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归航要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我原本于一九九七年有幸得法,然而在邪恶党魁江××发动“七•二零”之后,我却一直没能走出来。八年过去了,这些时间里,我不但没有精進实修,还造了一身的业力,面对师父,面对大法,我真感到无地自容!直到零七年六月,在一次感情挫折之后,我才回到修炼的路上。那些天,我带着执着于情的痛苦,一遍又一遍的读着《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还有同修的心得体会。我感到自己是多么的肮脏和懦弱,开始努力回归。

那个时候我用同事的电脑上网,把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下载到我的手机上,以便走路或坐车时候学法。同时又下载了师父全部讲法的电子书,放在手机的深层目录下。通过学法,我逐渐清醒。当时,同修的一些心得也给了我启发。从我走回来的第一天起,我一直担心的就是:时间太紧了,而我又做了错事,回头太晚,我还有机会么?师父还会管我么?与弟弟交流的时候,他说:“对时间的执著也是一个要去的心。应当放下一切顾虑,只管勇猛精進,剩下的事情就不是我们要想的了。”我想也是,但始终不能释然。有一次我梦见自己考试作文,自以为写够了一百字,可以交卷了,哪知快要结束时发现规定是要写八百字的。我就想,是不是大法弟子的修炼也要“交卷”了,而我自己未能精進,最终不能圆满了?心中特别失落。而那种失落,不等同于常人中失去的任何东西,而是千万年以来的等候一朝错失时回头无路的悔恨。好久,我都回不过神来。弟弟对我说,他也经常做类似的梦,而每当做这种梦时,就是自己不精進的时候;师父既然还在梦里点化我们,那就是还在管我们,否则,这个梦也不会做了。于是,我从新打起精神,立志精進。

从那以后,我让自己放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认真扎实的修下去。由于掉队太久,当我看到同修们一个个早已走出来讲真相,救众生,就想马上成立个人资料点,走出去真相。我向弟弟表达了这种想法。他觉得由于我迷失太久,正念还不够强大,刚一進来就讲真相,容易被邪恶钻空子,从而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和损失;加上长时间不读书学法,自己学法都不深,讲真相就很难收到好的效果。我想想,觉得有道理,就下决心尽快学好法,救度众生,践行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的神圣职责和史前大愿。

师父在《洪吟二》《快讲》中讲:“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于是,我就想,自己要创造条件,主动走出去。有幸能与正法时期的师父同在,是每一个人千万年不遇的机缘。然而在恶党一轮又一轮的煽动和欺骗之下,他们中的一些人迷失了本性。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是大法弟子树立威德、走向圆满的过程。于是,我利用出差的机会,向一个来我们单位实习的同事开始了第一次讲真相。首先,我打开单位的手提电脑,播放了之前我拷進来的《九评》以及《风雨天地行》,并有意把声音放大,使他听到并引起注意。很快,他凑过来和我一起看了。但一开始,他还是有点怀疑,对其中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惨状有些犹豫,并不时的自语“是真的么?”我抓住机会,向他讲道:“这些都是已经发生或正在发生的真实情况。共产党封锁了一切消息,蒙蔽了世人,使人们无从了解真相。今天是一个机会,让你了解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其实,还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我们县城的一位法轮功弟子就被劳教判刑,先是四年,又延长到七年。家中本来还有妻子和孩子,很久以前就妻离子散,音信全无了。我们武汉大学就有学生和老师被绑架至洗脑班非法关押、判刑。这是我所知道的。重重封锁之下,被掩盖的罪恶又何止这些呢!想必你对‘六四’那场镇压至少是有所耳闻的吧?直到现在,广大群众对于争取自由、抵制腐败的‘六四’学运讳莫如深,那都是中共血腥镇压之下恐怖的余波啊……”他听到这些,若有所思,对我讲的并不抵触。为了使他進一步了解中共的罪恶,我又给他看了九评之七——评中国共产党的杀人历史,这一段使他产生了很深的共鸣。他讲到自己的爷爷以前就是地主,但一直与人为善,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在当地有着极好的口碑,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清除“地富反坏右”中被批斗,落得一个悲惨的结局。我也趁机讲了自己朋友中相似的情形,让他很是唏嘘。我看得出,他已经基本接受了。这样,下一次我再次提及的时候,他很痛快的退了团和队。甚至有时,当我给别人讲真相的时候,他也会在一旁帮着说话。

