多样。

用人民币讲真相,开始的时候心里总是不稳,有怕心,可是用着用着发现怕心没了。起初每次只用一、两张,到后来只要购物都用真相纸币。一般我都到早市(菜市场)去,这里买一点那里买一点,每次都把真相纸币花出去。后来我就在每一张纸币上都写上真相,比如每次买东西我都是先用大额真相纸币,找回零钱后再用小额的真相纸币,每次少买,到多个摊位上买,真相纸币就用的快。早市上人来人往,真相纸币流通的快,就是偶尔有人看到也不会说什么,都会收下。偶尔有人不收,换一张就行了。

我开始用打印机打印,发现打印的真相容易从纸币上褪掉,改用手写就好多了(注意要适当改变字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