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弟子共同修炼证实大法(一)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本地区有不少同修家里有小弟子,在交流时常谈到如何带着他们修炼的问题,明慧网也不时有这样的讨论。本文就我家小弟子的一些修炼体会和另外空间证实法的经历,与同修交流切磋,有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一)走到现在大法弟子都有佛法神通

我的小孩出生后,我就忙于当地证实法的工作。那时邪恶充满三界的各个空间,作为资料点,虽然我家被金色防护罩严密封闭着,出行也有师尊的法身和正神呵护,但是邪恶利用一切方式攻击、破坏资料点,在那种严酷的局势下,若法理不清,对复杂的局面、突如其来的事情把握不好,或正念不足,稍不留神,就会被邪恶钻空子。

得法前,我有过较严格的类似精神分析和压力方面的训练。得法后,对自己头脑中的念头更加能够分别和把握。在邪恶迫害最严重的时期师尊减弱或闭塞了我们的某些感受力,使得我们在这些方面的忍耐力大大增强了。那时在我周围数十位与资料点有关的同修接二连三被抓、被关、被劳教、被判刑,有几位同修被迫害致死。作为资料点,常常看到明慧网上公布的中国大陆各地区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事例,我们承受的压力是巨大的,而当时我们制作的明慧文摘则尽量避免让同修面对被迫害的残酷和严重。但现在想想,从一开始,我并没有感到太大的精神紧张和压力,在冷静中感到各个方面的事情都有精力考虑到并能及时处理,只是对资料点同修在吃穿方面没有留意。随着所承担证实法的工作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大,自己的承受力越来越强,对事物的把握也变得敏锐起来,直觉也随着能量场的扩大而延伸。

从担负起资料点的重担开始,就能从法理出发系统思考和安排资料点的各个环节,而不是学人不学法,之所以能够比有些同修更加严密、严肃的对待资料点的工作,而不人云亦云,现在想来,在很早的时候师尊就已经对我开始了这方面的训练和巧妙的安排了,我想一直精進平稳的走到现在的同修最能体会师尊的洪恩和大法的伟大。我们知道如果常人处在这样的环境中做着这样“艰险”的事情,精神压力会导致其身心的失衡和反常。自邪恶迫害以来,我一直感到心境宁静而平和,从没有做过噩梦,甚至好象并没有做过多少梦,这种状态使我能够保持足够的敏锐和专注于所担负的工作,即使在资料点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我一人的时候也没有乱了分寸,清净的心能够感受到师尊的点化,并顺应师尊的安排,资料点的工作并不因同修的损失而耽误。我觉的得法前那种九死一生的经历,寻找大法的道路上师尊赋予我的那种锤炼使我能够承受那样的压力,能够平稳的走在被旧势力强加的铺满荆棘和陷阱的证实法的路上。

当年,单位的工作、同事的关系、亲朋的来往等常人层面的人事,与资料点的工作、同修之间的配合交织成空间中横七竖八的网络框架,各种环节都存在邪恶布下的陷阱和迷阵,连给常人购买电脑等电气设备都会遇到邪魔设置的障碍,试图埋下间隔适时发动干扰,真有连路上的树枝都与你过不去似的感觉。

最初时期,我能够感觉到潜伏四周、伺机而动的邪恶,发现邪魔常常利用常人、家人甚至同修对我们实施干扰和攻击。其实在常人层面上爆发一连串事件前,邪恶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设计了环环相扣的陷阱;邪恶往往将它们干扰大法弟子的邪念和攻击大法弟子的毒箭隐藏在常人或状态不好的同修的话语里。有时有的同修情绪紊乱心性难守时,由于不好观念的影响难以摆脱不好的状态,其实就是已被邪恶钻了心性的漏洞,陷入了邪恶布的魔阵,在人世这层空间中看不出有大的变化,可在另外的空间邪恶已经将这名同修围困住了。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坚守对大法的正信,无条件向内找,当心渐渐清净下来时不好的那种观念就会突显出来,外在的是非、冲突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修内而安外”,周围的环境、局面自会沉淀下来。清净心太重要了,智慧、功能都是在此状态下得以成长、发挥的,在清净的心态中才能更好的运用大法赋予的能力,清除常人、同修在各空间及周围环境的邪恶,维护修炼环境,能够免受许多损失。

我的天目只在极特殊的时候才能够看到,但在师尊的点化下,我还是有一些功能开着,是一种对事情的直接把握但却不知道其来由,只是最初并没有将这种直觉看作是功能,因为在清净的头脑中就觉得该这样去做,但无法清晰象常人的做事方式那样给同修解释来龙去脉,往往等到事情过后,通过正反两方面的验证,才逐渐清晰起来,并发现这种智慧来源于对法的认识,是修炼者随着正法修炼心性提高,在证实法的事情中点滴积累后的内在智慧的流露。

随着为同修着想,考虑整体的责任心增强,心的容量的增大,自己的场在实修中也随之扩大,这种智慧和能力也随之提高,能够直接感受到当地资料点和整体的局势。在许多关键的时候,师尊赋予的功能能够起到破除邪恶破坏的作用,同时也增强了我对大法的正信正念。

在早期那种极度邪恶的环境中,我真切感受到师尊无微不至的呵护,虽然身体时常被邪恶所伤,但是邪恶对我的迫害一直没有达成,邪恶对当地资料点的破坏、旧势力对当地正法的干扰一直没有如它们所愿。在师尊的安排、加持、点化下,我们的正法修炼渐渐成熟起来,最初邪恶时常能提前于我们的行动進行破坏,那时有些不免感到喘不过气来,后来我们能够觉察出邪恶干扰、破坏的方式及阴谋,再到后来我们能够超越邪恶的破坏步伐和速度了。那时我时不时能感受到它们气急败坏的、泄愤般的叫嚣和抱怨,甚至旧势力的这种抱怨和愤怒竟会由状态不好的同修嘴里说出。

现在,大法弟子都具有功能,每个大法弟子都从内心中正信这一点吗?大法弟子的修炼已经接近圆满,应该都具有了佛法神通!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