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无反顾的做我该做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九七年得大法的,修炼前身患多种病,虽然人年轻但没有好身体直接影响了生活和工作,就在我得法前的几天我的眼皮跳动的非常厉害,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在我的潛意识中认为近期肯定会有什么大事情发生,但自己不知道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我有缘得到了大法。当我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在当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年代还有人讲这么好的东西,这真是一本好书。明白了当人不是目地,是为了返本归真。从此我就走上了修炼的路。

当我刚开始学法炼功时,就感觉身强体壮,走路生风,原来走路沉重的感觉消失了,作为一个多病之人真正体验了没有病是什么感觉。就在我刚学会五套功法的前后,折磨我十多年的胃病比以往任何时期疼痛的都厉害,象刀割一样,使我很难支持,但我知道这是在消业,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三天后跟随我十七、八年的胃病再也没有发生过,在我修大法十年的日子里,我没吃一粒药,没打一针,身体很健康,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就在我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按“真、善、忍”做人,做一个好人,把自己通过修大法身心受益、心灵净化的感受讲给身边的人,使他们都知道大法的美好神奇,使人心归正道德回升的时候,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因为一个小人的妒嫉,江泽民与共产邪党互相利用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的迫害,一时间乌云翻滚,谣言四起,天就象塌了一样。当时我们本地的同修因居住分散,有的在外打工,半年甚至更长时间都见不上面,互相交流就更困难。再加上对发生迫害后的经文以及《明慧周刊》都看不到(因为我们是农村大法弟子),所以不知道怎么做,面对疯狂残酷的迫害,怕心重、压力大。就在这时我看到了师父的经文《在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在北美大湖区讲法》,通过反复通读这场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操控着世间的坏人或不好的人干的。这是宇宙中旧的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所用的手段完全是建立在欺骗与谎言之上的。那么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为法而来的生命,就是要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当我明白了自己的使命,我就利用自己工作之便,(我是开百货门市部的)三尺柜台就是我介绍真相便利场所,凡能接触的人就给他们面对面的讲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发传单给光盘。也就在二零零二年七月邪恶钻了我有漏的空子,被恶人举报,第二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在那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出来后派出所,司法局,公安局骚扰不断,我仍然面对面给他们讲真相,因为他们也是大法要救度的众生,只不过被邪党利用了。

《九评》发表后,当时思想还没转过弯,发《九评》、劝三退虽然在做,总是心上胆胆突突没有正念,有时怕心也就生出来,觉得就是不对劲,师父在《路》经文中讲:“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通过反复背诵,我怕心消失了,认识明确了。《九评》就是客观、真实、理性的揭穿了共产党的邪恶本质,把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叫众生认清邪党是个什么货色,从而脱离它,退出它,解体它,彻底根除这场迫害。

有一次我路遇一认识的人劝三退,因为我知道他当邪党书记多年,我就给他讲天灭中共这是眼前的事,共产党坏事干绝,历次运动迫害死了八千多万人,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从不讲善,退党,退团,退少先队,就是抹去邪恶给人打上的兽的印记,是自救,是保命。他不但不听反而说我在反党,共产党还能垮台?我再解释他非常生气的动手就要打我,我说你不要这样,我真心的为你好。在回家的路上我反复的思考,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师父交给我们做的三件事是多么的伟大神圣,我却做的这么难堪,这不是自己的问题吗?我通过反复思考才发现自己缺少慈悲心,有干事心,急躁的心。因为当时有其它事要干想三言两语就给劝退了,没有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当然其人被邪党的歪理邪说毒害得很严重也是一方面。

通过这件事情的教训,我才知道救度众生不能走过场,不能敷衍了事,要有耐心。不管世人态度如何,能接受多少,我们都要慈悲的去做。有些人三言两语就能劝退,有些人就需要多次和看一些资料才能退出,当然也有怎么说都不退的,这是少数。不管遇到多大的阻力和困难,我就是要坚定自己,义无反顾的做我该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我。邪恶一天不解体我们就要把揭露邪恶讲清真相做到最后一天,直到解体它。

十年正法修炼我能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全凭师父慈悲呵护。只有多学法学好法,正念正行,遇事向内找,做好三件事才最安全,才能救度更多的众生。在正法進入尾声的今天让我们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立即结束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甘肃大法弟子向师父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