就在那时,我感觉到从新找回了自己,找到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位置以及在正法时期所肩负的历史使命。那天,我第一次把盘腿时间从半小时突破到四十五分钟。写到这里,我又觉得惭愧了。由于赶着准备器材、做资料,已经好久没有系统有序的炼功了。现在认识到了,就要保证做好并从新补回来。

能够走出来,“怕”是第一个要去的执著心。有一次,我去郊区做外业。在一家门口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问我关于行业内的事情。我想到,每一个人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恶党铺天盖地的谎言的欺骗,每个人都有清醒的一面想要了解真相。而在这样紧迫的时间里,每一次相遇都是一次久远年代以来的机缘的促成,我们不要错过每一个可以得救的人。我就问她家里有没有影碟播放机,她说有。我拿出一张光盘,对她说:“你可以看一下这张盘,对你一定有好处的。”见她犹豫,我继续说:“这是免费的,我肯定不会害你。”她问我是什么内容,我说是关于传统文化中的预言,看了你就知道如何做一个好人了。她说:“我们本来就是好人。”收下后我就想,我的措辞在一些细节上没有处理好。就象我的最后一句话,有一种暗示别人之前并不是一个好人的嫌疑,可以换一种更有针对性的表达。因为,对于预言,人们会感觉它是宏观的、大体上的,对于个人似乎没有什么直接的利害关系。而且人们普遍有一种观念,所谓“天塌了大家摊”。如果可以進一步说明每个人的作为都在摆放着自己未来的位置,这样效果会更好。当我离开之后不久進了另一家大院的时候,碰巧见到她也在那里。我心里一惊:如果她已经看了光盘,认为里面的内容如何如何怎么办?这念头一闪,我马上告诉自己:自己是大法弟子,在做着救度众生的事,如果她的认识还不对,我刚好借此机会直接向他们讲真相;有师父在,我什么也不怕!这么想着,我便从他们身边自然的走过。而她,只是看了我一眼而已。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其实一切表象,都是冲着那颗人心而来的;只要那颗心能够安然不动,就再没有什么可以撼动我们!

我是做户外工作的,因而有机会走遍市区、郊外、乡村等每一个角落,而那里,就有急切需要救度的众生啊!每一次出去,我总是带着自己的小包,里面有头天晚上做好的真相资料、光盘等等。见到有人家敞开门,家中又有影碟机的时候,我就借口作图,请求進屋,再把同事支开,顺手就把资料放好了。我还发现,当我心存一念,欲救度他们之时,那人家对我也是特别热情。有一次,一个四个月大的婴儿竟对着我笑。我知道,这是他们明白的一面在感谢大法的慈悲救度。有时候進了工厂,我就把资料放在一些公共场所,甚至直接送進宿舍。宿舍里白天没人,我带把卷尺,借故進房作图,让同事在下面等着,然后一个人上楼挨个儿发。每当这种情况下,自己随身带的二十份资料一般不够几分钟发的,我就觉得非常可惜。我经常想,人海茫茫,而时间紧迫;错过了我一个大法弟子,他们再结下另一次了解大法的机缘便不知是何年月了!

和我一起毕业并進入同一单位工作的同学,一年后都获得了升迁,或者有了其它更好的出路。而我,在学校年年被评为“社会活动积极分子”、“优秀学生干部”等诸多奖励以及称号,却一直做着艰苦的外业工作,无甚起色。当时虽然也心知自己走得正,就一切不必挂虑,但心中总不是十分坦然,遇到一些旧友,不免牢骚一番。后来,我渐渐熟悉了做资料、刻盘、讲真相,才猛然发现,师父为弟子的修炼以及讲真相安排了一条最好的路——由于每天出去不同的地点做外业,才有了更广泛接触众生的机会。

