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病中盼儿归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

一、修大法的儿子遭绑架

我叫张盛荣,家住成都市武侯区鸿运花园。我的儿子陶渊于2007年1月28日,在上班途中被武侯区晋阳派出所警察绑架。07年5月1日武侯区法院在没有通知我们家属的情况下,非法判处陶渊有期徒刑四年。所谓的罪名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 。

陶渊曾是北京师范大学明史研究生,因患结核性胸膜炎未能完成毕业论文。于92年肄业,之后他应同学之邀在昆明工作。期间又患上了“心动过速”等疾病,由于多种疾病的折磨,致使陶渊苦不堪言,性格也变得喜怒无常。96年5月,陶渊喜闻法轮佛法,踏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从此以后,陶渊不仅很快恢复了健康的身体,改掉了嗜烟嗜酒的不良习惯,而且心灵也如同被洗涤过一样,平和、愉快。他说:“感觉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97年他迁到成都,任两个公司的经理。他工作认真、兢兢业业,深受领导的赏识,同事关系也很好。

而我也因为孩子的缘故在96年6月喜得大法。从前我患有肠胃病、泌尿系统及妇科病、神经衰弱等疾病。当时,每年都要住两次医院,因为病的原因提前退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很快好了起来,一年后,连看病、吃药也不需要了。为国家节约了不少医药费,为家人减轻了不少负担。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教人“真、善、忍”,使人真心向善、身体健康、远离病痛与医药的大法,却在1999年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打成了“×教”,使用暴力手段予以取缔,根本不考虑广大人民群众的疾苦和感受,使得上亿修炼法轮大法的人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剥夺了老百姓获取健康、生存和精神信仰的权利。而且,对坚持信仰,维护《宪法》精神,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平和、善良的修炼人,展开了史无前例的、骇人听闻的非法迫害,使无数大法学员被非法抄家、罚款、关押、酷刑折磨。

我的儿子陶渊,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自99年10月起被非法关押14次,长达6年多。99年期间,武侯区公安局曹副局长非法抢走我家中的大法书籍、师尊讲法录音带和爱华双卡录音机。2006年6月25日,在新华劳教所,陶渊又因为撕掉贴在床上的“×教”纸板,被强迫长期“军蹲”,导致心动过速被抢救。当办好保外就医时,恶警却不放人。后又因不写“满教总结”而延期20天。回家时,陶渊被折磨的脸肿、脚肿、双腿黑斑。而我这年近古稀的老人,也因为修了“真、善、忍”大法而被关押过10次,时间长达4年零三个月。现又被非法跟踪,限制人身自由快两年了。

我儿2007年1月27日被绑架后,我为他四处喊冤奔波。就因为这,在2007年除夕2月17日,由王蓓蕾指使,凡律师助阵,我又被跟踪。周钦及武侯区晋阳街道办的小袁等三个小伙子把我推上三轮车,造成我整个胸腹疼痛不已。不能下蹲、睡觉不能翻身、尿失禁。当时周钦说我“背时”,后来还说“去验伤嘛,去告嘛,到北京去告嘛!”

二、八旬老父盼儿归

陶渊的父亲已是80多岁的老人了。因长期处于惊恐之中,患上了“帕金森病”,需要陶渊护理。陶渊2006年出狱后,一边侍奉老人、一边工作。可是刚找到工作,就被武侯晋阳办事处安排跟踪的老唐弄掉,只有外出再找。而就这样,他又于2007年1月28日在上班途中,又被武侯区晋阳派出所绑架。

2007年4月,陶渊父亲病情加重,他写信向街道办事处求援,希望儿子能回家护理治疗老人。我们天天盼、日日等,等到的却是陶渊已被逮捕,并送到郫县看守所的伤心消息。问什么原因、什么时间。电话告知我们:“通知已寄户口所在地云南。”我们与云南联系三次,均说没收到。最后人家说:“人在成都,怎么会把通知送到云南?”

就这样,我们天天要人,可武侯区晋阳派出所罗刚所长却说“要研究”。久等不见陶渊回家。我们说想见见孩子。而罗刚所长却冷漠地说:“判了,就可以见面了”。结果,在不通知我们家属的情况下,武侯区法院非法判了陶渊四年。理由是“陶渊修炼法轮功”,他们称之为:“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在判决下达10天后,我们去要判决书,他们却不给。现根据入监通知书才明白,这莫须有的罪名根本不能成立!

三、善恶有报是天理

尽管如此,我并不记恨这些被邪恶的谎言与命令操纵的生命,他们在共产党的无神论教育下,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因果报应是天理,是一定会兑现的。我说:“做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最后遭报应、受罪的是你们自己啊!请擦亮眼睛看一看,在迫害法轮功的“610”系统和相关人员中,出意外和得癌症的机率是最大的,许多“610”头目都患了癌症,比如刘京、黄菊。宋平顺因导演策划了“4.25”法轮功集体上访中南海事件,而后突然死得不明不白。被全国广泛宣传的任长霞,在把法轮功学员送去判刑后没多久,就因车祸死亡。连她妹妹都说“我相信法轮功说的报应啊”。成都附近的郫县德远镇综合办郑友奎也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到雷击而死……许许多多,数不胜数。如果在事实面前,仍然被眼前利益蒙住眼睛,继续干迫害法轮功的事,其结果已经十分明显了,失去的,不仅仅是生命,还要遭受地狱之苦!偿还自己所干下的一切!这样的代价,是不是太大了?值不值得为其卖命?

法轮大法教人向善、带给人健康。然而,在中国却蒙冤近十年,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也受难近十年。只有在中国这个中共邪党的地方,才会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地迫害大法,才会出现“天安门自焚”这样的伪案,才会有无数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酷刑折磨这样的冤情发生。与之相反的是,法轮功在世界上,受到各国爱好和平的善良的人们,普遍地欢迎和认同。广传世界上八十多个国家,得到各种各样的赞誉和褒奖上千项,为中华民族赢得了国际声誉和尊重。李洪志老师所著的《转法轮》一书,被译成二十多种语言,我们的师尊也从2000年起连续多次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信仰无罪!武侯区法院对陶渊的判决是违反法律规定的,是不成立的,应该予以改正。

在此,我们夫妻郑重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们的儿子陶渊,还法律的公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