我有一些同学,他们读过书,有知识,往往在观念中受恶党毒害较深。相对于其他一些思想简单纯朴的农民,他们更难救度。针对这两种文化背景的不同,我讲真相也有所偏重。对于那些朴实的农民,我想可以从因果报应入手,讲恶党在历来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并自然的过渡到现阶段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从而使他们识真相,明善恶。对于一些读过书,有一定文化的同学或同事,我就从世界文明中关于人和神共同的记忆等等切入,逐层引导,直到正题。而此后,我往往给他们一定的时间思索。几天后,重温当时的话题,会发现,他们的思想戒备已经松动了很多,甚至可以直接“三退了”。比如“十一”期间,还在学校读研的几个朋友过来玩,我对其中的两个朋友基本采取了相同的方式切入来讲真相:“……其实,迄今为止,世界上有很多古老民族的文明中都有关于大洪水、泥土造人、以及人神杂居的记忆,这么统一的‘不谋而合’,都能用所谓‘人脑对自然界的歪曲、虚妄反映’来解释么?中医、周易、太极还有河图洛书你肯定是知道的。可是,你有没有仔细想想——咱们就说这个中医吧,三千年前产生的,对于其中的经络、穴位,到现在我们都没能真正搞明白,而它的治疗效果却是任何人也不能否认的。这还在一个前提之下:当时人的思想是远不象现代人那么复杂的——他们怎么创造出这样早熟了几千年的文化的?中医讲‘望闻问切’,‘望’在先,望什么?望的是气。气,你看得见么?可古人就行。扁鹊见蔡桓公而旋走,就是望见了病气。你怎么解释?其实古代的名医都是有透视功能的。再如华佗一眼看出曹操脑中有瘤,也是一证。……在中国的文化历史中还存在着这样一种现象,也就是很多文化,影响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往往都是在某个时期大爆炸产生的,那时的人会比我们聪明么?历来都说,中国文人的骨子里要么是老子,要么是孔子,可见传统文化的根深蒂固,影响深远。放眼当今社会,这是一个人们变得聪明了的时代,可并不见再有象中医、周易这样的旷世文化产生,这怎么符合达尔文的《進化论》思想呢?其实中国古代的文化是半神的文化,直接走了和现代科学不一样的路子,也就是‘人体—生命—宇宙’这样天人合一的路子……”再结合世界其它地方史前文明的遗迹,还有唐山大地震后一些人的濒死经历来讲,会使他们打开眼界,开始接受新的事物。这个时候再讲法轮功讲修炼,他们就不会太抵触,而共产党对“真、善、忍”的残酷迫害也变得不可思议。这样又自然引出邪党的历史以及《九评》。两个晚上的时间,他们被说动了,并且还带了一些资料回去。

在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过程中,我摸索并尝试着多种方法。比如在人民币上写“天灭中共,退党平安”,经常抄录一些张贴广告中的电话等等,有时来不及,就直接用手机拍摄下来回家处理。我想,这样可以为打电话讲真相多提供一些有缘人。还有就是在人流比较多的公共场所(如电脑城)或道路上直接发放不带光盘贴的光盘资料,并对他们说:“免费赠送,祝您幸福。”当然偶尔也会有人怀疑,甚至拒接。比如有个白领模样的男青年,就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担心盘中是否有病毒以窃取个人银行账户等等;我给他善意解释,并两次找到他,希望他收下,最终还是未果。后来我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有以下疏漏有待改進:一,怕心未去,不敢直接讲出光碟内容,以打消别人“病毒”之疑虑(当然,这样一来,也可能把别人吓跑而不敢接收,但至少保证收下的应是会看光碟的有缘人);二,可以动些心思,装入信封,做得精美、平易一些,否则仅有一个光秃秃的光盘,没有其它包装甚至内容说明,难免使人犹豫着不敢接;三,正念不足,未能及时清除邪恶和干扰。以上三点,认识到之日起,就应该改善并做好了。

其实,如果能联系上本地的其他同修,大家互相配合协调,就会避免盲目性。因为很可能某一地点已经有了其他同修的真相资料;若自己再重复发放,不但浪费,而且不能做到有地放矢。比如某个地方基本对《九评》耳熟能详了,那我们就可以合理调整一下真相内容,以确保实效。

在决定写心得体会之前,一直感觉自己荒废这么久,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写。一旦下笔,又觉得许久以来,有太多的话想说。我耽搁的时间太多,现在发誓精進,其实无论如何,我知道已经失去了大好的时段。然而,老牛自知夕阳晚,不用扬鞭自奋蹄。在剩下来有限的时间里,我会做好师父交给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再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以上心得,都有自己在现有层次的所想所悟,其中难免存在着很多有漏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